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岑少的枕上甜妻 > 第606章:宁愿你别生我

第606章:宁愿你别生我

  一秒记住【800♂小÷说→网 】,精彩无弹窗免费阅读!

  林梦月有些发愣,回望自己之前的所有种种,她好像一直都把自己困在了一个死胡同中,因为爱而不得,因为自己永远都没有得到过,所以她才会变得这么歇斯底里。

  如愿以偿,她真的如愿以偿了吗?

  因为自己的爱而不得而折磨舍曼祯的女儿,阻止自己儿子和舍曼祯的女儿在一起,她其实真的做了很多糊涂事,自己也知道是糊涂事,但却不想做出任何改变。

  如今她的儿子来和她说这些,她心中感慨万千。

  她真的不是一个合格的母亲,或者说她根本就没有做母亲的资格,她这么对待自己的儿子,真的一点都不公平……

  “我当然如愿以偿了,我得不到的,我也要舍曼祯的女儿也尝尝这种感觉。”林梦月眼神冷冷的看着岑峥,即便心中觉得愧疚,但却依旧口是心非。

  岑峥已经对这些无所谓了,对这样言语的伤害,对这个和自己没有任何感情的母亲,这些他都已经无所谓了,或许以前还会觉得伤心或者失望,但现在却已经没有那种感觉了。

  经历了太多,他好像也看开了。

  “那真是要让你失望了,是舍曼祯的女儿不愿意和我在一起,而不是我不想和她在一起。”岑峥冷声开口。

  听到岑峥这么说,林梦月愣了一下,而后十分讽刺道:“你看看你,像不像我年轻的时候,不都是一样么,我没有得到的,你也依旧没有得到,又是何必呢。”

  作为一个母亲,其实根本不应该对自己孩子说出这样的话,可是林梦月却像是控制不住自己的嘴巴一样,口无遮拦。

  “妈你错了,我和你不一样,我和舍念之间,因为经历过太多,我们彼此都很清楚,不是非要在一起,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责任,人的一生也不仅仅只有爱情,我们为此要付出的要奋斗的太多,哪怕不在一起了,但心却不会分开。”

  岑峥其实不是不恨林梦月了,只是觉得她太可怜了,已经到了这样的岁数,她依旧没有弄明白人生中最重要的是什么。

  她好像就是为了爱情而生一样,没有爱情也迷失了自己。

  “我得到了很多,也没有失去过,我们只是不能在一起了,并不是不相爱了。”

  和林梦月的对话,岑峥自己也想明白了很多,他爱着舍念,相信舍念对他也是一样的,若不然一开始也不会假装忘记了他来选择逃避了。

  他们都还爱着,只是少了非得要在一起的理由罢了。

  “岑峥!你是我的儿子,你为什么不能够理解我的痛苦呢,如果你真的把我当作你的母亲看待,你当初就应该听我的话!”林梦月气急败坏,她并不愿意让自己被小辈来教育。

  这种感觉让她有一种明明自己是长辈,却还没有这个小辈懂得多一样。

  她这一辈子总是被人教育,不管是父亲还是岑国戚,其实他们都是打从心底觉得她不能成事,胸无大志。

  而唐家那个她这辈子都没有得到过的男人更是,

  宁愿选择舍曼祯那种没有身份没有地位的乡巴佬,也不愿意多看她一眼,她这辈子一直都觉得很憋屈。

  哪怕是到了现在,自己唯一的儿子也总是会这样教育她,为什么所有人都看不起她呢?

  “那么你又把我当作你儿子来看待了么?我不过是你对外炫耀的工具罢了。”岑峥听着林梦月的话,心中有些心凉。

  正如外公所言,她是一个固执到偏执的人,她所认为正确的事情,便永远都是正确,不管别人怎么说怎么认为都不会有所改变,想想还真是讽刺。

  “你!”

  岑峥的话也算是戳到了林梦月的痛处,林梦月有些气急败坏,但却不知道要说什么好。

  “岑慕翊到底是我和谁的儿子,别再说那是我和唐忆慈的孩子,我五年前根本不认识唐忆慈,你如果还要继续撒谎,我不介意让你在这里住一辈子。”岑峥也不想继续和林梦月争辩什么了,他这次过来是来解答心中的疑惑的。

  听到岑峥这么问,林梦月的身子狠狠一震。

  不是一直都做的很好么,怎么岑峥现在会这么问?难道是唐忆慈承认了什么?

  但是唐家的人也不可能那么傻,这样就承认了啊,这明明是一个完美的谎言,她们做的天衣无缝……

  “你到底再说什么,翊儿不是你和小慈的孩子还能是谁的,倒是你,你就这噩梦辜负了小慈,你难道就一点都不愧疚?”林梦月佯装气恼开口,这个秘密是她绝对绝对要守住的,绝对不能够说出来的秘密。

  岑峥在过来的时候就知道林梦月不会那么轻易承认的,她这辈子最有用的一招也是经常用的就是耍赖,而且每次都屡试不爽。

  只是这一次,岑峥已经不想继续奉陪下去了。

  “知道吗,唐忆慈早年被人性,侵过,这件事情知道的人少之又少,而且从那之后她已经失去了生育能力,你说一个没有生育能力的女人,是怎么在照顾我的情况下,还怀上了我的孩子?”岑峥一步步逼近林梦月,冷凝的声音不含任何情绪。

  林梦月在听到岑峥的这一席话之后,整个人都忍不住开始发抖。

  这是她没有预料到的状况,唐家的人从未和她说过这些,而且这种很私人的秘密不是应该被藏的很好么,怎么会被岑峥给知道了。

  “不然你以为唐忆慈为什么主动宣布解除婚约,因为我手中有这个把柄啊妈,只要我说出去了,你认为唐忆慈还有资格继承唐家么?”顿了顿,岑峥又继续说道。

  听着岑峥的话,林梦月瞪大了眼睛,眼中满满的都是不相信。

  “你看不起的舍曼祯,其实是云翊他奶奶的女儿,你自认为你自己身份比人家高人一等,现在知道真相后,你觉得你还比别人高人一等吗?”

  岑峥的话语对林梦月而言实在游戏残忍了,她这些年来唯一认为自己赢了舍曼祯的大概就是家世了。

  可现在岑峥的这一席话,将她唯一剩下的那一丁点骄傲都给彻底的剥

  夺了。

  她输的体无完肤。

  “我最后再问你一遍,岑慕翊到底是谁和我的孩子。”

  林梦月此刻整个人都处于一种几乎要崩溃的边缘,听着岑峥的问话,她情绪更加激动了。

  在林梦月看来,此刻的岑峥实在是太咄咄逼人了,但她怎么就不想想,如果不是她总是用自己的一己之私来捆绑来利用岑峥,他们母子俩又怎么可能会走到今天这一步呢。

  “你不要再问我了,我说了翊儿是你和的小慈的孩子,你如果不相信那就自己去查吧,你不是本事通天么,那你就自己去查啊,何必来问我呢,你若是再逼我,我现在就死给你看!”林梦月歇斯底里的大吼,看着岑峥时眼中满满的都是凶狠。

  岑峥看着林梦月这般模样,比起被林梦月折磨而受到的伤害,其实更多的还是失望。

  是真的很失望,他的母亲从头到尾一直是一个不可悔改的女人。

  “妈,我们母子之间的缘分,从现在开始也算是走到头了,以后我的事情你就别再管了,我的人生要如何那是我自己的选择,你就留在医院好好的看病吧。”岑峥缓声开口,轻缓的语气像是再说很平常的事情一样。

  但殊不知这一席话已经定夺了林梦月以后的人生了。

  林梦月听到岑峥这么说,大声斥责:“你这是打算将我一直囚禁起来是吗?!我可是你妈啊,岑峥没有我哪来的你,你凭什么这么对我?!”

  林梦月的质问让岑峥有些想要发笑。

  “如果可以,我宁愿你别生我。”

  话语落,岑峥也没有管林梦月是个什么反应,直接转身离开。

  岑峥和林梦月之间,这么多年来的母子,更多的时候还是林梦月超强的控制欲一直在左右着岑峥,岑峥哪怕不愿意也厌恶,但终究并没有怎么去反抗,至少在他眼中,林梦月依旧是他的母亲。

  所以这一次岑峥说出这样的一句话,是真的对她失望透顶了,也真的决心以后的人生不再有她这个人了。

  林梦月怔怔的看着岑峥的背影,没有想到岑峥竟然会这么说。

  如果可以,宁愿别生他?

  “岑峥,你是真的要和我断绝母子关系是吗?”叫住了即将出门的岑峥,林梦月咬牙。

  岑峥没说话,但也等于默认了。

  “你若是真的要这么做,你永远都不会知道翊儿的母亲是谁!”

  林梦月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在发什么神经,到了现在还妄想用这样的话语来威胁岑峥,可是她好像除了这些,已经别无他法了。

  “比起自己去查到,我更想你告诉我,但你没有,那么我现在告诉你,岑慕翊的生母我已经知道是谁了。”

  他之前就已经猜到了,只是想要找林梦月证实,但林梦月依旧那么固执,那么他就顺着自己的思路继续查下去吧。

  “你难道都不在意五年前你失去的那段记忆中,到底有什么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