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岑少的枕上甜妻 > 第366章:想保护舍念,就该妥协!

第366章:想保护舍念,就该妥协!

  “我们家阿峥向来最是重情重义的人,他知道自己给做什么,如何选择的,小北你就放心好好的去休息吧。”林梦月笑着开口,并没有因为唐忆北那般冒犯的话而生气。

  唐忆北听了林梦月的话,高深莫测的看了岑峥一眼后,这才转身又佣人带着离开。

  岑峥看着的林梦月,并未着急说话,而是仔细的斟酌着,刚才唐忆北说的那些话,包括他说的所有事情,哪怕他们把这事情说的那么真实,他心中还是有所怀疑的。

  他相信自己的感觉,如果唐忆慈真的是他曾经深爱过的女人,那么就算他的记忆忘记了这个女人,但他的灵魂也一定会记得这个女人。

  可是从见到唐忆慈开始,他并没有任何的波动,如果是他曾经爱过的人,他不会这样的。

  “阿峥,你也知道妈不喜欢舍念,当初也是因为你和小宝贝我才妥协的,可是如今小宝贝的母亲回来了,有些事情就不该继续下去了,不管是你的外公,还是岑家这边的人,你应该知道我们都最是重情重义,当初忆慈为了你牺牲了那么多,你也该有所表示。”林梦月收回视线,无奈的看着岑峥说道。

  此刻,整个厅堂只剩下岑峥和林梦月两人。

  林梦月的声音很轻,但每一句话都敲打着岑峥的心。

  母亲这样的语气,他不是没有见过,小的时候,为了能够让母亲多看看自己,能够得到母亲的夸奖,他一直都很努力,做很多的事情,哪怕超负荷的去学习,哪怕累的没有说话的力气,他也一直在拼命。

  这样做只是为了能够得到母亲的夸奖,可是每一次她都用这样略带失望的语气和自己说话……

  岑峥以为自己已经习惯了,却不想哪怕到了现在,心中还是会有所起伏。

  即便是强大如他,在血缘和亲情上,总是会有波动和受伤。

  “你外公那边也是知道这件事情的,如果你不相信我,那你不可能不相信你外公吧,他向来不会说谎,而且当初和唐家的约定,也是你外公亲自出面承诺的,当时如果不是有你外公,你以为这件事情能够轻易收场吗?”看岑峥不说话,林梦月又继续说道。

  “妈,我和那个女人,哪怕曾经真的有什么,但也已经是过去式了,你难道要让我和一个没有任何感情的女人在一起吗?就像你和爸一样。”这一次,的岑峥不想再像幼时一样,为了能够得到她的夸奖,而做违心的事情了。

  当林梦月听到岑峥这么说的时候,整个人都愣了一下,而后很是不可思议的看着岑峥,似是没有想到岑峥会说这样的话。

  她不爱岑国戚,这是人尽皆知的事情,只是这么多年来,岑峥从未过问过,也从未说过什么,可是没想到今天他竟然会这么说……

  “你!你就算不想接受这个现实,也不该拿我和你爸的事情来说!你非要在我的心窝子上面狠狠插一刀吗?!”林梦月很是失望的伸手捂着自己的心口说道。

  岑峥看着林梦月这般模样,轻轻叹了口气:“妈,这么多年来你说的事情我从来没有不同意过,但唯独在舍念这里,我不能够妥协,唐家小姐我自会给她一个交代。”

  林梦月也知道岑峥的脾气,知道自己这么说岑峥也不会妥协,可是当听到岑峥这么坚持的时候,林梦月心中也很是诧异,这舍念到底有多好,能够让他这么坚持和执着的不放手?

  “阿峥,我这么和你说吧,今天我说的这些话,都是你外公的意思,你知道你外公的手段,若是他真的想要对付舍念,即便是你也阻拦不了,如果我是你,这种时候我只会答应,而不是一味的拒绝,要知道你的拒绝等于把舍念推向火坑。”林梦月深深吸了一口气,尽量让自己冷静下来。

  听到林梦月的话,岑峥立马拿出手机。

  “你最好现在别给舍念打电话,你外公可不像我,在某些原则上,他从不让步,也不怕做出让你恨他的事情,你外公让我转告你,反正他年纪也到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嗝屁了,你若是要恨他尽管恨。”林梦月看到岑峥的动作,急急忙忙的开口说道。

  随着林梦月话说完,岑峥放下了手机,双手握成拳头,手背青筋鼓起,可见他此刻心中有多愤怒。

  可是即便这样,岑峥也不敢去冒险,因为他比谁都清楚自己外公是什么样的人,只因自己当年执意离开,没有遵从他的安排,已经快十年的时间,他硬是一句话都没有和自己说过。

  还有更多的让他不愿意想起的回忆,此刻提醒着他,如果不按照外公说的做,舍念会出现什么事情,他没有办法预料。

  “阿峥,别惹恼你外公,在他那个人心中,什么亲情之类的,都没有他的脸面重要,若不是因为这个,我作为他唯一的女儿,又怎么可能和他老死不相往来这么多年呢?”林梦月看得出岑峥的挣扎,赶紧再接再厉的说道。

  “我知道你对舍念的感情,可是那又怎样呢,你外公弄死舍念,犹如弄死一只蚂蚁一样,如果你真的在乎舍念,那就听你外公的话,也不是要你现在就和唐家小姐在一起……”

  “你们想要我怎么做?”过了许久,岑峥哑着嗓子开口,沙哑的声音中带着妥协的意味。

  林梦月一听岑峥这么问,整个人都精神了,“唐家那边的意思,就是让你在明天生日晚宴的时候,亲自宣布忆慈是你的未婚妻,就是这么简单,只要这样他们都不会再追究你和舍念的关系,更不会对舍念做什么。”

  林梦月这么说,其实和岑峥料想的差不多,唐家好面子,自然是要一个排面,而最好的排面就是他生日的时候。

  “妈……”

  “欸!我知道你心里难过,但阿峥你要相信,你外公为你做出的选择绝对不会有错的。”林梦月很是高兴的应和着岑峥,眼看着自己的计划就要实现了,她能不开心么。

  “妈,这要求我不会答应,你告诉唐家的人,任何补偿都可以,但感情上的补偿绝对不可能。”

  就在林梦月觉得自己就计划要实现的时候,岑峥这一席话就像是一瓢冷水,狠狠的浇在了林梦月的头上。

  林梦月整个人都不好了,她真的是万万没想到岑峥还会在这么说,在她已经把各种利害关系都告诉岑峥的时候,他还是要一意孤行……

  “阿峥……你!你、你真是太让我失望了!”林梦月后腿两步看着岑峥,眼中带着泪花。

  林梦月也没给岑峥说话的机会,话说完后转身大步离开。

  听着林梦月“咚咚咚”上楼的脚步声,岑峥紧了紧拳头,在所有厉害关系中,在可能众叛亲离的情况下,他依然选择了舍念。

  他只是听从自己心底的声音,不想放弃舍念,也不想放弃这段来之不易的感情,如果连自己爱的女人都保护不了,他又有什么能力走到今天呢?

  “啊!夫人?!夫人您怎么了?!”

  “来人啊!快点叫医生过来!”

  就在岑峥打算去楼上带翊儿离开的时候,佣人焦急的惊呼声响起。

  听到声音,岑峥心中狠狠一颤,几乎用了最快的速度上楼,看着倒在地上脸色灰白的林梦月,岑峥三步并作两步上前,一手拂开了佣人冷声道,“打电话叫救护车。”

  佣人哪里敢耽搁,立马打电话。

  因为佣人的大叫大喊,把本身就没有睡着的唐忆慈也给吵到了,唐忆慈匆匆下楼来看,惊慌失措跑过来:“岑少,林阿姨怎么了?!”

  岑峥摇摇头,目前还无法判断自己母亲的情况。

  当救护车来到的时候,唐忆慈想都没想就跟着上了救护车,而岑峥这边担心林梦月的情况也就没有在意这些。

  在救护车上,医护人员给林梦月先做了一些简单的检查,林梦月渐渐转醒,只是人还是十分的虚弱,抬起手想要拉住唐忆慈的手,唐忆慈见此立马伸出手。

  “林阿姨,您别动,我们现在就送你去医院,别担心,什么事情都没有呢……”唐忆慈小心翼翼的哄着林梦月。

  林梦月摇摇头,隔着氧气罩十分艰难的开口,“忆慈……对、对不、起啊……”

  唐忆慈拉着林梦月的手摇头道:“林阿姨,您没有任何对不起我的,岑少也是一样的,我也不想勉强岑少,我家人那边我会去说服的,我不想您和岑少感到为难……”

  听着唐忆慈这么说,岑峥眸光淡淡瞥了唐忆慈一眼,这女人的眼神很是真诚,哪怕是他也看不出这女人有一丁点的作假。

  “阿峥他……对不起你啊……”眼泪从林梦月的眼角滑落,狭窄的救护车中,因为这样沉重的气氛,让岑峥有种透不过气来的感觉。

  唐忆慈一个劲的摇头,轻声道:“林阿姨什么都别说,我们马上就到医院了,您一定会好起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