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红鸾聘 > 第114章 这个秘密无价

第114章 这个秘密无价

  “北杰,你怎么这样说?你我之间,还用计较恩情吗?”

  雪倾城感觉薛北杰话里有话,不仅在责怪她,而且还像是有意疏离她。

  她原以为南楚会带她走,也做好了与南楚浪迹天涯的准备,可惜,南楚弃她于不顾,而她终究狠不下心对南楚下手。

  真是可笑至极,她自己都觉得自己荒谬,自己竟会有如此优柔寡断的时候。

  如今,南楚和凌凤一样,音讯全无,他存心要躲着她,又有墨凌沣庇护着,连她也找不到南楚。

  放眼当下,只有墨凌沣最有可能清楚凌凤的下落,只要盯紧墨凌沣,就不愁找不到那个冒牌货,但是,据凌君泽和雪倾城的了解,似乎连墨凌沣也不知道凌凤在哪儿。

  江湖中谁不想抓到凌凤?虽然她是个冒牌货,但是她的血能解百毒,实在是个活宝。

  各种势力紧盯着墨凌沣的一举一动,见缝插针,盼着能从他身上顺藤摸瓜,找到凌凤,将其抓获。

  不过,墨凌沣行事尤为谨慎,他将凌凤看得非常重要,即使知晓她的下落,又怎会让旁人轻易得知?

  墨凌沣比任何人都清楚,有多少人对他虎视眈眈,他绝不会让别人有可乘之机。

  “我告诉你一个我早就知道的秘密,这个秘密无价。”

  什么秘密?

  雪倾城的注意力瞬间被吸引住了。

  “那个南楚并非真正的南楚,他和凌凤玩一样的把戏,只不过凌凤骗了凌君泽一时,而南楚,骗了你很多年。”

  薛北杰慢条斯理的说道。

  雪倾城不禁咋舌,如同遭受晴天霹雳,眼中写满惊恐!

  凌凤是个冒牌货,尚且找不出一点儿纰漏,连她的亲生父母也未从外表上察觉到异常,南楚亦如是。

  倘若南楚真如薛北杰所说,也是别人冒充的,那么,又会是谁冒充的呢?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难道多年前与她在谷外邂逅时,南楚就已经是他人冒充的了?

  或是那日在谷口不惜蒙骗她,说要与她比翼双飞,实则是为了让她释放凌凤的权宜之计。

  她知道那是算计,却宁愿被算计,只希望南楚会兑现承诺。

  但是,她没有等到南楚,却等来了这么一个答案!

  她多么希望是第二种可能,如果是后者,那么,至少说明了当年在谷中久住了大半年,偷学了她的制毒炼丹之法,甚至让她情不自禁倾心相付的人,就是南楚本人。

  若那人最开始就是他人冒名顶替的,那么,她多年的朝思暮想,日夜期盼,又该找谁来偿还?

  从最开始,不过是场笑话。

  怎奈何……她竟然一无所知,倾情了许多年。

  一开始,她知道自己是一厢情愿,南楚心中并没有她,甚至不爱搭理她,她仍期待着能够感动他。

  但如今,在残酷的事实面前,她才如醍醐灌顶般恍然大悟,她不只是一厢情愿,而且被戏耍了许多年,还和个傻子别无二般。

  可怜,可笑,可叹!

  “你……说清楚。”

  雪倾城抓住薛北杰的胳膊,因为极度愤怒而声音颤抖。

  薛北杰不可能凭空污蔑南楚,若他没有真凭实据,那么,雪倾城势必不会放过他。

  她心里怒火中烧,又布满重重疑问,薛北杰又是什么时候知道这个事实的?

  “墨凌沣的师傅是幽镜谷谷主,这一点,你应该知道吧?”

  雪倾城嗯了一声,示意他往下说。

  “他是谷主最得意的弟子,易容术使得出神入化,当年,他扮作南楚的模样,利用了你,就是为了到此处寻找能救墨浩天的丹药。”

  “你这谷中花花草草都可制成毒药,毒丹更是多达上万种,墨凌沣和凌君泽怎样结下的仇,以你和凌君泽的关系,想必我不用多说,你也最为清楚。”

  “墨凌沣尝试了很多种方法,想救醒墨浩天,这其中就包括前来临溪谷寻找以毒攻毒的方法。”

  薛北杰滔滔不绝的讲述着,雪倾城心中五味杂陈,如今才恍然大悟,这一切不过是墨凌沣玩的把戏!

  她早已知晓墨凌沣会易容术,但是,却从未料到墨凌沣会算计到她头上!

  这一刻,她只想将墨凌沣挫骨扬灰,方能泄心头之恨!

  “你是什么时候知道的?你为何要瞒着我?你又瞒了我多久?看着我被耍得团团转,你心里快意极了是吧?”

  雪倾城心中暗恨着,她以为她和薛北杰相知多年,早已到了无话不谈的地步,怎知薛北杰对她仍有所隐瞒。

  “你能瞒我,我怎不能瞒你?我有义务要告诉你吗?我乐意瞒着你了,又怎样?”

  薛北杰看着雪倾城急红了眼的模样,不以为意的对她连连发问道。

  若是换作别人,雪倾城早就将他大卸八块了,但是,眼下对她说出这番话的是薛北杰!那就另当别论。

  她心中火冒三丈,一直忍耐着。

  “北杰,我知道,我上次要和南楚走,伤透了你的心,可是,我是受人蒙蔽的,你最清楚不过了,我哪儿知道那是墨凌沣……”

  “我知道从我决定和你一刀两断的那一刻起,你就已经恨我入骨了,你能原谅我吗?”

  “我不恨你,因为我不爱你。”

  薛北杰云淡风轻的一句话,却像是无数根细针,深深扎在雪倾城心头。

  她心中明了,薛北杰本是风花雪月之人,不可能对她付出多少真心,但总以为在他心里,她多多少少都有些份量。

  即使那份量再轻,也总好过没有。

  “你对我也有所隐瞒,我从来都不知道原来你和凌君泽早就混在一起了,呵!”

  薛北杰冷笑一声,一脸淡漠。

  “你滚!你滚!不然我马上杀了你!”

  雪倾城愤怒至极,对他怒吼道。

  薛北杰也不是吓大的,早已做好了心理准备,知晓她会有这样的反应。

  “你是不是准备用你的毒丹和毒虫来对付我?或是你准备和我动手?我不打女人,动真格的,你也不是我的对手。”

  “多行不义必自毙,死在你毒娘子手中的人还少吗?这或许就是报应,让你得不到任何人的真心。”

  “你滚!不然我真的会杀了你!”雪倾城嘶吼道。

  “再补充一句,免得你自己琢磨不透,你本是个精明之人,只不过被爱情冲昏了头,才失去了判断力,导致你从未怀疑过南楚的真假。”

  “那日在谷外,为了救凌凤,明言要带你浪迹天涯的人,就是真正的南楚,不过,他早已听命于墨凌沣,墨凌沣授意于他,他才上演了那出戏罢了。”

  ()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书客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