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红鸾聘 > 第94章 有恃无恐

第94章 有恃无恐

  墨凌沣近日可能已经回到阳城了,不过,薛北杰知他即使烦事缠身,也会竭尽全力寻找凌凤的下落,但是如今两人坠崖,又岂是那么容易就能找到的?

  凌凤没有回答。

  “你不如求我,求我带你离开,幻形术是门挺邪门的功夫,十年方能练成,我要带你一人离开,还是可以的。”

  她被凌君泽毒打的那日,他也是这样带她离开的,只不过他从来没有告诉她,要带另一人一起离开,更让幻形术造就的后患如毒入骨髓,更甚一层,每施展一次,活命的时间都会减少,更加速了他的死亡。

  “带我一起离开,那样很伤身体吧?”

  凌凤又不傻,薛北杰自己会幻形术,自己可以来去自如,但是她不会,而且不懂武艺,薛北杰要带她这么一个大活人一起离开,和神仙变法儿似的,必定伤身体,弄不好还会加速他的死亡。

  “你想多了。”薛北杰否定道。

  他心中满是惊讶,凌凤竟然一针见血的猜到了!

  “你摔得不轻,就算没什么大事儿,还是要好好休养,我等你带人来救我就行。”

  凌凤不管他说的是真的还是假的,总之,只要此举有一点儿可能会令他少活几日,她都不忍心让他冒险,近日来,她越来越了解他了,薛北杰是个至情至性之人,许多时候都是打碎了牙往肚里咽,言不由衷。

  “我走了就走了,可不会管你。”薛北杰抱着手,冷声说道。

  要是她在这儿多待一刻,必然会多害怕一刻,他实在不忍心留她一人在此。

  “几日前,你的确是最想杀我的人,但是现在,你比我自己都珍惜我的命,不会放任我不管的,因为你信了我的经历,所以更加盼望着原主能够回到你身边,不然你那日在马车里不会做出那番保证。”

  凌凤不以为意,薛北杰如今所说的话,几句真,几句假,她已经能分辨出来了。

  “我说过的话,也可以不算数的。”

  “可是我信你说过的话,因为我信你这个人。”

  薛北杰心中屡次被她所暖,从小到大,没有几人对他说过信任他之类的话,但是她却屡次震撼着他的心,而且说得头头是道,让他几乎找不出反驳的话语。

  “你心里还是希望我去通知墨凌沣,让墨凌沣来救你,是吗?”

  因为这个原因,所以才不希望和他一起离开?

  凌凤微微摇头。

  “那日我们遭到刺杀,眼下即使回到阳城,也不见得凌府就是个安全之所,对于我这种外人而言,似乎躲在这种地方还能感觉到安全一些。”

  “这些日子我已经攒了些生命力,一时半会死不了,你好好休息一下,想走的时候就走吧。”

  凌凤吃饱了,躺在地上,闭目养神着。

  “我要是不走呢?我俩就在这儿多待几日也好。”

  凌凤说得很有道理,凌府也不见得是个安全之处,如今有马肉可以吃,虽然会变味,但将就着吃两天,在此处避避风头也好。

  墨凌沣得知他和凌凤一起遇袭后失踪,一定会竭尽全力的寻找他们,而他所住的地方,墨凌沣也是知晓的,即使回到府中,墨凌沣也会很快找到他们。

  即使知道凌凤和墨凌沣在一起,必定安全无虞,但眼下,薛北杰不愿离开此处,心里萌生了一个十分迫切的念头。

  他想待在这里,守着她,不见任何外人,就这样静静的听着她说话,不再理会其他是是非非。

  况且,眼下他的确周身疼痛,满身疲惫,哪儿也不想去,在这儿将就将就休息一下也好。

  他又割下几块马肉,随即将马尸推下悬崖,以免过几日马尸腐烂,臭气熏天。

  凌凤听着他的响动,心中了然,他的确有意在此处避避风头,这也不是坏事,与她所想的不谋而合。

  “你的府邸就是在深山老林里,可见在这种地方的生活经验比我丰富得多,即使没有这匹死马,你一身武艺,自然也找得到其他东西裹腹。”

  “你倒是心思缜密,我小瞧你了。”

  薛北杰脑中还有些疼,他也躺在地上,闭眼休息着。

  “你就是仗着如今我会保护你,再加上墨凌沣会千方百计的寻你,你就有恃无恐了。”

  “嗯,不可以吗?”

  “当然可以。”

  薛北杰嘴角微微扬起一抹好看的弧度,心里暖暖的。

  “你昏迷了好久,还是好好休息一会儿,别说话了。”

  两人都闭着眼睛,但谁也睡不着,时而沉默,时而相问。

  “我并不希望你让墨凌沣来救我,他对我多担心一分,于我而言,并不是什么好事,我终究要离开这场梦,为了成全你,为了真正的凌凤能回到你身边,我也该早点儿离开。”

  “所以你已经决定了割舍你和墨凌沣之间的感情?仅仅是为了我?”

  薛北杰心中再次被震撼了,他从没有想到她对感情会如此拿得起放得下,反观自己,相比之下,是不是太优柔寡断了?

  “我做不到割舍,但我自己能解决自己的处境,就不一定非要他一直牵肠挂肚着,他知道我有一天会离开,更知道我的生命力若是得不到延续,那就没命了,他知道这些,还义无反顾的对我倾心相许,本就是不易之事,我有朝一日梦醒之时,离开了这场梦,对他而言,更是残忍。”

  “我在我的世界,还有许多割舍不下的事情,我必须回去,停留在这儿,伤害了你的心,也耽误了他,更像是玩弄了别人的感情,但是,我却深陷其中,自知当断不断反受其乱,但我还是挺自私的,无法割舍,任由他对我偏爱着。”

  薛北杰久久没有说话,凌凤倒是没有放在心上,他可能累了,睡着了吧,或许也不想听她说这番话,但这是她自己的心里话,一直没对谁说过,就当自己自言自语,说出来心里也痛快一些。

  四周只听得到水滴声,嘀嗒,嘀嗒,犹如秒针转动,她也渐渐感觉到疲惫,有了困意。

  “真正自私的人,从来都不会意识到自己的自私之处,你是个好姑娘。”

  她耳边听到薛北杰的声音,但已分不清楚是在梦中听闻到,还是薛北杰并没有睡,真的对她说了这么一句话。

  ()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书客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