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捡漏归来 > 第三章 生日快乐

第三章 生日快乐

  “你找杨教授?”莫莉虽然有些生气,但还是礼貌的回应着。

  “是的,劳烦告诉我他在什么地方!谢谢!”

  “你找他做什么?”

  “家中长辈让我来拜访杨教授!”

  莫莉点点头,哦了一声,“你跟我来吧!”

  韩澈跟着莫莉上了四楼,一间独立的办公室之中,一个精神矍铄的老人,正在埋头不知道写着什么。

  “老师,有人找你!”

  这位就是杨景龙了,杨景龙抬头推了推眼睛,上下打量着韩澈。

  “年轻人,你是?”

  韩澈从包里掏出一封信来,交给了杨景龙。

  杨景龙缓缓展开信封,眼中闪过错愕,同时手开始颤抖起来,“老师,你怎么啦?”

  “莉莉,你先出去!”

  “老师?”莫莉有些不解,可见杨景龙不住的摆手,只好出去了。

  杨景龙眼中闪过几许泪花,颤声说道,“孙有道还活着?”

  韩澈一愣,随即点点头,“孙道长一直都在!”

  “道长?这家伙还真跑去做道士了?他在哪?”

  “这我不能说,他交代过的,不能透露他的行踪!”

  杨景龙将信往桌子上轻轻一拍,“这个孙常子还是那个倔脾气,那点事就是过不去了,唉——”

  韩澈虽然狐疑,却没有问什么,不该说的不说,不该问的别问,这是多年养成的习惯。

  杨景龙再次上下打量着韩澈,见他一直恭敬的站在那里,头有一分微垂,很懂得礼数。

  满意的点点头,“你是孙常子的门生?”

  “孙道长是家师的好友!”

  杨景龙微微一笑,“不知道你老师是谁,孙常子的信里可是把你夸得天上地下啊!”

  “不敢!”

  杨景龙摆摆手,“不用着急谦虚,他让你来燕京大学做个助教,关系放到一遍,在这里做助教必须要有真本事才行,我得考考你!”

  “请!”韩澈此时惜字如金。

  “好!莉莉进来吧!”莫莉有些不好意思的走进来,韩澈没有意外,也知道他在门口头偷听。

  “我教授考古学,文物修复,还有考古历史这几个门类,孙常子说你是书画双绝,鉴古的手艺还不在他之下,莉莉是我最得意的门生之一,你就来跟他比比如何?”

  韩澈眉眼如旧,只吐出两个字,“可以!”

  莫莉则有些错愕,不禁去回想火车上的事情,“你既然是内行,火车上的时候为什么?”

  “你都把问题点的那么明白了,我又何苦多说呢?”

  莫莉眨了眨大眼睛,“你——”她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你们见过?”杨景龙问道。

  莫莉把火车上的事情说了一遍,引得杨景龙哈哈大笑,“莫莉啊,这就是你涉世未深了,这样的人与其点名他,不如多几分沉默。”

  莫莉撇过头哼了一声。

  “好了,你带着韩澈去三公寓吧,你隔壁不还空着呢吗?就让他住那里!”

  换了原来倒是没什么,但现在莫莉觉得这个韩澈有些骄傲的过分了,着实不自在,“让他住二公寓吧,他跟陈忠对脾气!”

  “行了,别聒噪了,赶紧去吧!”

  虽然还没有成为助教,但杨景生还是给韩澈安排的住的地方,条件还不错,一梯十二户的公寓式宿舍楼。

  当然这里就他们两个是助教的身份,其他的都是些未婚的燕京大学的老师。

  打开门,迎接韩澈的是一股隔年的灰尘,“你就住这儿!”

  韩澈微笑点点头,“谢谢,添麻烦了!”

  莫莉着实受不了韩澈的这种态度,说好听的给人一种世外高人飘飘欲仙的感觉,说不好听的好像就是傲的没边了。

  韩澈刚想进屋,莫莉说道,“老师要你的电话!”

  “我没有电话!”

  莫莉终于急了,“你这人怎么这样,是老师要你的电话,不是我,他好歹给你安排的住处,你——”

  韩澈赶忙抬手,“上次我说没有电话的时候,就发现你的情绪不对,你认为我在骗你?”

  “不是吗?”

  韩澈笑着摇摇头,走进屋中,把背包的拉锁拉开,将里面的东西都倒了出来。

  其实也没什么,宋婆子给他路上吃的食物,都是自家烙的糖饼,还有几瓶水,另外就是师父给他做的那件道袍了。

  韩澈看向莫莉,“这回你相信了吗?我真的没有手机这种东西!”

  莫莉重新审视着韩澈,那对澄澈的眸子甚至让她生出惭愧之心来,低下头玩弄着手指,“那个——对不起,但这年头没有手机的人几乎不存在的——所以!”

  韩澈联想到早上那几个年轻人用手机对着自己,不禁微微一笑,“无妨,我在山里长大,自然没有这种东西!”

  “你——不像是山里长大的?”莫莉联想到大山长大的孩子,韩澈的赤诚与淳朴或许够了,但如此白白嫩嫩的,跟她的认知差的很远。

  “咱俩说的不是一个事儿,不管怎么样,还是要谢谢你,电话的问题我要过段时间才能解决,我身上的钱应该不够买个手机!”

  “你不会连身份证都没有吧?”

  “这个有!”韩澈掏出了自己的身份证微微一笑。

  “今天是你生日?”莫莉一眼就留意到上面写的日期,就是今天。

  韩澈一愣,看向自己的身份证,也不禁苦笑,证件是孙道长给他的,还没拿到几天,根本没注意看。

  韩澈从来没在意过他的生日是哪天,对他来说从来就没有过生日这回事的,山中不知年月,很多东西都没那么重要。

  莫莉歉然一笑,在自己的房间取来东西,“我帮你收拾屋子,完事了请你吃火锅,在给你买个床垫!”

  韩澈一头雾水,除了第一句,后面的他完全没听明白。

  屋子只是蒙上了一层灰尘,一室一厅,空间不大,沙发茶几,没有床垫的床和衣柜,很好收拾。

  莫莉长舒了一口气,“搞定了,火锅走起!”

  韩澈站在原地没动,“什么是火锅?”

  莫莉脚步一个踉跄,回想起之前的事情,很快释然了,呲牙一笑,“去了你就知道了!”

  韩澈点点头。

  这是韩澈下火车之后第二次乘交通工具,莫莉开着一辆大众迈腾,女孩子很少选择这种车,这也无疑表露了莫莉骨子里多少有些男孩的性格。

  “你能吃辣的吗?”莫莉问道。

  韩澈回想着宋婆子自家腌制的辣椒咸菜,随即点了点头。

  “好嘞,那就这儿了!”

  车停在辣庄门前,韩澈与莫莉并肩而入,莫莉一直偷偷观察着韩澈,他果然不像是山里长大的,对于这些他没见过的东西,眼中始终保持着默然,看不到一丝波动。

  而韩澈在自已面前也从不避讳这些不知道的东西。

  “杨教授说的测验在什么时候?”韩澈问道。

  莫莉飒然一笑,“那个你不用担心,反正是跟我比,你能赢的?”

  “何意?”

  “我可以放水啊,怎么都能让你留下来!”

  韩澈正色道,“我不需要!”

  莫莉似乎已经习惯韩澈这种话题终结者的聊天方式了,浑不在意的笑了笑。

  韩澈叹息一声,“如若我真的本事不到家,也不会承接这个助教的位置,那岂不是误人子弟!”

  莫莉咬着筷子,点点头,“也对,那就祝你成功,我一定全力以赴打败你!”

  韩澈也点点头,与莫莉碰了碰杯子。

  “你半开就行!”莫莉说道。

  韩澈摆了摆手,“酒我还是能喝的!”

  莫莉眼睛一亮,头一次在韩澈身上找出了人间烟火的气息,杯子一顿,“行啊,够猖狂,在走了一个!”

  莫莉端杯就干,韩澈也就陪着。

  莫莉又倒上了一杯,“生日快乐!”

  韩澈眼中闪过一抹诧异,随即自嘲一笑,也端起酒杯,“谢谢!”

  就这样,两人一杯接一杯,一杯又一杯,韩澈始终保持着那个状态,莫莉的舌头却是越发的硬朗了,说话渐渐前后都不挨着了。

  “告诉你啊哈——第一次见你啊——不知道你信不信——人呢——”莫莉含糊着说道。

  看莫莉还要举杯,韩澈苦笑着,“别喝了,咱们回去吧!”

  莫莉执意端起杯,喝了半杯,就趴下了,韩澈无奈摇摇头,他拿出去仅有的一千块结账,这顿饭花了将近四百块。

  不过韩澈倒是没在意,他平时花钱的地方不多,剩下的钱也够他吃上一个月的食堂了,如果一个月在解决不了经济问题,他也就没脸说自己是师父的徒弟了。

  莫莉彻底醉成了一堆烂泥,黄昏早已没入月色之中,韩澈不会开车,索性就背着莫莉往学校走。

  很久之后,莫莉问韩澈,是不是故意不打车的,想要背她回去的,韩澈的回答依旧直率,他不知道有打车这一说,公交已经末车了。

  第二天,莫莉直到中午才醒来,原定的测试她错过了,敲门韩澈没在屋里,她才得知原本的测试人选换成了陈忠。

  莫莉心里咯噔一下,连忙跑到了阶梯教室,那里却已经是人满为患了。

  这就是陈忠的行事作风,杨景龙跟他说的韩澈的事情,他对自己那是绝对的自信,无论是鉴古还是字画技艺,包括文物修复,他都认为年轻一辈无人能出其右。

  莫莉和他作为燕京大学最年轻的助教,本事自然不是吹出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