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红鸾聘 > 第147章 有恃无恐的依赖

第147章 有恃无恐的依赖

  墨凌沣呢?他把我和这女人安排在这儿,是什么意思?”

  薛北杰醒来,发现自己正在一家客栈中,雪倾城还昏睡在床上,他打开门,程风一人守在门外,根本不让他外出。

  “薛公子,这是少主的安排,少主想让你们在此养伤,我会负责打点你们的衣食住行,你如今性情阴晴不定,偶尔会失控,做出伤人之举,目前不要外出,方为上上之策。”

  程风悉心交待着,若不是墨凌沣嘱咐他必须好生照管薛北杰和雪倾城,以他现在的性格,根本不会多管闲事,更不会和薛北杰多说废话。

  “他?他凭什么控制我的来去?不行,我要离开这儿,挡我者死!”

  “薛公子,你忘了你打伤她的事了吗?少主此举也是为你着想,以免你在外面发生什么让你自己追悔莫及的事儿。您若是想走,我不会强留你,少主也交代过,若是你不感激,也不必留你,在下告辞,你好自为之。”

  “……”薛北杰一时语塞,看向床上的雪倾城,她被他打成重伤,如今,他若弃她于不顾,良心难安。

  “等等!”

  他叫住了程风,向程风打听起了凌凤的下落。据他所知,凌凤如今应该还在墨凌沣的府上。

  果然,程风告知他,凌凤确实还在墨府,他稍微安心了些。

  至少凌凤在墨府能有人照应着。

  虽然那人不是他。

  程风离开后,薛北杰坐在房中守着雪倾城,雪倾城仍旧满脸苍白,他那一掌将她伤得不轻。

  他看着她昏睡的模样,脑海里很努力的搜寻着他和她的回忆,但终究是徒劳的。最近几天,他已经尝试了很多次,仍然没有想起一星半点儿。

  这让他很懊恼,如同深陷迷雾,连记忆都无法整理清楚的人,又怎么能和身边的人相处融洽?特别是面对这个被他打伤的女人,他更加觉得难辞其咎。但看着她这张脸,他只觉得陌生。

  非常陌生。

  他垂眸,看着自己骨节分明的双手,原来,他也会打伤女人!据凌凤所说,床上躺着的女子叫雪倾城,她很爱他,很爱很爱。

  “是你守了我一晚吗?北杰,你从没有离开?”

  雪倾城渐渐苏醒,看到薛北杰守在她身边,不由得满心欢喜。

  “雪……倾城。”薛北杰生涩的唤着她的名字。

  雪倾城心头闪过一丝落寞,是啊,他已经不记得她了,只记得凌凤。想到这儿,她不由得羡慕嫉妒恨。

  “嗯。”她坐起身,轻轻点头。

  “墨凌沣将我们送到这儿的,我有时会性情大变,出手伤人,就像我无缘无故伤了你一样,对不起。”

  薛北杰真诚的道歉。

  “没关系,听到你这句话,我的伤像是全好了,我不怪你,真的不怪你。你失忆了,我会等你好起来,就算你一直都不记得我,我们还可以重新开始的对不对?”

  雪倾城如此说,也不知道是在安慰薛北杰,还是在安慰她自己。薛北杰沉默不语,她满心期待。

  “像我这么一个连记忆都弄不清楚,还会无故出手伤人的人,不配拥有你的真心。我打算离开,如今见你醒了,我就放心了,我会为你找大夫,你尽管放心。”

  雪倾城还想说什么,此时,门外响起了敲门声。

  “谁?”薛北杰警惕的问道。

  “客官,老朽是前日在墨府为姑娘诊治过的大夫,墨少爷吩咐过了,让老朽将熬好的汤药送过来。”

  如此一说,薛北杰放下了警惕心,起身去打开门,门外的老者将汤药送了进来,薛北杰先尝了一口,良久之后,发觉自己并没有中毒的迹象,才放心让雪倾城服药。

  他小心翼翼的将汤药喂给雪倾城喝下,老者见此情此景,默默退了出去。

  程风已经将薛北杰苏醒的消息转告墨凌沣,眼下,墨凌沣正往这边赶来。

  今日,凌凤好生待在墨府,让他安心了不少,至少她没有想再离开他。

  “你刚才试药,就不怕你自己中毒?”

  雪倾城喝完汤药,不由得对薛北杰问道。

  “那夜,我和凤儿一起将姑娘送到墨府安顿,凤儿曾对我说过,姑娘精通制毒,在下就想,如若墨凌沣真的不怀好意,在汤药里下毒,我若中毒,不是还有姑娘伴我身侧吗?姑娘定不会见死不救。”

  雪倾城欣慰的笑道:“原来,即使你不记得我,我依旧是你有恃无恐的依赖。”

  她的心里像是拂过一抹暖阳,这会儿,她突然觉得自己嫉妒凌凤,显得太小肚鸡肠了。记忆可以忘却,但是感觉忘不了。薛北杰与她相识多年,不管对临溪谷,或是她,都十分了解,已经对她形成了依赖。

  薛北杰闻言,微微一愣,这话令他十分尴尬,说的也是事实,自己这会儿才后知后觉,自己竟会说出这番话。似乎对眼前这个女子已经十分信任,更是十分依赖。

  “如果……我是说如果,如果我没办法为你解毒,你不就死了?眼下连我对墨凌沣都毫无防备,你怎就对他如此警惕?”

  薛北杰笑而不语。

  如今,他对任何人都是有防备心的,墨凌沣既然有心收留他和雪倾城,还找大夫来医治她,足以可见他的一番好意。但这不代表薛北杰就会因此完全相信他。

  “若是你没法儿为我解毒,那么,我这条命,就赔给姑娘了,我已经记不清楚我们俩之间曾经发生过什么,但是,我很想记起,每次认真回想,都无疑是又被事实打击了一遍。事实证明,我已经将姑娘忘却得干干净净,连一丝记忆都没有留下。”

  “是吗?你不过是把我忘了,就要将你这条命赔给我吗?如此说来,我反而要好好感激墨凌沣,他没有在汤药里下毒,倒让我听到了这么多年,最想听的话。”

  雪倾城眼中含泪,起了身,打算离开这里。

  “你不好好休息吗?”薛北杰担忧的问道。

  “你不是要离开这里吗?我不想眼睁睁的看着你走,你要去哪里,我与你一同去,不管你记不记得我,你都甩不掉我。”

  雪倾城握住了他的手,作势要一起离开这里,就算门外有人阻拦,也拦不住她。

  咯吱一声,墨凌沣推门而入,不巧,正挡住了他俩的去路,雪倾城差点儿撞在他身上。

  “你们要离开的话,尽管离开,在下并没有强留你们的意思,只不过派人照顾姑娘,希望姑娘尽快康复而已。”

  “哼,不需要你猫哭耗子假慈悲!”

  雪倾城怒目圆睁,恨不得将墨凌沣大卸八块,在她眼中,墨凌沣只不过是个忘恩负义,玩弄她感情的罪魁祸首罢了,如今她和薛北杰会落到如此境地,皆因他而起。

  “我阻止不了你恨我,就像我也推卸不了当年欺骗了你的事实一样,不过,我眼下慎重的告诫你,你得小心他,若再次被他误伤,可没人会顾得到你。”

  墨凌沣沉声说着。

  “那我也再说一遍,我雪倾城从不需要你的怜悯,从前不需要,如今也不需要,不要以为你这次帮过我,就可以在我面前道貌岸然假慈悲,你和凌凤都会不得好死!”

  这样的话,墨凌沣听得够多了,他闯荡江湖多年,从不将这类话放在心上,自是不以为意,能说出这番话的,大多是弱者,没有实力,自欺欺人而已。

  “凤儿怎么样?我要见她!她在你府上?怎么没和你一起来?不!她一定不知道我在这里,不然,她不会不来的。”

  薛北杰连连问着,心里充满着期待,更夹杂着对墨凌沣无尽的恨意,这会儿他像个涉世未深的少年,喜形于色,墨凌沣一眼就看出了他心中所想。

  “若是恨我,只会浪费你的精力,若说恨,也应该是我恨你,可惜,你是个命运多牟之人,我竟对你恨不起来。”

  墨凌沣气场强大,云淡风轻的说着。

  “你不必去找她,她以后也不会再和你有任何交集,她是我的,你既然只记得她,那么,你应该清楚,她自打出生开始,就一直是我的。”

  这话令薛北杰无法反驳,在墨凌沣面前,他原本就有些自惭形秽,论外貌,论出身,论与凌凤的缘分,他没有一样能比得过他。

  凌凤与墨凌沣是指腹为婚,而他薛北杰,对她爱得拼尽全力,也卑微至极。

  这就是命运的不公。

  再加上此刻心里一头雾水,诸多事情都理不清楚,更不知该和雪倾城走,还是该去找凌凤。

  “你把话说清楚,我想知道凌凤到底对北杰做了什么,令他偶尔会性情大变,出手伤人?”

  事关薛北杰,雪倾城一定要知晓缘由。

  “是凤儿为你延续了生命力,让你可以长命百岁,但是,却引发了你如今性情大变的后果,这是谁都无法预料的,你该庆幸她救了你。”

  说起此事,墨凌沣心头满是妒火,凌凤对薛北杰实在太好了,虽然是为他延续生命力,但那是她千辛万苦,费尽心思才积攒的生命力。虽然她一直都不告诉他,这两年她到底经历了什么,但仅仅看她那副伤痕累累的面容,他就知道,凌凤这两年过得何止水深火热。

  只是那丫头长大了,会隐藏心事了,所以不告诉他。

  这样的付出,等同于一命换一命,令他嫉妒不已。

  “什么乱七八糟的……”雪倾城难以置信,只觉得十分荒诞!

  “现在你们自然不会轻易相信,要验证我此言非虚,你就好好活着,定能长命百岁,你该珍惜的是你身边的人,而不是凤儿,我再说一遍,她是我的。”

  “看好他,凤儿已经为他付出得太多,若是他再介入我俩,我定不会放过,从头到尾,我只想在情感上寻得一番纯粹。你们好自为之。”

  墨凌沣前一句是对薛北杰说的,后句,自然是对雪倾城说的,为了弥补他当年欺骗了雪倾城的事实,他更做出保证,只要薛北杰和雪倾城不再叨扰他和凌凤,他定会尽力保护临溪谷里的每一个人,若是谁与他们为敌,亦是与他为敌。

  记住手机版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