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红鸾聘 > 第76章 是福是祸?

第76章 是福是祸?

  “咕噜噜……”

  这时,凌凤的肚子又发出了尴尬的响声。

  她睁眼。

  “这车里有什么好吃的?烤鸡吗?”

  实在是饿得慌,她刚才就闻到马车里有一阵香味,但问及慕容磷的下落,就将饱腹之事抛诸于脑后。

  “……”

  南楚有些懊悔,准备将食物丢出去,没想到凌凤一下子坐了起来,把他手中的食物抢了过去。

  “……”

  这哪儿像是受伤的模样?

  不过任谁饿极了都会这样吧?

  “我不客气了,你还想扔了,你吃饱了,就给我吃几口,总比扔了强,不如扔我肚里吧。”

  凌凤眉开眼笑的打开皱巴巴的包裹,果然是只香喷喷的烤鸡。

  “你还要不要?”

  她对南楚问道。

  “不要。”

  南楚丝毫不犹疑!

  敢要吗?

  吃了会送命的。

  索性他用的毒药是有解药的,解药在墨凌沣手上,他正是想到这一条退路,才心生了试探她的想法。

  但是自己不够果决,有些犹豫罢了,做贼心虚,做坏人,也是心虚的。

  就算墨凌沣怪罪起来,他也认了。

  若是凌凤吃了,真中了毒,墨凌沣及时给她解药,就不会让她送命。

  这毒也是出于临溪谷,当年,墨凌沣假扮成他的模样,在谷中偷学而来的,解药很少,所以他没有。

  更何况,换作从前,南楚也没有想过要对谁下毒。

  “好吃吗?”

  南楚心虚的问道。

  凌凤大口大口的吃着烤鸡,一手油腻,狼吞虎咽,身为凌府大小姐,这样的吃相的确很令人咋舌,但她管不了那么多。

  都要饿死了,还管什么吃相?

  “挺好吃的。”

  她一边吃着,一边对南楚答道。

  “那就好,不过慢点儿吃,我不和你抢,当心噎着。”

  南楚心中十分忐忑,一面观察着凌凤,一面好心提醒道。

  他觉得自己好矛盾,不管是对雪倾城,还是凌凤,总感觉自己似乎是个坏人,不安好心。

  但他铭心自问,害人之心,他的确不曾有过。

  只不过按耐不住自己的好奇心,更想帮墨凌沣分忧,试探试探凌凤罢了。

  “嗯嗯。”

  凌凤自顾自的吃着,不过一会儿,就将一整只烤鸡吃完了。

  化险为夷之后还能饱餐一顿,真是太幸福了,呜呜呜……

  系统,我是最倒霉的女主吗?

  她心中想着。

  腹中已饱,她又睡了下去。

  实在是累了,好好睡一觉比什么都强。

  回府之后又会遭遇什么?

  她说不清楚,只觉得心里的不安之感越来越强烈,甚至让她疲乏之下毫无睡意。

  一只羊,两只羊,三只羊……

  她竟然开始数羊!

  这种催眠方法,她从未用过,但是此时不休息一会儿,不养足精神,怎样面对以后的突发状况?

  现在,凌府那边还不知道是什么情况呢。

  “……”

  南楚不禁唏嘘,自己今日真是大开眼界,女子的心真是这么大吗?

  不仅是雪倾城,连凌凤也让她几度感到无语。

  索性她不知道自己吃的食物中已经被下了毒,才会睡得安安分分的吧?

  但是,经历了种种变故,身为一个弱女子,竟然没有表现出哭哭啼啼的模样,实在令人惊奇。

  南楚夜只能认为凌凤心里十分坚强。

  虽然她没有哭哭啼啼,但南楚还是对她心生怜惜。

  不过是陌生人的怜惜罢了,无其他深意。

  “哎……”

  他轻轻叹了一口气,自己心里总觉得过意不去。

  凌凤睡得很熟,根本就没有中毒的迹象。

  他得及时将这个消息告知墨凌沣。

  但是细想之下,不禁觉得自己非常矛盾,既怜惜她,又对她心生了恶意,所以才会有这番试探。

  “我会在临溪谷中等你,等着你将凌凤送回府中之后回来找我,带我远走天涯,我们一起过闲云野鹤,自由自在的生活,我不会将你困住,若是你不回来,我……我也不会怪你,能探知到你的踪迹,我已经很开心了。”

  南楚脑海里又浮现出一个时辰前,在临溪谷外,雪倾城对他千叮咛万嘱咐的模样。

  好一个痴心的女子。

  让南楚都已经入戏,几乎沉沦了。

  差点儿就信以为真!

  可惜,南楚心知肚明,雪倾城要等的不过是别人罢了,并非是他。

  “我的这番权宜之计,是否会导致我永远都逃不出你的手心了?”

  南楚心中想着。

  马车在林间小道上飞驰,快马加鞭之下,大约再过半天,就能到达凌府。

  南楚也只打算将凌凤送到府门口,将她交给府中的仆人,见她有了照应之后,就抽身而去。

  凌府也是个是非之地,他并不想卷进去。

  但是凌君泽会让他安然离开吗?

  南楚心中未雨绸缪,有了诸多猜想,更有了心理防备。

  “你又是个怎样的女子?让少主如此难以抉择?又令薛北杰判若两人?”

  南楚看着凌凤沉睡着的模样,心中想着。

  他实在弄不清楚她身上的谜团。

  据他所知,凌凤虽然没有什么本领,但是比雪倾城更难以琢磨。

  要查雪倾城,至少还能有些江湖消息,顺藤摸瓜,不算是难事。

  但是凌凤呢?

  他百思不得其解。

  南楚终于身临其境的感受到了墨凌沣心里的无奈和错愕,眼下,他身为一个外人都如此难以判断她的好坏。

  更何况是与凌凤走着婚约的人呢?

  墨凌沣与凌凤之间尚有婚约,这时众所周知之事。

  这个女人身上都是谜团,墨凌沣又怎能与她厮守一生?

  暂不论能否厮守一生,且论真情实意。

  南楚想得头晕脑胀。

  墨凌沣自有他的无奈之处,所以才会让人觉得他身上有诸多谜团,似乎并不以真心待人。

  但是凌凤也一样。

  两个相互隐瞒的人,将来谈婚论嫁,是福是祸?

  是福不是祸,是祸也躲不过。

  南楚无奈的摇头,只觉得自己想多了,这是墨凌沣和凌凤之间的事,他身为外人,皇上不急太监急。

  但……还是不免为墨凌沣担心。

  墨凌沣平时太忙,男女之事,谈婚论嫁,早有安排。

  似乎墨凌沣并不在乎自己要娶的是怎样的女子。

  不过一场姻缘罢了。

  “哎!”

  南楚重重的叹了一口气,摇了摇头。

  此次前去凌府,对他而言,是福是祸?

  他眉头进群,心里竟没有一刻觉得平静过。

  ()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书客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