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捡漏归来 > 第四章 捡漏

第四章 捡漏

  对于引来这么多的学生,杨景龙想到了,但不禁还是瞪了一眼陈忠。

  陈忠浑不在意,只是微微一笑,对着杨景龙颔首,这是他能表现出的最大的尊敬了。

  阶梯教室的第一张桌子上,摆放着各色的古董,有香炉,木雕,甚至还有蛐蛐过笼,佛头等等。

  韩澈和陈忠相隔三米站在桌前,韩澈双手自然垂下,脸上挂着和煦的微笑。

  再看陈忠则是双手插兜,满脸的不屑,身体自然靠在身后的桌子上。

  莫莉挤进了人群,走到杨景龙身前,“老师——”

  “别说了,要开始了!”

  莫莉选择了沉默,不由对韩澈有些担心。

  杨景龙满含深意的看了韩澈一眼,莫莉此时插口道,“老师,不用让他们出去吗?”

  “这次就不必了!”

  莫莉眼神微震,心说这不像老师的行事作风啊。

  其实对于陈忠本身,这些人拥护他只有少部分是因为他的学识,绝大多数的女生是因为他那标准的花花公子的长相,和京城阔少的身份。

  “这里有八样东西,只有一件真品,谁能在最短的时间内调出来,就算获胜!”

  “老师,这也太简单了,不如我们加大点难度吧!”

  韩澈仍旧平和的站在那里,杨景龙有些不悦,“休要胡闹!”

  “老师,不是学生要胡闹,这些年从没听过你那样夸赞一个学生,就连我也没有过这样的待遇,我想试试这位韩同学的路数到底有多深,同等年龄,我还没见过这行里比我眼力更好的!”

  杨景龙还没说话,韩澈悠悠开口,“你想怎么比?”

  “简单,就去潘家园,随便挑一样东西,时限三个小时,价格不能超过一万,看谁捡的漏大,如何?”

  此言一出,台下一阵惊呼,就算不是学考古的,对于简陋这件事情也不陌生,要说十年前,只有眼力够用,在潘家园可以说是随便简陋。

  现今可不一样了,古董生意越做越多,无论是老板还是主顾,都越来越精明,漏已经不好捡了。

  “陈忠,你别太过分了!”莫莉呵斥道。

  杨景龙把此次比试弄得如此简单,有一部分想走过场的原因,莫莉很清楚这里其实有三件真品,到时候都能下去台阶,韩澈也能作为助教被认可。

  可陈忠出了这种幺蛾子,那事情恐怕就没那么简单结束了。

  陈忠对于莫莉的呵斥丝毫不理会,目光转向杨景龙。

  杨景龙则看向韩澈,韩澈微微点头,“我没意见!”

  “韩澈,你——”莫莉十分不解为何韩澈要答应此事,陈忠可是潘家园的常客,一个小时足以联系那些老板,找一些好东西了,陆远这么闲逛,怎么可能这么短的时间赢下对局呢?

  杨景龙看着韩澈淡然的模样,眼中露出了赞许。

  “那就出发吧,莉莉你随着韩澈去,我陪同陈忠,也算做个见证!保证公平,你们没意见吧!”

  两人齐齐摇头。

  今天的潘家园格外的热闹,燕京大学的数百名学生一起涌进了这里,分批次的跟着莫莉与陈忠双方。

  杨景龙说是做个见证,其实完全没必要,一百双眼睛盯着呢,谁也玩不出花样了,她想让莫莉帮着韩澈指指路倒是真的。

  陈忠到了潘家园就进了一家叫平山堂的铺子,老板满脸堆笑的迎了出来,看到了杨景龙就更加的毕恭毕敬了。

  “陈公子,杨教授,这是哪阵风把您二位都吹过来了!”寒暄两句跟伙计招呼一声,上茶。

  “客气了!”

  陈忠直接说明了来意,没有丝毫的避讳,店主有些为难了,“陈公子的具体意思是?”

  “没别的意思,潘家园就属你平山堂的物价最杂最多,也是捡漏的好地方!”

  听到捡漏两个字,老板非但没有生气,反倒是一脸笑意,平山堂速来都是以捡漏闻名的,别人家卖古董,他家卖运气。

  这背后的老板也算是商业鬼才了,平山堂铺子很大,没有上讲究的陈设,所有东西都是明码标价,而且低于市场价很多。

  能买到什么东西,就看你的眼力了,刚开始的时候,所有人都以为平山堂会赔的底掉,或者全是假货被查封。

  但没想到他家的古董就如同赌石一样,真的是有真有假,有人一夜暴富,平山堂的名气就此打响。

  出名自然有人效仿,但几个月都纷纷黄了铺子,后来众人都找到了问题的关键,那就是货源!

  他们的手里没有那种源源不断的资源,这就是平山堂背后老板的厉害之处了。

  “陈公子,一万以下的物件基本都在这个区域了,您随便看!”

  陈忠满意的点点头。

  莫莉也带着韩澈走到了平山堂的门口,韩澈狐疑,“为什么来这里?”

  莫莉就跟韩澈讲了平山堂的事情,韩澈微微一笑,“这么说刚才那个陈忠也在里面?”

  “看看门口的人不就知道了吗?”

  韩澈缓缓摇头,“那我还是往里走走吧!”

  莫莉想要去拉韩澈,但他好像背后长了眼睛一样,轻轻一晃胳膊,幅度虽然极其微小,却躲开了。

  莫莉一惊,追了上去,“韩澈,你要是想赢,只能进平山堂,潘家园这些个铺子如今都捡不到漏了!”

  “我本来对这些铺子就不感兴趣,这里有地摊儿吗?”

  莫莉扶住额头,“你拿地摊的东西跟平山堂去比?”

  韩澈不以为意,“有问题吗?他只规定了上限,又没规定下限!”

  莫莉以为韩澈是囊中羞涩,转而说道,“我带了一万块,先借给你!”

  韩澈微笑着拒绝了,“我兜里的钱应该足够了!”韩澈兜里现在满打满算,剩下不到六百块。

  莫莉实在没办法,知道韩澈是个极为固执的人,只能带着他到了摆地摊儿的区域,此时时间已经只剩下四十五分钟了。

  韩澈不急不缓的再地摊儿上晃悠着,他身后的莫莉却真心的替他着急,指了指表,“大哥,还剩半个小时了,咱们还是去平山堂吧!”

  “别着急,有些事情是急不来的!”

  莫莉原地剁了一下脚,宣泄了一下,再也没有打扰认真的韩澈。

  平山堂的陈忠此时开怀大笑,他根本没把韩澈放在眼里,而是因为刚花一万块买的物件。

  两人已经在车上,回学校的路上了。

  “老师,您给长长眼,我好久没捡过这么大的漏了!”

  杨景龙无奈的摇摇头,“陈忠,你哪里都好,就是太过轻狂和浮躁了!”

  显然这已经不是杨景龙第一次说陈忠了,他就当没听见一样,继续把玩着手里的笔洗。

  这件笔洗通体黑浆,上色粗糙,别说是懂古玩的,就是过路人一看,也不像是什么好东西,釉色过于明亮,上面还有胶痕,一看就知道是流水线上的产品。

  杨景龙拿过笔洗,眼前顿时一亮,叹了一口气,有些不想夸赞,但还是忍不住,“你的眼力又提升了不少,这东西我不仔细看都看不出来!”

  陈忠嘿嘿一笑,将笔洗收到了盒子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