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红鸾聘 > 第146章 有我养你你怕什么?

第146章 有我养你你怕什么?

  墨凌沣,你为什么总是让我这么感动?我都不知道怎么办才好。我心里有你,可是,我自己都极度讨厌对你若即若离的感觉,我怕我总有一天梦醒时,离开你身边,到时候,我带不走你,你也留不住我,你明白吗?”

  凌凤解释着。

  “我明白,两年前我就明白。傻姑娘,你不是说过,会让我成为你这场梦中最在乎的那个人吗?怎么,仅仅过了两年,你说过的话就不做数了吗?是我太信以为真,还是你太敷衍我,敷衍得连你自己都自以为是的认为你不爱我了……”

  语落,两人沉默着,千言万语也诉不尽这两年来发生的一切,毕竟,他俩之间已经有了隔阂,本就不是同一个空间的人,命运却安排了两人相遇相知相爱。如今,难舍难分,剪不断理还乱。

  “记得当年你与我说过,我是你的梦中缘,难道……梦还没醒,你就不把我放在心上了?无论如何,我一直都将你放在心上,看在眼里。你说过的话,我听在耳里,亦是放在心上了,就算我忘记了我自己,我也不会忘记你说过的话。”

  墨凌沣认真的说着,这些太过煽情的话,让凌凤的心开始动摇,她唯恐忘记了自己的初衷。

  “我只想再次积攒够了生命力之后,就离开这里。与你纠缠在一起,只会让我将来难舍难分,你明白吗?我不可能将你带回我原本的世界,而我在我原本的世界里,也有父母,也有我推卸不了的责任,那才是我的家。”

  “而你这个人,太过复杂,我若再陷进你的爱里,害人害己。”

  墨凌沣不禁苦笑着。

  这两年,她变了。

  不再是那个处处依赖着他,需要他保护的凌凤,不再是那个需要他做靠山的弱女子。

  她愿意留下来,只不过是为了寻找个歇脚的地方,还怀着一丝期待,希望他能够帮她治好脸上的伤而已。

  不管怎么说,如今,他对她来说,总算还有一方用武之地。

  即使是被利用,他也心甘情愿。

  “我想给你一个家,我想成为你所有的依靠,只是我的痴心妄想,但我就是痴心妄想了。纵然我能留你一时,却留不了你一世,你可以随时离开,只是……别让我知道,我会伤心,我会舍不得。”

  “我现在还能想办法为你治好脸上的伤,对你来说,还有一点儿用处,所以你才留下来,对吗?”

  凌凤没有反驳,默认了。

  此时,她的良心受到了一丝丝谴责,但是,人都是自私的,就像墨凌沣当年利用雪倾城一样。墨凌沣说的不错,事实上,她就是在利用他。

  “若是你想利用我,我心甘情愿为你效劳一辈子,只要你看得起,只要我能帮得上你的忙。”

  墨凌沣淡笑着,继续挑选着药材,他的心里虽然痛着,但这不影响他一门心思的想帮她。

  “你……你先忙,我出去透透气。”

  凌凤觉得气氛很压抑,同时,心里充满了负罪感,她是在伤他的心,这样做只不过希望两人都能得到解脱。

  可是,她扪心自问,她似乎舍不得放手,而他将话说得如此明白,更是不愿意放任她离开。

  她需要静静。

  夜里,午夜过后,夜幕中繁星点点,凌凤坐在屋顶上,眺望着万家灯火,内心毫无归属感,甚至这一刻,不知自己该何去何从,只能止步不前,举棋不定。

  她不想伤任何人的心,只想独来独往,云淡风轻,这次是为了将生命力转移到薛北杰体内,才重回故地,但她如今才发现,自己并没有想象中的洒脱。

  “去你的,墨凌沣,老娘怎么被你那些红口白牙的言辞迷了心窍?不就分个手吗?我二十一世纪的单身女青年,还栽在你手里?我可不想优柔寡断,到时候离开了还难舍难分,弄得自己难受。”

  凌凤碎碎念着,她一身酒气,慢慢躺在房顶上,仰望着漫天星辰,心里还是有些郁闷。

  今夜她辗转难眠,过了午夜生命力延续的那段时间,她恢复意识以后,就出府饱餐一顿,心里不痛快,喝了些酒。

  都说借酒消愁,何以解忧,唯有杜康,但这会儿她才明白,那都是骗人的,酒后脑中晕晕乎乎的,各种记忆如潮水般涌来,反而容易想太多,根本就静不下心。

  这会儿倒是困了,但是压根就毫无睡意,合上眼,回想着墨凌沣白天所说的话,她总觉得自己是个十恶不赦的坏人,没有伤他的身,却诛了他的心。

  曾经,她总认为墨凌沣是她在这场梦中唯一的依靠,如今,就如他所说的,他对她来说,似乎只有治伤这么一点儿用处了。

  她在利用他。

  “去你的,不治了,就算不治好脸上的伤,我不也过了两年吗?我才不想再欠谁的,欠得太多,是没法儿还的。”

  从前,她总嘲笑同事们,分手之后一副生无可恋的模样,总想着若是落在自己身上,一定干脆果断,毫不拖泥带水。何必在天下何处无芳草,何必在一棵树上吊死?

  可是,如今,她活成了自己原本讨厌的那类人。拿得起,放不下,甚至为了自己的一己私利,真的利用了他的真心。

  墨府怎会困得住她。如今,她的武功虽然算不上绝顶,但是轻功很好,若与凌君泽过招,她有信心,自己绝不会处于下风。但毕竟山外有山,人外有人,在这偌大的江湖中,能人异士数不胜数,还是谦虚些好,以免树大招风。

  墨凌沣似乎没派人盯着她,所以她才能轻易出府,没有被暗卫阻拦,拦也拦不住。

  “到底怎么办才好?”

  她猛然坐起,飞身跃下屋顶,落在院中,见丹房内烛火通明,烛光下映出一个忙碌的身影,她推开门,直接走了进去。

  墨凌沣还在查阅着医书,桌上堆了高高的一摞医书,都是他今日从好友手中借过来的。

  他虽精通制丹之术,更有过目不忘之能,看过的典籍数不胜数,但书海无涯,总有没看过的。只要能从中找出于她脸上的伤势有半分相关的字眼,他都会顺藤摸瓜,刨根究底的寻出良策。

  “一个人出去喝那么多酒,还好,即使有些醉了,你还知道回墨府的路,还愿意回到我身边。”

  墨凌沣闻到一阵酒气,微微蹙眉,抬起头来,正看见她朝他走来。她眼中有些迷离,但属于喝了酒,根本不会脸红的那类人。

  “来看你呀,我想走了,不治伤了,可是我又舍不得走,好纠结,怎么办?你一砖头拍死我吧,我也觉得我自己这种优柔寡断的模样,好矫情,好欠扁,好伤你的心,我不想伤你的心的,墨凌沣。”

  凌凤坐在他对面,两只手臂搭在桌面上,趴在桌上,认真的打量着他。他还是那么好看,这副外貌找不出任何不完美的地方,比现代的任何爱豆都好看,这大概是她花痴得不愿意离开的原因吧。

  “我知道,舍不得走就不走,我又不赶你走。”

  墨凌沣笑了,伸手轻轻抚了抚她的头顶,心里暖暖的。

  “哦,对了,你改天帮我做几张人皮面具,我若是留在阳城,换张脸更方便,既然都是人皮面具,我怎么不做成别人的模样,对吧?”

  “言之有理,这样更方便掩人耳目。”

  墨凌沣点点头,表示赞同。

  “那你给我做几张漂亮的脸,我戴着玩儿。”

  “看在你学艺不精的份上,我就帮你做。”

  “你说谁学艺不精呢?哦,也对,在你这种行家面前,我就是关公面前耍大刀,自然是学艺不精。”

  “没事儿,有我养你,你怕什么?即使你学艺不精,我也不会让你沿街乞讨的。”

  “我今晚去你房里拿的银票,所以才有钱吃饭喝酒,你每天让我喝粥,虐待我。”

  “随便拿,在下家大业大,任凭姑娘挥霍,若是不小心挥霍光了,在下就缠着你,让你养我下半辈子就行。”

  墨凌沣不以为意的笑道。

  “我养不起你。”

  “那我勉为其难的养你吧,我养得起你。”

  “哈哈哈哈哈,就会拿我寻开心……”

  凌凤笑道。

  “你开心我也开心。”墨凌沣感到有些欣慰,她因为他而满心纠结,优柔寡断,至少说明了她是在意他的。

  “记得给我做人皮面具哦,多做几张,我懒得动手,这是你的看家本领,你表现的时候到了。”

  凌凤站起身,一副给你机会好好表现的模样,迷离的目光中透着一丝赞赏。

  “嗯。好好睡觉。”

  墨凌沣轻声嘱咐着。

  今夜,虽然他没有阻止她外出,但她的一举一动,他都了若指掌。

  早在她回府前,就有暗卫向他报备了消息。

  即使她洞察力再强,喝酒总会误事,不然,旁人也不会有跟踪的机会。他担忧的正是这个,幸而跟踪着她的人,不是其他势力。

  “嗯,做出你心目中的梦中情人给我看看,让我大开眼界。”

  凌凤打开门,一边唠叨道。

  已有三分醉意,总会有些唠叨。

  “不管你戴什么样的人皮面具,我的梦中情人,都是面具下的你的模样。”

  墨凌沣认真的说着,凌凤打开门,夜里,一阵凉风迎面拂来,再加上他所说的话,瞬间令她毫无醉意。

  “墨凌沣,我觉得两年不见,你比薛北杰更会耍嘴皮子了。”

  凌凤念叨着。

  “是吗?我从前就是把太多话都藏在心里,没有明说,所以你才会离开的,如今我就算厚着脸皮也全都说出口。”

  凌凤挑了挑眉,笑道:“早点休息。”

  随后,走出丹房。

  回到自己房中,今夜,她睡得格外安稳。

  记住手机版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