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岑少的枕上甜妻 > 良人晚归 第223章:无法原谅你

良人晚归 第223章:无法原谅你

  岑国戚和林梦月还在因为岑峥这一意孤行的决定而头疼的时候,阮家那边竟然来了这样的消息,林梦月也坐不住了。

  “不行,事情到了这一步,我们还是去看看吧。”林梦月看向岑国戚沉声开口。

  岑国戚眉头紧皱,如果不是为了小宝贝,他也不会任由岑峥这么胡来,但如果真的如岑峥所言,小宝贝有舍念陪伴会好起来,那么他也只能够忍耐。

  只是现在阮家女儿竟然就这么经不起打击自杀了,这种事情传出去了,两家人都脸上无光……

  “现在医院那边媒体那么多,你这么过去了不是被人诟病么。”岑国戚缓声开口,虽然他也知道现在的情况不太好……

  听到岑国戚这么说,林梦月拿出手机道:“我得和阿峥说一下,这件事情他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

  岑国戚没说话,显然是默许了林梦月这么做了。

  而此刻,在楼梯口的柳莞听着两人的谈话,皱着眉悄悄的离开。

  阮玲兮竟然自杀了……她得把这事情告诉自己儿子才行!

  这么想着,柳莞悄无声息的上楼。

  与此同时,正在处理事务的岑峥看到林梦月的电话,本来是不想接的,但想了想还是接通了。

  “妈,什么事情?”

  “阿峥,玲兮自杀了,现在在医院抢救啊!”林梦月很是紧张的开口。

  如果阮玲兮救回来了那还好说,但如果救不回来的话岑峥的名声就真的要被阮玲兮给毁掉了,想到这,林梦月心中就十分的焦急。

  听到林梦月这么说,岑峥还是有些诧异,这是她预料之外的事情。

  阮玲兮的性格他多少还是清楚的,骄傲如她是绝对不会做出这种事情的,哪怕真的做了更多的也只是苦肉计而已。

  “阿峥,你听着吗?”林梦月焦急的把话说完,结果半天得不到岑峥的回应。

  “我听着的。”岑峥淡声应下,但眼睛却还在看着资料。

  对于岑峥这样的语气,林梦月有些不开心,他怎么可以冷静到这种地步?说到底阮玲兮会自杀也是因为他……

  “阿峥,你知道我的意思吧,接下来我这边等着医院那的消息,到时候我会通知你,你务必要去医院看看玲兮,知道吗?”林梦月耐着性子开口,有些时候她也会怀疑,到底为什么会生出这样的一个怪胎。

  自己和岑国戚的性格都不是这样的,为什么这个儿子的性格就这么奇怪呢。

  “我知道了。”岑峥缓声应下,并准备挂断电话。

  似是察觉岑峥有挂断电话的准备,林梦月焦急阻拦:“阿峥!你和舍念之间的事情,我虽然答应给你时间,但一旦她做出任何侮辱了岑家连脸面的事情,就别怪你爸和我不给你留情面了。”

  “嗯。”对于林梦月的警告,岑峥完全没听进去,林梦月挂断电话后,岑峥也就放下了手机。

  放下手中的资料,这会儿竟有些想要看到她……

  这么想着,正打算给舍念打电话,结果的办公室的门被人不管不顾的给推开了。

  “BOSS,抱歉。我有拦着二少的……”杜茗淳很是无奈的看着冲进来的岑燃说道。

  岑峥看着岑燃那一脸怒意的模样,心中就已经知道他应该是知道阮玲兮的事情了,而后岑峥摆摆手示意杜茗淳出去。

  杜茗淳看着这兄弟俩剑拔弩张的模样,心中有些担心,但还是很快退出了办公室,小心的把门给关好。

  “你做出决定的时候,难道不会想一想如何把伤害降到最低吗?!”岑燃握紧了拳头看着岑峥。

  这大抵是从岑燃有记忆以来,第一次没有带着称谓的称呼岑峥吧。

  岑峥凝视着岑燃,对于他愤怒的由来岑峥更多的还是觉得无趣。

  “不管我怎么做,对她都是一种伤害。”

  岑峥的话说的很有道理,岑燃没有办法反驳,但是只要一想到此刻阮玲兮在医院中生死不明的情况下,他就没有办法让自己理智的冷静下来。

  “可她自杀了!因为你!你知道你对她而言有多重要吗?!”岑燃愤怒的大吼,显然并不能能够因为岑峥的话而消气。

  岑峥看着此刻的岑燃,缓声道:“对我而言,我只会考虑对我重要的人。”

  从一开始阮玲兮就不是他认为重要的人,他没有办法在保全舍念的同时,还要去考虑其他女人的感受。

  站在一个男人的角度,岑峥这么做是对的,如果换做自己,只怕自己也会这么做。

  但是他依旧没有办法接受,他那么小心翼翼珍视的女人,此刻却被伤害成那样,他如何能够冷静下来……

  “你都忘了是吗?她陪在一无所有的你身边,从以前到现在,如果这些都不能够证明她是重要的,那么就一个舍念,一个才认识没几个月的女人就是重要的是吗?!”岑燃愤怒的大吼。

  为什么他珍视的宝贝在别人的手中竟是那么的一文不值。

  听到岑燃这么说,岑峥多少有些恍惚,太过久远的记忆像是模糊了一样,经过岑燃的提醒他才想起来,有些东西是无法忘记的。

  “所以,你就是在那个时候才故意接近我?”岑峥凝视着岑燃,冷声反问。

  岑燃没想到这种时候他还会保持这么冷静的头脑去分析这一切,整个人都被岑峥这个问题给问的愣住了。

  “伤害,只要一方还爱着,那么伤害就无法避免。”岑峥没有打算去深究,冷声开口,一句模棱两可的话却让岑燃的心钝痛起来。

  “不管怎样……不管怎样你必须亲自去和她道歉!”岑燃强撑着精神看着岑峥,很是严肃的开口。

  “我知道。”

  岑峥也不是真的不近人情的人,自小和阮玲兮一起长大,且不说她的人品,但这些年来确实是她陪在自己身边的时间更多,他知道这次的事情会给她造成伤害,却没想到会演变成这样。

  说到底他本身就不是一个真的冷血冷情的人,对生命到底还是有敬畏之心。

  “如果……如果玲兮真的回不来了,我是绝对不会原谅你的!”岑燃走到门口,脚步一顿转身看向岑峥,很是冷厉的说道。

  他很爱阮玲兮,正是因为爱她,所以她做的选择他都支持,不会去做那半路的绊脚石,他以为这是为了她好,这样她会幸福,却不想因为他这样的想法反而造成了她的不幸……

  他无法原谅岑峥,无法原谅岑峥对阮玲兮的伤害,但更加无法原谅自己,无法原谅自己的懦弱和不争取。

  如果他早早的去正确这一份或许会属于自己的感情,那么大家先是不是都不会走到这样一步?

  只是如今,没有谁能够给他答案。

  岑燃刚刚拉开了岑峥办公室的门,意外的和来找岑峥的舍念撞到了一起。

  “啊,抱歉抱歉。”舍念抬起头定睛一看,竟是失魂落魄的岑燃。

  岑燃看到舍念后,眼中带和几分复杂,最终什么都没有说,更没有像平时那样嬉笑直接侧过身从舍念身边走过。

  如果说他原谅不了岑峥,那么他更加无法原谅舍念才是,只是不知道为什么,看着舍念这样他总觉得这个女人太无辜了,她就像是一枚棋子,被老哥用来抵挡那些不必要麻烦的棋子一样……

  舍念看着失魂落魄离开的岑峥,走进岑峥的办公室道:“二少怎么了?看上去心情好像不是很好。”

  岑峥点点头,缓声道:“不必理会,过几天就会好起来的。”

  “哦……”舍念若有所思的应下。

  “怎么了?”难得舍念会主动上来找他,岑峥还是有些诧异。

  收敛心神,舍念点点头道:“是这样的,昨晚顾荣安问我岑氏这次的工程招标,顾氏有没有入围,那个你能不能帮我走个后门,给他个入围啊,入围之后就不用管他了……”

  虽然不知道舍念要做什么,但岑峥还是点头道:“以后这种小事直接和杜茗淳说就可以。”

  听到岑峥这话,舍念挑眉:“好。”

  “你准备行动了?”岑峥莫名开口问话,让舍念有些一头雾水的感觉。

  “哈?”

  看舍念这样,岑峥没有打算细说,缓声道:“下午我可能会有点事情暂时没有办法回去,到时候你下班了先去我那边看看孩子吧。”

  潜意识的想要拒绝,但想到自己和岑峥之间的合约,舍念还是点头应下。

  “对了,你确定你妈妈真的不会来找我麻烦?”舍念想了一下,还是打算从岑峥这里再确定一下。

  她最近事情也很多,如果真的岑峥母亲再来找自己麻烦的话,真的是要焦头烂额了。

  “放心,她们那边我已经解决了。”

  虽然不知道岑峥用了什么办法,但是得到了他的答复后,舍念心中也就放心了不少。

  “哦,还有,你最近、就是公司有么有什么不顺畅的事情啊?”想了想,舍念试探性的开口问道。

  毕竟那个人说的话,从来都不只是说说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