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红鸾聘 > 第120章 他怕了两年

第120章 他怕了两年

  “哎,你这人把我当空气啊?”

  墨凌沣回房睡觉去了,慕容清荷看着他关上门,微微叹气,小声嘀咕道。

  房间里一片漆黑,伸手不见五指,墨凌沣没有点燃烛火,坐在地上,背靠着房门,内心无助且彷徨。

  “我到底该上哪儿找你?你还在吗?这是你的梦,若是你离开了,梦中的一切都会消失,那么如今至少还可以说明你并未离开,对吗?”

  他心里一遍又一遍问着自己,却始终都得不到答案。

  两年前的那个夜里,她决定离开,他看着她的背影,期待着她会回头看他一眼,但是她却走得毫不留恋。

  他派了几个暗卫尾随而去,保护她的安全,但是,一连几天,暗卫们都没有回来,甚至没有传回一点儿消息。

  他心里的不安感越来越强烈,马上动身去找她。

  暗卫们没有留下一点儿记号,道路四通八达,他不知道她走了哪条路,于是派人沿着每条路打听,追寻千里,万里,仍旧没有得到一丁点儿有用的消息。

  沿途的每片山林都留下了他的足迹,林中不乏豺狼虎豹,凶煞至极,步入林中,他的心紧绷得厉害。

  豺狼虎豹自然吓不到他,但他依旧怕……

  怕的是在林中寻到她那具被啃咬得残缺不全的尸体。

  怕的是看到森森白骨――或许是她的。

  怕的是连白骨和残尸都看不到。

  如今已经过了两年,他也怕了两年。

  有时,他不禁在想,两年前,当他对她说,他早已有了心仪之人时,她表面上送上祝福,可能心里已经非常恨他。

  因为当时她说过他很渣。

  所以,她才会走得毫无留恋。

  有时,他又在想,或许当夜尾随而去的暗卫们都被她收买了,几人隐藏行踪,故意躲着他。

  但是这种可能微乎其微。

  暗卫们都甘心誓死效忠于他,其衷心程度毋庸置疑,不可能被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小丫头收买了。

  暗卫们都知道她不是寻常人,血能解百毒,墨凌沣正是因为顾及这个原因,所以才派了信任的心腹随行保护她。

  至少他坚信,他们不会为了利益杀了她。

  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人心隔肚皮,这世上不乏利欲熏心之辈,但是,墨凌沣相信暗卫们绝不会那样做。

  这两年,他想过许多种可能,也许是凌君泽找到了她,将她杀了,或是不动声色的将她藏起来,这也有可能。

  想得越多,越觉得自己一无是处。

  事实究竟如何,没有人能给出一个准确的答案,他只能靠着自己心里的琢磨,带着心中无数种猜疑,熬过了这两年的日日夜夜。

  就像他刚才对慕容清荷所说的那般,他是想忘了她,可是却发现,自己根本就舍不得忘。

  只要心还在,心里曾经记得的人,又怎会忘得掉?

  他从未如此想念过一个人,想念的时间越来越长,思念也与日俱增,无以复加,像是让自己坠入了无底深渊,即使有人愿意拉一把,自己也不愿离开,堕落得可怕。

  他怕了两年,怕听到她的死讯,又怕连她的死讯也听不到。

  事实证明,她真的渐渐消失在江湖的舆论中,从风口浪尖,到渐渐平静,似乎也在向他宣告着,已经没有多少人在意她是否真的存在过。

  但是在他心里,她一直存在。

  这两年,他和慕容清荷辗转于诸多王府之中,为七王爷暗杀了许多眼中钉。

  他杀人的时候,比从前更加冷漠。他像是一具行尸走肉,恨不得暗杀别人的同时,将自己也杀了。

  可是,他推卸不掉身上的责任,他必须活着。

  每每想到她说过的每一句话,心中念及她时,他才能感受到自己的心还活着,不然,早以为被诛了心。

  慕容清荷根本无法从他口中打探到一点儿关于凌凤的过往,在任何情况下,他都不会告诉她。

  即使已经时过境迁,即使她已经销声匿迹,生不见人死不见尸,甚至没有一点儿传说,他都会守护好他心里的秘密,将她牢牢放在心上。

  不管是一年,两年,十年,或是到生命的最后一刻。

  慕容清荷毕竟是七王爷的侄女,对她,他的防备心比对任何人都重。

  即使她没有表现出一点儿敌意,但是,他总怕有防不胜防的时候。

  “也许从你出现的那一刻起,我就该怀疑你了,可是我太糊涂,糊涂得把你弄丢了,再也找不到了。”

  黑暗中,他低语着,脑海中浮现出他们在酒楼初见时的情景,心中泛着浓浓的苦涩。

  这两年,凌君泽没有再找他麻烦,薛北杰和雪倾城两人住在临溪谷中,至今没有出谷。

  或许薛北杰如今也觉得临溪谷才是他的安身之处,至少雪倾城是真心对他的。

  相比外界,临溪谷确实清净,没有厮杀,没有仇怨,没有尔虞我诈,没有说不清辨不明的是是非非。

  “似乎这世上只剩下我还在漫无目的的找你,却怎么也找不到你。”

  “你说过你要积攒生命力,让薛北杰能够长命百岁的,若是你说过的话还作数,若是你还活着,若是你还知道这世上……有人在念着你,你就快点出现好不好?”

  墨凌沣哽咽着,眼眶中溢满了泪,垂眸间,两行泪控制不住的滴落下来。

  泪是咸的。

  他恨透了内心的不安,无措,恐慌。

  这种感觉居然来源于一个女子,一个早已销声匿迹的女子。

  可是他无法抗拒这种感觉,这像是一颗苦果,早在她出现在他生命中的那一刻,已经渐渐萌芽,如今硕果累累,只剩下他独自品尝苦果的滋味。

  若是她还活着,或许早就将他淡忘了,甚至不屑打听关于他的一点儿消息吧?

  如果真是如此,那么,他心里还挺欣慰,至少说明了她妒恨他和慕容清荷在一起。

  “喂,你睡了没?”

  慕容清荷在外面敲着门,一边问道。

  屋内一片漆黑,好半天,她没有听到回答。

  “这人今天怎么那么奇怪?”

  慕容清荷嘀咕着,越想越觉得不对劲,她实在弄不清楚墨凌沣心里在想些什么,索性不猜了,反正也猜不到。

  “你还好吧?我去睡了哦,你可别胡思乱想,又不是你没去找过她,而是你找不到她,或许她还活着,只是已经不在乎你了呢?”

  慕容清荷心直口快,说完了才后知后觉,自己似乎是在火上浇油,也许墨凌沣听了这话心里会更不是滋味。

  “额……我也去睡了……”她心虚的说了一句,随即快步离开。

  ()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书客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