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奇幻小说 > 公主是个撩人精 > 第80章 段家与安庆

第80章 段家与安庆

  宋游鱼震惊了。

  她呆了好一会才倒抽一口冷气,扭头转向施言墨所在的方向,却见对方面上依旧如平时一般古井无波的看着自己。

  “……侯爷刚才说了什么?”宋游鱼一时间怀疑自己是不是压力太大出现了错觉。

  然后她这次就眼睁睁的看着施言墨,一字不差的把刚才的话又复述了一遍。

  夜有点凉,风有点冷。

  人有点可怕。

  “侯爷……”宋游鱼现在的心情真的是好比一万匹草原神兽呼啸而过,施言墨这是怎么了?

  走夜路被什么不干净的东西附体了吗?!

  他怎么能用这张脸面无表情的说这种话?!他难道已经被比自己逼疯了真的不要脸了?

  最主要的问题是……明知道是假的……也还是太犯规了。

  宋游鱼不由自主的往床里边缩了缩,此时就算是被子,都有点缺乏温暖的感觉了。

  施言墨看到她一脸惊恐的样子,终于有了扳回一城的快感。

  不过好在夜色还是够黑,他们两人都看不清对方,所以施言墨才能“面不改色”的说出这样的话来。

  此时若是白天,宋游鱼大概已经发现了信阳侯头上因为温度过高而冒出了袅袅白雾。

  见终于吓住了她,施言墨满意的吁出一口气,不紧不慢问道:

  “你对段家可熟悉?”

  宋游鱼呆呆的摇了摇头,“不怎么熟,只是年节下偶尔见过,我那时疯傻,其实不记得什么。”

  “你当真疯傻?”施言墨奇道。

  即便是今日早间,他通过宋游鱼的话,已经认定了对方是安庆多年前安排下的暗桩,但心内仍然啧啧称奇。

  十年前,安庆不过十五,眼前的小丫头那时候才八岁,她们怎么就做到了?

  宋游鱼翻了个白眼:“若不是真的疯傻,就以段氏的为人,怎么可能容鱼儿活到如今的年纪?”

  “那你和安庆……”施言墨越发纳闷了起来,不自觉的便问出了声。

  宋游鱼听到他的问题,冷笑一声,“侯爷不会是觉得,你我这样说说话,便能做朋友了?”

  施言墨有些挫败的揉了揉眉心,没错,宋游鱼大抵是不会信任于他的,而他,自然也不会。

  若非调查段家发现了些不太寻常的事情,他也是绝不愿意踏足此处的。

  更别提,是在这个时间。

  宋游鱼倒是没再纠缠这个问题,而是直截了当道:

  “如今侯爷既已经猜到了,那鱼儿也不再装傻。只是鱼儿与长公主之间的事情,与宋家陈家都毫无牵连,侯爷信也好,不信也罢,大可以去查,保管没有任何可用的消息。”

  “但这其中的关系,鱼儿也绝不会透露给第二人知道。劝侯爷也莫打主意,便是你杀了鱼儿,鱼儿也是不会说的。”

  “侯爷也说了,只要鱼儿不动,侯爷便不动,此话可当的真么?”

  她难得如此正经,施言墨倒有些不习惯了,但到底是正经了三十多年的,施言墨只是微微一愣,便将那一点情绪抛之九霄云外。

  他点点头:“没错,本侯说话,这点可信度还是有的。”

  宋游鱼只感激,这一阵月光,悄悄的隐入了云层。

  如此对方才看不到,她脸上那因为觉得太过荒诞升起的笑意。

  连修竹都骗了她,这世上到底还能有谁是她敢笃定相信的?

  “既如此,侯爷下次有什么事情,还请大方直言,莫要在夜里吓人了。”

  宋游鱼无奈的叹了口气,这也就是她病体未愈,要不然早在施言墨动手的时候,她一定不会束手就擒的。

  “万一惊扰了家里人,那可不就热闹了,不知道的怕不是会传出去,侯爷急色,而鱼儿其实是个母老虎?”

  这样的谣言,就算是施言墨不要脸受得了,她也受不了的。

  施言墨赶紧再次解释:“今晚……没想到吵醒了你。”

  听他语气里的意思,宋游鱼眉头一皱,“难不成你以前也来过?”

  施言墨的神色十分淡定,“之前有人说认床不敢睡……”

  宋游鱼一口气几乎没喘上来,她咬牙切齿道:“施言墨你是个变态吗?!”

  “本侯以为,在变态这件事上,是万万不能比的上宋姑娘的。”

  一想到自己的床前其实夜夜都守了个施言墨,宋游鱼只觉得不寒而栗,这个男人到底是怎么想的,就算是她可疑也没到这个程度的吧?

  她不由得觉得,就算是宋家,比起施家还是宜居多了。

  还有,是谁觉得施言墨是根棒槌的?他明明就是个油嘴滑舌的登徒子的!

  宋游鱼确实忘了,施言墨是个不解风情的呆子,原本就是从她那里传出来的。

  原因自然是因为,对方竟然拒绝了她的招揽,身为官家子弟却去从翰林院侍诏一路做起……

  “侯爷方才问段家,是为了什么?”宋游鱼终于想起了正事,将话题引了回来。

  “段家在朝中有些根基,本侯原是要查些别的,但顺藤摸瓜也发现了一点有趣的东西。”施言墨的声音淡淡的,透过夜色传了过来。

  宋游鱼不由得纳闷,“就算是有些什么,为何侯爷要来问我?想也知道我与段家并无关系。”

  施言墨停了一刻才回道:“段家与宋姑娘当然是无关系的,但是长公主与宋姑娘却有关系。”

  宋游鱼更加讶异了,施言墨的意思是段家与自己有关系?

  可笑至极!

  若是真的与她有关系,为何她自己不知道?

  只是此时此地,她却不能帮“安庆”说话。

  “鱼儿倒是没有听说过,长公主和段家有些什么关系?”这些日子下来,她也算是摸清了施言墨的脾气。

  这人只要是别人认真说的话,即便是不认同也总能认真对待,倒真的是一点难得的优点。

  所以当她说完,施言墨皱了皱眉,“宋姑娘是怎么能确定……长公主与段家没有关系的呢?”

  “侯爷不是要套鱼儿的话吧?”宋游鱼笑笑,“当然是确定不了,只是鱼儿没听说过罢了,若是侯爷不介意,鱼儿愿闻其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