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红鸾聘 > 第106章 烧死她!

第106章 烧死她!

  紧接着,她在众目睽睽之下,对一名暗卫下了毒。

  暗卫自是效命于她,干脆利落的吃下毒药,当即毒性发作,倒地抽搐,不一会儿就口吐毒血,昏死过去。

  雪倾城轻笑一声,见多了此景,心中更不会起丝毫波澜。

  随即招呼着身边的侍俾给中毒的暗卫灌下两口血水,庭院中大多数人都擦亮了眼睛,生怕错过了什么。

  “如果待会儿场面无法控制,你就先带她走。”

  墨凌沣对薛北杰说道。

  薛北杰耸了耸肩,一副不以为意的模样,摊手道:“我刚救了你,还没恢复元气,我怎么带她走?”

  “竭力一试,算我求你了。”

  墨凌沣压低了声音,近乎恳求的说道。

  薛北杰微微一愣,装作无可奈何的模样,微微叹道:“好吧,我尽力。”

  即使墨凌沣不开口,薛北杰也早就打算好了要带凌凤离开,只不过在墨凌沣面前,他多多少少要几分面子,就等着墨凌沣开口央求。

  眼下墨府里里外外都被包围,一场血战在所难免!

  雪倾城和凌君泽又是冲着凌凤而来,凌凤插翅难飞,无所遁形。

  到时候场面混乱,墨凌沣也担心是否能及时护她周全,幸而薛北杰懂幻形术,也曾用此术带凌凤离开过,墨凌沣心里还有最后一份筹码。

  如果他确实没有办法保护她,那就让薛北杰来保护她。

  “活了!活了!”

  “他竟然……真的活过来了!”

  “真是太匪夷所思了,要不是亲眼所见,谁会相信世上真有此等奇事!”

  院中,大家纷纷围观着,眼见着那名中毒的暗卫喝下血水之后,原本微弱得近乎消失的脉搏,又强有力的跳动起来。

  “这下你们相信我所言非虚了吧?哼,要怎么处置凌凤,不必我动手,你们也知道该怎么做了。”

  雪倾城撩了撩耳边的碎发,悠闲的说着。她本意欲如此,引起墨府中人内讧,她坐收渔翁之利。

  “不用,你们太看得起自己了,都被我拖累成这副模样,还没长记性吗?我不用你们救,是生是死,我就这么一条命罢了,我赚来了许多日子,遇到过你们,我知足了。”

  凌凤苦笑着对墨凌沣以及薛北杰低语道,随后挣开了墨凌沣的手,朝雪倾城走去。

  雪倾城当众证实了她的血能解剧毒,无非是为了让众人对她心生敌意而已。

  “想要得到我的血,就保护我安全离开这里,不然我马上死在这里,你以后永远得不到你想要的。”

  凌凤不知何时,手中多了一把匕首,顺着自己脖颈间轻轻一划,血珠立刻渗了出来。

  “别别别!”雪倾城惊讶不已,真是个奇奇怪怪的女人,把自己的命都不当一回事。

  偏偏凌凤所说的话一针见血,直击她的内心,她确实想把凌凤带走,每日取她身上的血来研究新奇的丹药。

  想想那过程,雪倾城心中早已激动不已,她从来都没有试过,也从没有见过像凌凤这么另类的人。

  她到底与常人有何不同?

  就算不制丹药,有了她的血,即使中毒又有何惧?

  “不行,你不能带走她,这个女人太奇怪,就算你要带她走,也得问问我们手中的剑!”

  “我看就烧死她!她的血太奇怪,太另类,八成是个妖物!根本留不得!”

  不等雪倾城和凌君泽出手,凌凤身边的一名侠士快速抢过她手中的匕首,抬手欲往她背后重重一击,将人带走烧死。

  那人刚扬起手,墨凌沣既闪身过来,单手扣住那名侠士的手腕,力量之大,根本就不像是个刚受了重伤的人。

  “我让你动她了吗?谁敢动她,以后就离开墨府,我墨凌沣与诸位形同陌路!”

  大家闻言,纷纷一愣,紧接着心头为之一震。

  多年来,他们为墨凌沣出生入死的同时,身后的一家老小全靠着墨凌沣照料,金钱往来更是频繁,多少人仰仗着他过日子。

  他们多少次铤而走险,把家人的安危都交托在墨凌沣手上,换句话说,家人更成了他们留在墨凌沣手上的人质。

  当年,他们追随墨凌沣时,都曾发誓过要誓死尽忠,没想到眼下墨凌沣为了一个女子,竟然威胁他们?

  可是,偏偏没有一个人敢反驳。

  墨凌沣杀人不眨眼,说过的话就一定会做到,这一点,众人追随他多年,已毋庸置疑。

  若是他们今日真的将凌凤烧死,墨凌沣必定会以命抵命,牵连甚广,没有人愿意那一幕真的发生。

  “言尽于此,诸位今日也该明白了墨某的意思,大家走吧,墨某有了软肋,已不配让诸位生死追随,大家都去过安生的日子,至于墨某自己的私事,墨某自有定夺。”

  “凌君泽,他们都是追随于我,受我差遣,你我之间的恩怨,今日应当有个了结,他们不是你的对手,你又何必动了杀心?”

  凌君泽闻言,心中对墨凌沣颇为赞赏。墨凌沣的确很了解他。

  就算他今日放这群人安全离开,也不怕放虎归山,卷土重来。

  在他眼中,这群人不是虎,蚍蜉撼树,不过尔尔,不足为惧,连动手都显得有些多余。

  “在我没改变主意之前,他们可以走。”

  “但……你不行。”

  凌君泽的目光落在程风身上,马上话锋一转,变了态度。

  “我走了,谁来取你狗命。”

  程风微微蹙眉,心中对凌君泽的恨意只增不减。

  凌君泽压制着心头的怒火,沉默下来。

  “你们走。”墨凌沣冷声对身旁的众人说道。

  “不!我们不走!”

  “当年我们发过血誓,一生一世追随您,今日怎能将你弃置不顾?!”

  “迂腐。”墨凌沣冷声说了两个字。

  “呵,你们要死在一起,那黄泉路上也不会寂寞!只不过她,我必须带走。”

  雪倾城指了指凌凤,势在必得的说道。

  “那要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了。”

  墨凌沣心中杀气腾腾,心绪不稳,由于之前受过内伤,此时一口血腥涌出喉,顺着嘴角流了下来。

  他不管不顾,将凌凤推到薛北杰身边,咻的一声,抽出身旁侍从的佩剑。

  “走!”

  凌凤最后只看到墨凌沣拔剑的一幕,紧接着院中的众人厮杀在一起,瞬间,薛北杰带着她瞬间消失不见。

  ()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书客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