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红鸾聘 > 第123章 无异于天上掉馅饼

第123章 无异于天上掉馅饼

  “你先前忘了我,那也只是个意外,记忆是可以随时创造的,你现在开始对我有好感了,那就从现在开始记得我吧。”

  凌凤舒心一笑,心中释然。

  “真正的凤儿究竟在哪儿?”

  薛北杰又问出了所有人都问过的问题,偏偏又是她最解释不清楚的问题。

  “在你眼前。”

  她就是凌凤,凌凤就是她!

  “有一天我走了,或许她就能回来,你不必执念太深,我会走的,走之前,我必然先救你。”

  “如果你有一天能恢复记忆,你心里的所有疑问都会迎刃而解,只要你还愿意相信你记忆中发生的所有事情……”

  “我就算现在再从头到尾向你解释一遍,你也会越听越迷糊,不如顺其自然。我很高兴,你如今对我所知不多,已经觉得我不是坏人了。”

  凌凤眉眼带笑,心里更是乐开了花,好似她这两年经历的所有磨难带来的疲惫感全都一扫而空。

  “学了幻形术之后,活不过三十岁,我如今已经有办法让你和正常人一样长命百岁,若是你愿意信我,那么,明天傍晚,到阳城的悦来酒楼找我。”

  他们只不过说了几句话,雪倾城就匆匆往这边走来了。凌凤不想再应付,趁早溜之大吉,匆匆交待了薛北杰一席话之后就准备离开。

  “原来他说的是真的。”

  薛北杰沉默了几秒,突然开口说道。

  当年,他带雪倾城离开墨府时,就听墨凌沣说过,他忘了最不该忘的人。

  此刻,联系着墨凌沣当时所说的话,薛北杰心里豁然开朗。

  “明天傍晚到阳城的悦来酒楼找我,不要对任何人泄露我的身份,我可不想走到哪儿都被别人当怪物看待。你若信我能救你,你就来,不信的话,错失良机,我也爱莫能助,决定权在你,我会在那儿等你的。”

  雪倾城已经走近,凌凤戴上纱笠,转瞬消失不见。

  薛北杰还有许多话没来得及问,她就这么匆匆走了,原来是因为雪倾城来了。

  “怎么?当真是做贼心虚,我一来她就逃之夭夭了。她不可能是凌凰。”

  雪倾城走到薛北杰身边,十分相信自己的判断。

  “她确实不是,她是那个消失了两年,而且一直在冒充凤儿的人。”

  薛北杰说出这番话之前,心中闪过一个念头,他竟然很想和凌凤一样欺骗雪倾城。

  只要他告诉雪倾城,刚才那个女子确实是凌凰,那么,雪倾城必然会相信他。

  但是,仅仅是一个念头罢了,很快就被他泯灭了。

  雪倾城与他相伴多年,对他多番照顾,用情至深,他实在不忍心昧着良心欺骗她。

  “那你还让她走了?!”

  “我为什么要把她留下来?”薛北杰不明所以的反问道。

  “她的血能解百毒,所有人都在找她,这会儿她自己送上门来了,你竟然让她走了!”

  雪倾城对薛北杰失望至极,可是,她也深知凌凤会幻形术,她也关不住她,但是这会儿根本控制不住心里的不甘,于是对薛北杰指责道。

  “倾城,我让不让她走,都毫无区别,你关不住她,也抓不了她。”

  薛北杰心中已然有了些眉目,为何那个冒充凌凤的人会学幻形术,是不是为了躲避众人的抓捕,无奈之下才学了此术?

  虽说学了之后就变成了短命鬼,但是不学的话,被别人抓住了,她可就活命的机会都没有了。

  这么相比起来,她毅然决然的学了幻形术,简直就是明智之举,上上之策。

  他心里像是照进了一束光,渐渐驱散了心里的迷雾,也不知道自己的所思所想是否正确,只觉得自己已经渐渐安心了。

  如此一来,那姑娘也是个可怜之人,与他同病相怜。

  她既然声称有办法救他,让他能和寻常人一样长命百岁,那么,她或许已经免受其罪了。

  那姑娘实在太让人匪夷所思,所有不寻常的设想,联系在她身上,都无法被否定。

  “对不起,北杰,你说的我都明白,我刚才没有控制住情绪,对你发脾气了。”

  “倾城,不必抱歉,我明白的,你自然满心希望我能好好的,她说她能让我长命百岁,我是该信,还是不该信呢?不如信吧,即使信她,我也没有什么损失。”

  薛北杰丢失了一部分记忆,方才那个女子毕竟冒充凌凤在先,消失了两年之后又以这样的方式出现,还声称要助他。

  这对薛北杰来说,等同于天上掉馅饼,偏偏只砸在了他的头上。

  这饼到底有没有毒?他可不会自己一个人独吞。

  只不过因为她的只言片语,对她有了一些好感罢了。依照雪倾城这两年对他的描述,薛北杰只认定了那女子绝非善类。

  “哼!她一出现就来找你,还用这种荒谬的话诱导你,想让你离开临溪谷,离开我身边,她可真是对你念念不忘。”

  雪倾城怒气难消,偏偏凌凤来去自如,眼下即使她知道她已经出现了,但却面临了更大的难题――她出现了,却让任何人都抓不到她。

  不过,重伤之余,是无法施展幻形术的,若是她有机会抓到凌凤,就不会让她有逃走的机会。

  雪倾城心中想着,脸上不禁浮出一抹得逞的笑意。

  “你能想到的,她又怎会想不到?”

  薛北杰十分了解她,仅仅看雪倾城如今这副表情,他不必多问,也知道她心里在想什么。

  “就算她有了防备又如何?总有一个地方,是让她没有防备的。”

  “如果我所料不差,她一定会去找墨凌沣,在墨凌沣面前,她毫无防备。”

  雪倾城心中已经料定了会是如此,她当即派人前往凌府,将这一消息告诉凌君泽,让凌君泽有所准备。

  整个阳城中都遍布着凌君泽的眼线,只要那个冒牌货踏入阳城,守株待兔未尝不可。

  雪倾城这样做,薛北杰并没有阻拦,他终究是失去了记忆,辨不明自己应该站在哪一边。

  索性他并没有将凌凤约他到悦来酒楼相见之事告诉雪倾城。

  雪倾城已经准备好了守株待兔,即使有一丝机会,也绝不会放过,薛北杰恰恰相反。

  虽然他对那个女子并不十分了解,但是,他有信心,她既然会幻形术,那么,任何人都抓不住她。

  只不过当下他不想泼雪倾城一盆冷水罢了。

  ()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书客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