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捡漏归来 > 第九章 平山堂的邀请

第九章 平山堂的邀请

  韩澈通过自己的一些经历,告诉学生们一个道理,无论是鉴宝一行,或者说他们将来要从事的等等行业,都没什么捷径。

  天才始终是存在的,但任谁也不能只用天才两个字去抹杀他们付出的努力,努力有的时候真的比天分重要。

  之后的课韩澈挑了宋朝的几位书画大家,给学生们讲了很多故事,其中包含着他们画作中的一些小技巧。

  对此这些学生们还是非常受用的,韩澈的课学术性足够,而且还么那么死板,在燕京大学的名声立马就传开了。

  下课后,莫莉嬉笑的拍着韩澈的肩膀,“你可以嘛!一点都不怯场!”

  韩澈微微一笑,“还好吧!”

  “你说小时候为了锻炼胆量在乱葬岗住了一个月是真的吗?”

  “当然!”

  莫莉捂着嘴巴,他本以为韩澈只是要描述出那样一种画面,其实韩澈本人已经收着说了,那根本不是什么乱葬岗,而是活生生的墓穴。

  乱葬岗还能见天,而在墓穴中,他过着暗无天日的生活,还不只一个月。

  两人刚转头,就听到拍手的声音,“韩澈果然是韩澈,老师对你的评价还算中肯!”

  听声音便知道是陈忠。

  刚开始对于陈忠他没太多坏印象,争名夺利的事情很常见,韩澈淡薄这些,不愿意多起争端。

  “你联合那么多教授,驳斥自己的老师,怎么还敢大言不惭呢?”

  莫莉一愣,显然还不知道这些事情。

  韩澈简单说了几句,莫莉冷声道,“陈忠,你是不是疯了?”

  陈忠浑不在意的摇摇头,“他们递交的报告有错吗?老师本就是任人唯亲,接受调查也是正常的,凭什么让一个连高中学历的没有的乡野村夫做燕京大学的讲师!”

  韩澈双眼微眯,“杨教授接受调查了?”

  “原来你还不知道啊,还不是你的功劳,不过也没关系,如果你这次的论文能进入学术排位的前八,这种调查自然就没有意义了!”

  韩澈的脸上永远是默然或者是和煦的笑,当这两种情绪都不在的时候,证明韩澈很愤怒,眼下就是如此。

  陈忠悠悠说道,“怎么着?还想打一架不成?不怕告诉你,我可是黑带三段,就你——哼哼——”

  陈忠小人的嘴脸尽显,韩澈则说道,“我不想在这动手,杨教授不在意,我就替他来教训一下你这个欺师灭祖之辈!”

  “欺师灭祖?笑话,我陈忠能走到今天,靠的是我的天分,我给他面子叫他一声老师!”

  “你之前输给我不是很不甘心吗?既然自信打架厉害,咱们可以约一场!”

  “韩澈,别冲动——”莫莉有些紧张的说道。

  陈忠眼睛一亮,“太好了,那就定在今天晚上,地址我会发给莫莉的!”

  说罢,笑吟吟的走出了教室。

  “韩澈,你——”

  “什么都别说了,我开始不知道这个陈忠做的这么过分!”他不禁联想到早上杨景龙眼中闪过的失望和复杂的情绪。

  “陈忠说的什么黑带三段都是唬人了,他在地下大黑拳的,那里没有规则,只要不出人命就行!”

  对于这种事情韩澈很是陌生,听了莫莉的讲解之后,只是点点头。

  “这事情别告诉杨教授!”韩澈叮嘱道。

  “可以,但晚上我要跟你一起去!”

  韩澈点头。

  对于韩澈的身手,莫莉没问,韩澈不是冲动行事的人,既然提出了要打一场,那肯定有依仗。

  莫莉跟着是怕出现意外的时候好阻拦。

  此事定下之后,莫莉就一直跟着韩澈,原因无他,韩澈连个手机都没有,联系不上。

  “我带你去买个电话吧!”

  韩澈摇头,“先去趟潘家园吧,我把这几个天眷通宝先卖了!”

  “你要去潘家园卖这东西?”

  “有什么不可以吗?”

  “拍卖会上能拍出两百三十万,在潘家园能给你一百万一枚都算不错的了!”

  韩澈微微一笑,“价格应该在八十万左右!”

  这些轮到莫莉惊讶了,“你很了解潘家园的市场?”

  “不是了解潘家园,而是古玩行里的规矩,拍卖会的价格本来就有水份,很多都是暗箱操作的!”

  这种理论莫莉第一次听到,“能用来作为标价的,可都是大型拍卖会,价格怎么可能出现偏差呢?”

  韩澈眨了眨眼睛,“你还是去问杨教授吧,这种事情解释起来有点复杂!”

  莫莉气恼的拉住韩澈,“你这人怎么这样!”

  “你问过杨教授就知道为什么我不跟你说了,真的!”

  古玩行的潜规则很多,拍卖行有自己的规矩,古董市场同样有自己的规矩,行业与行业之间互不冲突,才能保证大家都有钱赚。

  而这些所谓的暗箱操作,自然也是那些专家默许的,韩澈不想解释的原因只有一个,这些专家在莫莉眼中可能都是很“高尚”的存在,他去诟病此事,绝对没有杨景龙有说服力。

  两人驱车在去潘家园的路上,莫莉的电话就响了,听完愣住了。

  “韩澈,上次那个平山堂你还记得吗?”

  “记得!”

  “打电话的是那个老田,说平山堂的老板想见你!”

  “什么时候?”韩澈眼睛一亮,这四底三釉的事情他还没想明白呢。

  “这三天,他们老板都会在店里,只要你有时间就可以去!”

  “那就现在吧!”

  再次来到平山堂,韩澈的身份有了微妙的变化,老田对他的热情甚至超过了当初的陈忠。

  “老板在楼上雅间恭候了!”

  韩澈点点头,等莫莉想踏上楼梯的时候,老田陪着笑说道,“抱歉,莫小姐,老板只想见韩老师一人!”

  “你在楼下等我吧!”

  莫莉无所谓的点点头。

  楼上是个大厅,厅中摆的都是展柜,这里平时不对外开放,展柜的尽头就是雅间了,门口的屏风很是讲究,游龙戏凤山水自得。

  绕过屏风,映入眼帘的是一张龙书案,前方是一张木质龙纹雕花的茶几,坐上热雾腾腾,茶已经沏好了。

  一个小胡子中年人正闭目品着香凝,似在回味着他的甘甜。

  “你就是韩澈?”

  “是我!”

  “鬼斧六爷的徒弟?”

  韩澈眉毛一挑,“谁是鬼斧六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