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捡漏归来 > 第十章 弃徒

第十章 弃徒

  中年人没有意外韩澈的回答,“既然不想说,那就不谈这个!”

  韩澈并没有好奇此事,师父说过,山下已经几乎没人知晓他的名讳,是个根本就不存在的人,故而他也没忘师父身上想。

  “请坐吧,我叫那龙,平山堂的掌柜!”

  韩澈点点头,“您叫我来所为何事?”

  “能看出四底三釉的人不多,我当然要见见了!”

  “那掌柜言过了,四底三釉虽说在技法上惊艳,但能看出它的人却不在少数!”

  那龙呵呵一笑,“你说的不在少数要是指的那些专家教授学者一类的,就不要说了,我听老田说了你那天鉴宝的过程,一看就是江湖的手法,为何要在燕京做个讲师呢?听说还要争个什么教授?”

  听的出来,这位那掌柜很看不上这些个专家教授。

  “家师的嘱咐而已,我也需要个吃饭的营生!”

  那龙摇摇头,“你满身的江湖气,竟然能受得了燕京大学那种地方,倒是奇怪!”

  “我不知道那掌柜所说的江湖气是什么,但我久在深山,不问世事,难免俗气了些!”

  “喝茶!”那龙端起茶杯,对韩澈比了一下。

  韩澈端起茶杯愣了半晌,随即又放下了,那龙眼中闪过一抹狡黠。

  “有什么问题吗?”

  “您用宋瓷喝茶?”

  那龙把玩着手里的成华斗彩茶杯,“韩老弟这次可说错了,这可不是真品,只是现代仿制的!”

  韩澈将杯子转了一圈,摇摇头,“那掌柜是在试探我吗?也罢,您说是假就是假的,无须争辩这些!”

  那龙一愣,本想着韩澈会辩驳些什么,毕竟对方只是个青年,面对笃定的事情肯定会说上一翻,反之则是没那么笃定。

  而韩澈的回答却十分有意思,也不说破,反倒将了那龙一军,心性如此的年轻人可不多见。

  “韩老弟此话何解?我不明白!”

  “很多时候,真与假只是历史决定的,而不是人来决定的,但我还是奉劝那掌柜,别用这东西喝茶了!”

  那龙一惊,“为何?”

  “那掌柜最近是不是用其他茶具喝茶都不是滋味,只有用这茶杯喝才能喝出味道,而且很特别。”

  “你怎么知道?”

  韩澈无奈摇摇头,将茶杯中的茶导入了茶海,取下酒精灯上的玻璃茶壶,用镊子把斗彩茶杯放在火上烤。

  那龙并没有阻拦,他知道这茶杯是真的,可也不差这点钱,他到底想看看韩澈能说出什么门道来。

  杯里的白釉很快变黑,韩澈没有多做停留,就拿了下来。

  又将茶水导入,黑灰很神奇的自然脱落,露出原本的釉色,只是釉色已然不向从前那样通体圆润,能看到红色的纹理。

  “这是——”那龙不由问道。

  韩澈缓缓说道,“那掌柜听说过血沁吧?”

  那龙点头,“听说,难不成这就是?”

  韩澈点头,“其实所谓的血沁,很多人说成是陪葬物染血后形成的,这种说法对,但并不全面,不仅是鲜血才能形成这种红色纹路的沁色,常年在馆中累积的尸气才是造成血沁的根本原因,你这个杯子血沁还未退去,刚出土绝对不超过三个月!”

  那龙面色很难看,“三个月?怎么可能?血沁怎么可能消失不见!”那龙是懂行的人,血沁自然也是明白,但从没听说血沁这种东西可以藏起来的。

  韩澈悠悠说道,“隐藏血沁不难,只是一些小技巧,利用某些化学物质,能让血沁短暂隐藏,一般是一年左右,已然三个月,血沁中的尸气已经给你的身体带来了影响!”

  那龙愕然抬头,“严重吗?”

  韩澈一把抓住那龙的手腕,手指搭在脉上,“还可以,我给你写个药房,喝上一个月就差不多了!”

  那龙还是感觉匪夷所思,“韩老弟还懂医术?”

  “略懂而已,想来出售这几件斗彩茶杯的人也不知道那掌柜要用它喝茶,毕竟如此大气的人还在少数!”

  韩澈没有恭维,用的是大气这个词,所谓古董,在当时本来就是在发挥着自己的功能,杯子为何不能用来喝茶?盘子为何不能用来成菜呢?

  那龙眼中闪过寒芒,冷笑一声,“斗彩茶杯没有鸡缸杯那么值钱,但卖我东西的人很清楚我的嗜好!”

  “那我就不多嘴了,是非曲直,那掌柜还是自己辨别吧!”

  那龙抱拳拱手,“韩老弟,今日多谢了!”

  “无妨,我更好奇那掌柜今天叫我来做什么?真的只为了见见我?”

  “我也不瞒你了,我开这个平山堂就像是赌石的盘口一样,有真有假,真东西好弄,这假货就得自己想办法了!”

  韩澈微微一笑,“明白!”

  “我跟供货商说有人看出了四底三釉,他托我来探探虚实,特别要问你试试鬼斧老六的徒弟?”

  那龙换上一套玻璃茶杯,重新给韩澈斟满了茶,这次是双手。

  “这个鬼斧老六到底何许人也?”

  那龙一愣,“韩老弟真的不知道鬼斧老六吗?”

  韩澈摇摇头。

  “那可是江湖老前辈了,久居陕甘一代,六爷的名讳江湖无人不知啊!”

  “这位六爷现在在哪?在做什么?”

  “九十年代之后,六爷就久居在家了,生意都交给小辈打理,这都快二十年了,没出过山!”

  韩澈瞳孔一缩,“这位六爷得多大年纪了?”

  那龙哈哈一笑,“没你想的那么仙风道骨,六爷宣布退出古玩界的时候,也就四十多岁,如今应该才六十出头吧!”

  韩澈不有佩服,古玩这行,多数是花甲之年才发迹,因为需要极强的经验和眼力,可这位六爷四十出头就名满天下,随即就退出江湖了,可谓是天才中的天才了。

  “这位供货商跟六爷有关系?”

  那龙压低了声音,“他是六爷逐出门庭的弃徒!”

  “因为造假?”

  那龙有些不好意思的点点头,韩澈能理解,造假本就是古玩行的大忌讳,正经有传承的门里人是绝不允许门徒参与造假的。

  他们可以利用学的知识达到以假乱真的地步,从而扰乱市场,这还是小罪过,如果遍地都是真假难辨的货色,那么就会引起整个古玩行的动荡,这罪过就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