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捡漏归来 > 第八章 第一堂课

第八章 第一堂课

  韩澈此时还有最后一个疑问,“评委能做到公正吗?”

  杨景龙点头,“这个你放心,这次的专家组是科学院考古研究所组成的,绝对的公允!”

  “那就好,没别的事我就先走了!”韩澈想赶紧去把那三枚铜钱拿去卖了,也不至于囊中羞涩。

  “别急着走,你现在的身份是助教了,上午有一堂宋元明考古的选修课,莫莉也会去旁听,就在上次的阶梯教室!”

  “几点?”

  “九点!”

  韩澈看看墙上的挂钟是八点半,已经没时间准备了,不由问道,“我该讲些什么?”

  杨景龙呵呵一笑,“随你,宋元明的历史也行,汝窑,景德镇也可以,单独剖析其中时期的大家也行,这种课比较随意,前后没有连贯的!”

  出门前杨景龙又叮嘱韩澈,赶紧买个电话,同时还递过一张信封,里面是韩澈的工资卡以及一万块钱。

  工资卡韩澈留下了,钱退了回去,至于天眷通宝的事情,杨景龙只字未提,那本是韩澈自己的东西,如何处理他管不着,对于这种铜钱他也不是很感兴趣,如果是字画之类的,他可能就出钱买了。

  韩澈从记事开始,好像就没有紧张或者恐惧这种情绪,一切淡然处之,这可能也跟师父的教导有关系。

  选修课一向比较冷清,除非如陈忠和莫莉这样,但没几个人是奔着听课去的。

  今天则不然,韩澈走进阶梯教室就发现里面已经坐满了,有男有女,两极分化很是均衡。

  看到韩澈进来,莫莉冲他露出一抹笑意,夹杂着三分埋怨,不知何意。

  韩澈同样点头一笑,缓缓的走上讲台,杂乱的教室立马安静下来。

  在黑板上写下自己的名字,中规中矩,韩澈二字。

  “我最擅长的是书画一道,今天给大家讲讲宋代的书画大家,他们画作或者书法中的精妙之处!”

  韩澈刚说完这句,立马就有学生举手,“韩老师,我们更想知道,怎么能锻炼出你的那种鉴古能力,有什么窍门吗?”

  莫莉微微摇头,每当有一个助教或者新的老师来了之后,都会有类似的问题,这种问题其实比较难回答。

  大多数都是用一种老成持重的口吻说什么,这是考古学的课堂不是在琉璃厂捡漏,我们学习考古的初衷是——等等等!

  就算如此,这些学生仍旧乐此不疲,鉴古的手艺有些人确实总结了自己的方法,但又有几个会诚心教授呢?

  韩澈不是吝啬什么,而是传承在先,师道尊严在先,这里的师指的不是他自己,而是他的老师。

  听到如此问题,韩澈只是微微一笑,“这位同学,你觉得鉴古难?还是鉴人难?”

  这人想都没想,“当然是鉴古难了!人无非就是那三六九等嘛!”

  “哦?这话怎么讲?”

  这人信誓旦旦的站了起来,“流氓叼着烟,书生把琴谈,商人端着架,乞丐把头点!”

  说罢还不忘鼓动一下群众。

  “这是你自己总结的?”

  这人摇头,“我在网上看到的!”

  韩澈压手示意他坐下,“你们想拥有鉴古的手艺是为了什么?”

  “钱!”

  这些学生就是如此直言不讳,而这种直率反倒让韩澈觉得很真实。

  韩澈从兜里掏出一个小木盒,打开放在讲台上,“这是昨天那三枚天眷通宝,你们其中很多人应该见过了!”

  众人纷纷点头。

  “我把鉴别这天眷通宝用的方法教给你们,愿意学吗?”

  台下轰然炸开了锅,莫莉则是笑吟吟的模样,韩澈要做什么他大概猜到了。

  韩澈悠悠说道,“我之所以能发现这三枚天眷通宝,原因在与他特殊的气味,这种铜钱是金代早期的货币,直径3厘米,重约7.2克。而这种特殊的气味源于女真族早期发源的历程,有人知道吗?”

  面对韩澈的问题,讲台下很是寂静,这让韩澈有些失望,这种问题没有太过生僻,这些人如何不知呢?

  莫莉的脸色不是很好,因为金代的发源她前不久讲过,可这些人一个都没记住。

  还是由莫莉抢先说道,“金代早期以渔猎为生,女真是靺鞨部落中的一部,靺鞨中文明程度最高的粟末靺鞨在八世纪初建立了渤海国,形成了金代的雏形!”

  韩澈微微点头,“我所说的这种特殊的气味,就是来自鱼类积累的粪便,混合与铜液之中一起浇筑!”

  “鱼类的粪便?是臭味吗?”

  “不!是一种很淡的香味,有点像苔藓散发出的味道!”

  自然不乏大胆的,立马说道,“老师,我能闻闻吗?”

  “当然!”

  女生快步走上讲台,很是讲究,用桌上摆着的小块干布拿起了一枚铜钱,递到鼻前猛然一嗅,下一刻,她立马放下铜钱,做干呕装。

  干哕了两声,女生没有放弃,韩澈叮嘱着,“别那么用力,轻轻的嗅!”

  女生照着韩澈说道的,不由眼睛一亮,“是有一种淡淡的绿草香,老师为什么这种香味能保持这么久?”

  “因为铜锈的混合,把气息锁住了!”

  女生还没回座,又有同学发言,“老师,您的意思是说,所有的古物都有它特殊的气息吗?”

  韩澈摇头,“一部分是有的,比如说有些书法作品,是送松香烘过的,为的是不散墨!”

  但很快就有人抓住了问题的重点,“老师,你的嗅觉是如何锻炼的?”

  韩澈微微一笑,“这个简单,刺激性的气味是能让嗅觉敏感的最好方法,把你居住的环境弄出各种怪异难闻的味道来,生活个一年半载的,嗅觉就能达到这种地步了!”

  讲台下的学生纷纷苦笑,“老师你开玩笑呢吧?”

  韩澈当然是不可置否,“我从不开玩笑!”

  “您当初也是这么练得?”

  “差不多吧,过程更加凄惨一点!”

  对此韩澈其实不愿意多加回忆,他六岁的时候,老师为了锻炼他的六感,让他再墓里睡了半年,吃饭也得在里面,纯粹暗无天日的生活。

  久而久之,韩澈无论是视觉和嗅觉的神经都格外的敏感。这也是想要使用六合宝鉴里的鉴宝方式的第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