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红鸾聘 > 第136章 因为记忆里我爱过她

第136章 因为记忆里我爱过她

  众人眼见薛北杰的眼睛变成了红色,周身杀气大盛,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一头扎进房间里,又纷纷往后退。

  薛北杰扫视着众人,像是在找人,但没有见到自己想见的人,他脑子里有个身影,是个女子的身影,却看不清她的面貌,屋外的都是男子,他才惊觉到自己方才将一名女子打了出去。

  “好狗不挡道,送死就尽管来。”

  他步履沉重,缓缓走出屋子,客栈里的客人们纷纷冲出房间,逃也似的离开,根本顾不上看这场会要了命的热闹。

  “……”

  墨小七,程风面面相觑,瞬间哑口无言,连凌君泽也没弄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导致薛北杰如今性情大变,像是受人操控的傀儡。

  薛北杰看到了躺在楼下的女子,但他一时半会儿也认不出她是谁,只知道他不是他的凤儿。

  午夜梦回之时,他梦境里闪现出许多画面,虽然看不清楚梦境中的女子是何样貌,但是他心里相信,那就是他从小爱慕着的女子――凌凤。

  在他记忆里,除了凌凤,这二十多年来,他从未将其他女子放在心上过,甚至午夜梦回之际也会魂牵梦萦。

  他飞身一跃而下,来到雪倾城身边。

  “北杰,你……你怎么成了这副模样?”

  雪倾城忍着满身疼痛,艰难的爬了起来,她站不稳,不得已抓住了他的衣角,借力站了起来。

  薛北杰目光清冷,注视着她良久,看到她被自己打伤,嘴角还残留着血迹,但他内心却毫无波澜。

  “你不是她,她在哪儿?”

  他声音嘶哑,如同变了一个人,连声音也变了。

  “她?”雪倾城并不知道薛北杰口中所说的“她”是谁。

  “凌凤,我要找她,你认识她吗?”

  薛北杰像是个问路的人,他知道是自己打伤了这个女子,但却毫无愧色。

  雪倾城大惊,薛北杰对她如此态度,难不成他已经不认识她了?!

  “北杰,我是倾城,你不记得我了?我是倾城啊,你怎么对我像个陌生人似的,你怎么还要找她,就是她把你害成这副模样的,你清醒一点儿!不要再冥顽不灵了!”

  雪倾城几乎是吼出来的,额上青筋暴起,布满涔涔冷汗,薛北杰将她打成重伤,此刻还说出这番无情的话,若换作是别的男子,她早就将对方抽筋扒皮,五马分尸,让他不得好死!

  偏偏这人是薛北杰,偏偏是她爱着的人。

  尽管知道他对她的爱少得可怜,或许根本不足她的万一。

  尽管知道他心里念念不忘的是另一个女子。

  尽管他打伤了她。

  但她对他,终究是恨不起来!这份爱已经卑微到骨子里,她不止一次的觉得自己与从前已经判若两人,竟然还有如此优柔寡断之时。

  深情若不被珍惜,那就成了笑话,笑话她的人很多,但令她成为笑话的,只有他一个。

  “倾城?”

  薛北杰眉头紧锁,脑海中回忆着这个人,但却找不到一丝一毫与之有关的回忆,反而头疼得厉害。

  “对不起,我不记得你。”

  “你为什么还要找她?就算你不记得我了,你也不要再找她,我告诉你,就是她把你害成这样的!”

  雪倾城声泪俱下,痛心疾首,若不是她现在重伤,非得奔上楼去,让凌凤不得好死!

  “因为记忆里,我爱过她,但现在,我只记得这么一个名字,连她的模样……我都记不起来了,我想找到她,看看我爱着的人,到底是什么模样。”

  听了这话,雪倾城心中万般难受,满腔的恨意更是找不到一个宣泄口。

  她要杀了凌凤!杀了她!

  “君泽!杀了她!”她动不了手,遂对楼上的凌君泽吼道。

  “你不能动她,杀了她,你就找不到原本的凤儿了。”程风借故说道。

  凌君泽左右为难,心里还是有所顾忌的,程风说得不错,他很想找到原来的凌凤,但当年那女子假冒凌凤,宁愿被烧死,也没有告诉所有人实情,更没有透露真的凌凤的下落,真是吃了秤砣铁了心,让人无可奈何。

  眼下他杀了凌凤,程风又会多恨他一些,但不杀她,不单单是雪倾城,连他自己都心有不甘,到底该如何是好?

  雪倾城见凌君泽站在原地,根本不为所动,深知他内心难以抉择,还是她自己来吧!虽然她受了伤,但是要杀了那个小女子,还是绰绰有余的。

  她刚走了两步,突然被薛北杰一把抓住手腕,力道之狠,让她的手腕处疼得麻木,脸部表情近乎扭曲。

  “凌凤在楼上?你要去杀了她?!”

  “是,我要杀了她!要不是她,你不会变成这副模样!要不是她,你不会连我都不记得了!要不是她,你本该属于我,完完全全的属于我雪倾城!”

  雪倾城毫不示弱的说道。

  薛北杰微微一愣,放开了她的手,雪倾城没了束缚,赶紧往楼上跑去,她这会儿根本快不起来,薛北杰飞身上楼,看着那扇紧闭的房门,他抬起手,很有礼貌的敲着门。

  众人惊得目瞪口呆,薛北杰眼下六亲不认,丧失理智,竟然还会对凌凤有礼貌?!

  房里,这么闹腾了一会儿过后,凌凤刚好度过了生命力延续的那段时间,熟睡之中,被外面的吵闹声吵醒。

  “大半夜的是谁在敲门?敲个头啊,就算是天王老子来了,老娘也不给你开,还让不让人好好睡一觉了,天亮了我就离开这个鬼地方。”

  凌凤嘀嘀咕咕的说着,拉起被子捂住头继续睡,外面的敲门声还时而响起。

  除了墨凌沣还能有谁?凌凤是这样想的,别人哪儿会半夜三更的找她,若是来刺杀她的,又何必敲门?

  “吵死了!”

  她直接从床上跳起来,屋子里挺干净的,也顾不得穿鞋了,大步流星的走到门边。

  “我说你是不是脑子有病,就非的和我杠上了,不要死缠烂打了,给我留点儿好印象行不……”

  她口中怨念着,一边开门一边说着,开了门之后,只见门外站着的是薛北杰。

  “行……”她下意识的说着刚才没说完的那句话,薛北杰的眼睛是红色的,这是怎么回事?

  “薛北杰你没事吧?怎么会这样?”

  凌凤惊觉到了薛北杰的异样之处,看门外的情景,明显刚才发生了一场打斗,有人被打下楼了,是哪个倒霉的孩子?

  还有凌君泽和墨小七,程风也在这里?天啊,幸好她还活着!

  她庆幸自己还活着,心想着墨凌沣知道她半夜假死之时,根本就对任何人都毫无防备,所以派了墨小七和程风来保护她。

  于是,凌君泽得知她来到阳城,这会儿来找她麻烦,结果被程风挡在了门外。

  她猜想着大致是这么一回事。

  清官难断家务事,更何况程风和凌府之间的恩恩怨怨,剪不断理还乱,血浓于水,谁对谁下得了狠手呢?

  另一边,雪倾城一脸痛苦的表情,走到她和薛北杰面前,将薛北杰推开。

  “离这个女人远些,她会害死你的。”

  听雪倾城这话,再结合着她眼下的伤情,嘴角的那抹血渍犹为醒目,凌凤大概可以确定被打下楼的是雪倾城。

  ()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书客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