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捡漏归来 > 第六章 赝品

第六章 赝品

  折二是钱币的计量单位,另外一种就是小平钱,两枚小平钱,相当于一枚折二通宝。

  金代时期的天眷通宝,当时的产量就很少,如今更是稀有异常,现存有记录的天眷通宝仅有三枚。

  杨景龙慨然,“最近一枚的天眷通宝在青山屯门,价格在两百四十万,这一下就发现三枚,韩澈啊,我真是佩服你——”

  韩澈再次颔首,“杨教授莫在折煞晚辈了!”

  围观的学生们已经炸开了锅,纷纷议论着韩澈这个人,杨景龙是什么人他们在了解不过了,能从他口中听到对一个年轻人不是赞赏而是佩服,就算是陈忠也没有这样的待遇。

  陈忠面色铁青,冷哼一声,“他这三枚铜钱不过六百万而已,我的钧瓷笔洗市价在八百万左右,还是我赢了!”

  杨景龙瞪了陈忠一眼,“论眼力,你不如韩澈!”

  莫莉也接口道,“刚才你还说这是个钥匙链呢,怎么着?还不服?”

  陈忠冷哼一声,“之前都说了,比的是价格,我没输!”

  韩澈微微摇头,没有理会陈忠,输赢这种事情他向来不在乎,对杨景龙说道,“杨教授,您看我是否有资格做个助教呢?”

  “当然!就凭你鉴古的眼力,就可以!”杨景龙朗声说道。

  围观的学生们也纷纷点头,这些人不知道有多少是奔着一夜暴富去的,这样的老师比那些只教死读书的老师强了不知道多少倍。

  “不行!”一个不和谐的声音破空而出,来自陈忠。

  杨景龙厉声说道,“陈忠,你闹够了没有!”

  陈忠这次没有沉默,“规则就是规则,韩澈已经输了,这个助教的位置不能给他!”

  杨景龙气息也是一滞,韩澈知道自己不能再沉默了,“你就那么想论个输赢!”

  陈忠冷笑道,“不是论与不论,而是你已经输了!”他指向自己的笔洗。

  韩澈缓步走到笔洗跟前,六合宝鉴的技法如同中医的望闻问切,宝鉴里说,古董有气,气韵之气,可观望得出。

  刚才他远看这笔洗,就发觉有些不对,但杨景龙都看过了,他不好的当面拆台,可事到如今也是没办法了。

  看热闹的学生也不由小声议论着,“那三枚铜钱能卖六百万,干点什么不好,为什么要争这个助教的位置,真有病!”

  “可不是,就算赢了又能怎样!谁不知道这个陈忠的脾气!到时候也不能消停了!”对于此,不是韩澈需要操心的,来这里是老师和孙道长的安排,让他多接触一些世事,加以锻炼,另外他也不能给老师丢人,就算这个助教当不成,也要把道理讲明白。

  “杨教授,对不起,对于这件笔洗我有不同的意见!”

  杨景龙先是一愣,随即说道,“无妨,有什么想法你就说出来!”

  “这笔洗是赝品!”此言一出,可谓掷地有声,陈忠嗤笑道,“老师亲自鉴定过的东西,你竟然说是假的!”

  这时候再看老田,满目愕然,似乎在后怕着什么。

  韩澈对杨景龙微微颔首,“杨教授,烦请您来看看这个地方!”

  杨景龙走上前,看向韩澈手指的方向,又拿起了放大镜,很仔细的去看,他看到的是一处蚯蚓走泥纹,刚想说什么,心里咯噔一下。

  苦笑一声,“老喽!老眼昏花喽!”

  陈忠大惊失色,“老师,您说什么?”

  杨景龙对他招招手,将放大镜递给了陈忠,示意他看刚才的那个位置,陈忠看了半天,有些糊涂,“老师,我什么都没看出来,您到底什么意思?是不是这小子给你灌迷魂汤了?”

  杨景龙不予理会,又招手让莫莉过来,同样让他用放大镜看,莫莉也是摇头,表示什么都没看出来。

  转身望向韩澈,“这些都是你老师教给你的?”

  韩澈点点头,“不错!”

  杨景龙同样点点头,“我手里有个特聘讲师的名额,如果你愿意的话,明天来办公室找我!”

  韩澈一愣,“讲师也是助教吗?”

  莫莉知道韩澈是山中来的,在他耳边低估了几句,韩澈有些愕然,“这身份太重了,韩澈担不起!”

  陈忠已经彻底傻眼了,在旁边一句话说不出来。

  杨景龙摆了摆手,“年轻人不能太狂,但也不能太过谦虚,能看出这一处问题,那就不仅仅是眼力好了,更需要大量的知识储备,这个特聘讲师你当之无愧,有我支持你,不会有人反对的!”

  韩澈微微一笑,“那就多谢杨教授了!”

  杨景龙满意的点点头,刚踏出两步,“莉莉,陈忠给你们三天时间,看出这笔洗的问题,韩澈不许告诉他们!”

  韩澈苦笑着点点头,莫莉则是气鼓鼓的瞪了韩澈一眼。

  陈忠也反应过来,单手抓着笔洗,往外走,莫莉叫住了他,拍了两张照片,才让他离开,毕竟笔洗的事情是老师留下的作业,不能怠慢。

  人都散了,韩澈却还在平山堂里闲逛,他看的都是些瓷器,钧瓷,定窑,汝窑之类的!

  “好手艺啊!”不禁感叹一声。

  老田在一旁看的有些火急火燎的样子,不知道为什么。

  “田掌柜!”

  “韩老师,有事您说话!”

  对于老师这个称呼,韩澈多少有些不适应,但也没有说什么,“你们这四底三釉做的真的太精致了,我能见见这位师傅吗?”

  老田差没点一屁股坐地上,莫莉则问道,“什么四底三釉?”

  韩澈想起杨景龙给她留的作业,“这个你得自己思考!”

  莫莉也反应过来,哦了一声!她知道如果自己执意问韩澈。

  那韩澈绝对会告诉她的,但莫莉自觉没有那么废物,自己能想明白,想到这里莫莉才发现。

  “你一出来,我以后能消停不少了!”

  “这话怎么讲?”

  莫莉呵呵一笑,“你今天可是出尽了风头,赢了文学院的一哥陈忠,拿到了讲师的位置,你知道多少人盯着老师手里那个讲师名额吗?”

  “我根本不想这样的,情况你也看到了!”韩澈解释道。

  莫莉摇摇头,“没有埋怨你的意思,但树大招风,你是够低调了,但找事的人才不管你平时多低调呢!”

  “这个我明白,就像那个陈忠也不是那么好善罢甘休的人!”

  莫莉拍着韩澈的肩膀,“明白就好嘛!”像极了韩澈的长辈,说罢也被自己逗得哈哈大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