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捡漏归来 > 第二章 古董交易

第二章 古董交易

  这位霸道的王半城并没有去追韩澈,刚才那一拳的气势让他记忆犹新。

  韩澈往林子深处走去,说是林子,但跟山中的密林差了很远,这里毕竟是郊区,只有一些稀松切碗口粗细的杨树。

  找了一颗比较厚实的树干,韩澈盘膝靠在上面,他已经近十年没有躺着睡过觉了,这也是孙道长传授与他的。

  闭目养神,采天地之气与自身,这便是吐纳之法,而从科学的角度上来讲,植物的光合作用多是在晚上。

  无论空气条件多么差,这个时候也会焕然一新的,哪怕只有一个瞬间。

  不出一个小时,正在打坐的韩澈就被汽车的鸣笛声吵醒了,汽车就出现在他身后,树木刚好挡住了他的身形。

  韩澈一开始没在意,可之后又来了两辆车,两伙人下车,一方提着皮箱,另一方拿着一个手提的保险箱,都是鬼鬼祟祟的样子。

  韩澈的目力极好,那人打开保险箱的时候,他看到的是一件完好的青铜尊,虽然这样的距离不能确定其真伪,但韩澈观其行,望其气,能看到几分端倪。

  师父跟他说过古董交易的事情,青铜器私下交易属于违法的行为,韩澈站起身,朝着两辆车走去。

  “谁?”

  对方已经掏出了枪,韩澈不为所动继续往前走。

  看清了韩澈那张认出无奈的脸,加上一身休闲装,拿枪的男子放松了几分警惕,跟对面的人说道,“你的人?”

  对方的脸色有些难看摇了摇头。

  场景有些诡异,如果是有人喊着冲上来,这些人会有两个判断,警察或者黑吃黑的,但韩澈确实不急不缓的往前走着。

  他并没有本着男子来,反倒冲着身后的保险箱去了,“你干什么?”

  他也不敢贸然开枪,这里虽然里城区很远,但也怕惊动了附近的村民,他们如果报警那就麻烦了。

  韩澈的食指在青铜尊上缕了一下,眉头微皱。

  随即摇摇头,转身欲走,想回去休息,因为他发现了这枚青铜尊是假的,但做工却极为精致,看手法是清末仿制,这就跟他没什么关系了。

  拿着钱一方为首的是个矮个胖子,看到韩澈的行为,眼前一亮,“你就是老诡说的鉴定师吧?我以为你来不了呢!”

  韩澈一愣,“老诡是谁?”

  矮个胖子哈哈一笑,摆了摆手,“规矩我懂,没想到你这么年轻,东西你也看了,甩个话吧!”

  韩澈边往刚才盘膝的地方走,一边说道,“假的!”

  矮个胖子一脸愕然,对端枪的人怒目而视,“你耍我?”

  端枪的男子目光闪躲一瞬,可是被夜色掩盖了,对方并没有察觉,“你真信这个毛头小子说的话?这是货真价实春秋时期的青铜尊!”

  韩澈无心理会两人的争吵,一直没有停下脚步。

  “老师还请留步,劳烦把话说清楚,也好让这家伙死个明白!”

  矮个胖子说话很客气,对于这样的虚心求教,韩澈也不避讳去帮个忙,悠悠说道,“你用一张面巾纸沁润,放在尊的底部凹陷中,看看拓出的字样,就明白了!”

  矮个胖子千恩万谢,立刻照做了,而双方都已经把枪端了起来,一切都在等着胖子的结果。

  胖子看着面巾纸上的字样,嘴角不禁抽搐,“胡三儿,都说你不地道,今天我是领教了!”说罢,把面巾纸甩到了胡三儿脸上。

  胡三儿也纳闷,他知道东西是假的,但如此手法看真伪倒也不知,同样好奇的去看面巾纸,嘴角也是一阵抽搐。

  上面赫然踏出了道光通宝四字,清朝时期的字样。

  “郑老大,你听我解释!”

  郑老大哼了一声,“不用解释,今天我算是见识到你胡三儿的为人了,看在老诡的面子上,这次的事情我不计较!”

  说罢,郑老大一方上了车,留下捏呆呆发愣的胡三儿,郑老大嘴上说着不计较但他心里却比谁都明白,以后在燕京这方宝地要是再想出货就难了。

  胡三儿气急,猛然回头望去,只见韩澈还盘膝坐在树下。

  几步跑了过去,身后的两人也跟着,枪口再次对准了韩澈,“今天就是你坏了老子的事,我崩了你!”

  身后的人赶忙劝阻,“三哥,不可啊!”

  “滚!”一把推开上前阻拦的人。

  另一人把手搭在胡三儿手腕上,“三哥莫要冲动,这小子也是个人才,先带走在慢慢处置!”

  这人的话明显吧之前更加有说服力,胡三儿点点,长舒了一口气。

  别胡三儿推得趴在地上的人,站了起来,准备动手拉起胡三儿,韩澈连眼皮都没抬,悠悠说道,“我劝你们还是别给自己找不自在,三里外,有十几辆车朝这边来了!”

  胡三儿先是一愣,随即三人狂笑,“今天还碰个神仙,那你倒是算算,老子哪天能平步青云,腰缠万贯啊?”

  “我不是算命的,但对与你来说,十息之内在不离开,我保证你会后悔的!”

  三人再次狂笑,“三哥,别跟着小子废话,我看着家伙是读书读傻了,先带走再说!”

  胡三儿嗯了一声。

  这人的手还没接触到韩澈,浑身就已经不能动弹了,韩澈出手极快,伴随着夜色,谁都没看清,他只是抬手一指,打在了这人的一处穴位上。

  武侠小说都看过,里面的点穴神乎其技,那都是虚构出来的,孙道长教给韩澈的可以说是打穴,这一指看似很轻,却带着百斤之力,穴位瞬间充血,人也僵麻在了原地。

  “拐棍儿?你怎么了?动手啊!”

  拐棍儿喉咙发出呜咽的声音,脸色憋得涨红。

  韩澈的声音很是冰冷,“还有五息!”

  胡三儿嘴里骂骂咧咧的走上前,抬脚便要踹,“我让你小子装神弄鬼!”

  韩澈的右手推了一下地面,身体借力划出半米,错开了这一脚,与此同时,眼中光芒大放,手短暂的一撑地,直接弹了起来,右腿划出一个弧线,落在胡三儿的脸上。

  这一下着实不轻,胡三儿被踢的失去了意识,现在只剩下了那个稍显斯文的男人,看到了这一幕,他再也笑不出声了。

  有些慌不择路,踉踉跄跄的跑上车,一脚油门扬长而去。

  韩澈看着远方忽明忽暗的灯光,心说还得另外找个休息的地方。

  第二天燕京的新闻头条,警方昨晚接到线报,郊外有非法古董交易,古董贩子胡三儿落网,燕京方面下过五十万的悬赏通缉这个人,他身上有好几条人命,不仅贩卖商周时期的古董,还参与过盗墓活动。

  数罪并罚,这人够枪毙好几次的。

  唯一让警方头疼的是这两个人是被谁所伤的,胡三儿的只是被人踢晕了,另外一个就很奇怪,目前虽然已经恢复意识,但也只是眼睛能睁开,浑身都不能动弹了。

  可惜的是,他们都没有在说话的机会了,胡三儿和他的另外一个同伙,在第二天夜里就意外死亡了,至于死因并没有向外界透露,不过想也知道,是因为胡三儿这种人知道的太多了。

  韩澈自然不知道这一切,昨晚徒步走了三公里,才找到一个适合休息的地方,是个公园的长椅。

  不过也算进了城区,他就盘膝在公园的长椅上一夜,第二天一早迎接他的是晨练的老头老太太怪异的眼神,和年轻人的手机摄像头。

  韩澈无奈的摇摇头,背上自己的包,“大爷,请问燕京大学怎么走?”

  老大爷含笑打量着韩澈,“离这不远,你从北门出去,坐三三六路,两站就到了!”

  “谢谢大爷!”

  “哎!小伙子,你这盘膝的架势像是练过的?莫不是在辟谷?”

  韩澈轻笑道,“不是,只是闭目养神而已!”

  大爷笑着点点头,继续压褪了。

  并没有座公交车,只是两站地,韩澈仍旧选择了步行,一边走,一边打听,几乎都知道燕京大学的位置,很好找。

  不出半个小时,就走到了燕京大学的正门。

  “这就是师父常提起的大学吗?”

  师父的身份韩澈不知道,问过很多次,但唯一的回答就是,我只是深山一老翁!久而久之,韩澈也不问了。

  “请问,这里有位叫杨景龙的教授吗?”韩澈询问门卫。

  门卫看了他一眼,“去综合楼办公室问去!”

  韩澈看着门卫指着的一栋大楼点点头,“谢谢!”

  “请问——”刚说了两个字,韩澈不禁一愣,综合楼的教工值班室里只坐着一人,这人抬头,韩澈发现自己认识。

  “是你?”两人几乎异口同声。

  韩澈点头微笑,“好巧!”

  莫莉眼神有些犹疑,“你——是来找我的?”

  “不是,我来找一位叫杨景龙的教授!”

  莫莉心说这人是多不会聊天,之前的手机事件,还有现在的状况,她当然知道韩澈不可能是特意来找她的,毕竟燕京那么大,怎么可能一下子就找来呢。

  本想给韩澈一个台阶下,没想到这家伙全然不领情。

  韩澈更是没有多想,因为他说的是实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