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馍王驾到 > 第九章 叽叽喳喳跟个女人似的

第九章 叽叽喳喳跟个女人似的

  “你能帮,就别废话了。”

  “口气还挺硬?”

  南风顾不上那边同样手上的白索,只是看着手底下这个,“看来你们皇子的生活也不尽然。”

  戚无忌不知道是谁在给自己医治,已经快要丧失意识,心里想回京城,也许一睁眼就会看见母亲。

  浑浑噩噩之间,渐渐的,船只靠近江边。

  “把他运到岸上,秘密进行。”

  白海看着南风,知道他是个好人,一路跟在戚无忌身边,寸步不离,给身后的南风作揖,“先就此谢过。”

  “应该的。”陈非和南风相视,没想到今晚在这江边救下的是南平王。

  “咱们这个,算是立功吗?”

  陈非看着南风,又想起来穿上的那些死人,那些,得他们俩帮这位殿下处理处理。

  “南风,皇家的事情,我们还是不要掺和为好。”

  “可是,你不觉得南平王的长相,和咱们俩很搭吗?”

  陈非笑了笑,知道南风遇到什么事情都不会慌张过了头。

  他招呼手下把船上那批死人都运到岸上,走南家的货路。

  “靠你了。”

  “我的地盘,不靠我,靠你不成?”

  出了江州,金阳,南家——

  “陈非!你不会是打算一直都放在我这儿吧?”

  一大清早,南风就把陈非叫过来,说是有大事要谈。

  “你这么多尸体放在我西宅……成何体统!”

  陈非伸了个腰,舒展了一下筋骨,一大清早就被南风的马车接过来,陈非睡得相当不好。

  “那要不然放在哪?”

  “你家东宅?”

  “陈非!我真想把你从这儿扔出去!”

  听陈非的话,就足够让南风生气了。

  东宅子是他父亲母亲的居所,北宅子是专门做药材生意的,那边常常有货商前来,至于,南边那个,现在都收纳着南家父亲的宝贝,平时宴重要宾客都会一睹其风采,除了西宅……

  西宅是放货的,过来的人都是南风的手下。

  没办法,南风是独子,愿意怎么折腾,别人也管不着。

  “得了,处理处理不就行了……叽叽喳喳,跟个女人一样。”

  南风一脸懵,看着陈非,“怎么就女人了!大哥,你要不要上点儿心,南……他也在这儿!”

  陈非才不想搭理南风,“你声音再大一些,这条街就都知道了。”

  陈非歪头,魅惑一笑,也就是熟了,放个生人,他们谁看谁都不顺眼。

  “你快点!”

  “知道了!南大爷……”催催催,你是女的吗?

  这么着急是要冲过去打人吗?

  咣咣——

  “谁?”

  “那天晚上救你们的人。”

  里面闻声,脚步声离门越来越近,一开门,白海从里屋内出来,先向南风表达了谢意,“你的救命之恩,待伤好之后,回京,定有重谢。”

  南风摇摇头,回了礼,把白海扶起,不拘泥于这些小节。

  “不用了,他身份那么尊贵。”

  “这位?”

  白海有点疑惑的看着陈非,不知道这里究竟是他们俩谁的地方。

  “奥,他是陈非,也是从京城来的。

  救你们的船只,都是他家的,从江对岸随他一同,碰到,确实算你们运气不错。”

  白索的伤口浅一些,用了上好的药材,好的很快,出来之后,跟在白海一旁。

  他知道那天晚上多亏这二人,今日他们才得以安全,“多谢救命之恩——”

  陈非把白索扶起,那晚若不是陈非搭了把手,白索的伤确实不会这么快开始愈合。

  “不用,不用,都是朋友。”

  陈非朝里面看了看,戚无忌还躺在那里,丝毫没有反应。

  “七爷还没醒。”白海知道他们是好心,便把门让开,让二人进去。

  九叔给戚无忌熬药去了,这里只有白海和白索,人越多,越危险。

  “你放心,他家是江南的医药大户,有他在,你放心好了。”

  “嗯,多谢了。”

  南风上前,看了看戚无忌的伤势和面色,感觉,比前两日好多了。

  “他醒过吗?”陈非问了问南风,看着昏睡的戚无忌,不会是一直都睡着吧?

  若是那样,就危险了。

  “昨天晚上醒过一次,睁眼就喊温多尔,喊完就睡了。”

  “温多尔?”

  陈非听这名字,应该不是汉人。

  “嗯,是和他们一行的那位,现在被我安排到另一个屋内了,他受的伤也不轻,我找了几个手下专门看着,没什么事。”

  “现在伤的最重的就是这位皇子了,虽然没有危险了,但是,恢复起来,得段日子。”

  ……

  “东西!”

  陈非突然觉得站了起来,丢东西了!

  “喂——”南风有点无语,摇摇头把陈非叫住。

  “镯子我放在上房,知道你宝贝它,我都不敢带在身上,要是弄坏了,你还不把我拆了?”

  陈非刚才一瞬间的惊慌,引得白索和白海的注意,像是,什么不可缺失的东西,又听到是“镯子”,引得人好奇。

  “就在我书台上。”

  “谢了!”

  陈非那一瞬间的紧张,太少见了,和他平日作风很不符。

  南风看着跑走的陈非,黑发随风。

  他很久没见到过刚才陈非脸上那种,失而复得的神情。

  要不是今日,上回见,都不知何年何月了,“小孩子脾气。”

  白索和白海转身一笑,看他们俩感情真的很好。

  “笑什么?”

  “你和他一样。”白海笑着看南风,觉得南风骨子里跟陈非差不多。

  “胡说!”

  这边总算传出了点愉快的声音,不像那晚那般气氛阴沉了。

  傅晟刚从酒楼出来,就看见门外有不少人围着,倒是挺有意思的。

  “外面怎么了?”

  “回少东家,门外有选亲的擂台,听说,是苏家的二小姐,人很美的!”

  看大家都在往那边涌,傅晟便从楼阁上朝那边看了看,确实是挺热闹的。

  回过身来,又想起些别的,“苏家?”

  “嗯,是城南的苏府,听说,家里姨太很多,也是个大户。”

  他想起了那天桥上那个女子隐约记得,也是姓苏,看来,“苏”姓在江南是个大姓。

  “最近店里生意怎么样?把账册拿来看看。

  还有,之前那个账房不要了,重新找一个。”

  “为……为什么?”

  跑堂的被少东家吓到了,赶紧问问是什么事儿,免得自己也犯事,丢了饭碗。

  傅晟转过身喝了口茶水,觉得不如北方的酒酿,他还没有适应江南的生活,这几日,身上起了些水痘。

  “没为什么。”

  ……

  “薛杨呢?

  怎么一大清早就去忙了?”

  “薛管事?他昨天就没回来。”

  傅晟眉头一皱,没回来?昨日不是让他去送莹丫头了么?

  “你确定?”

  “哎呀,少东家,我就是跑堂的,最后一个关门,最早呀一个开门,薛管事真没回来过。”

  傅晟起身,朝外面走去,薛杨从来不会不打招呼就不回酒楼。

  这几日忙,薛杨一直都和傅晟待在酒楼的客栈。

  他又顿了顿……

  难道是回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