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红鸾聘 > 第65章 下下之策

第65章 下下之策

  “有……毒……烟,是雪……倾城,你……”

  凌凤刚想去找人,就听到慕容磷含糊不清的说着,她凑近了听,听清之后,瞬间自危起来。

  慕容磷迷迷糊糊的说着,还没说完就已经彻底不省人事,凌凤顺势倒了下去。

  方才慕容磷提及雪倾城,又称此处有毒烟,她刚才快步走向他时,确实看到了一缕轻烟,但消散得很快,连慕容磷都遂不及防倒地了。

  原来他不是被她气倒的……

  哇,这个节骨眼了还有心思琢磨这事儿!

  她是百毒不侵之体,自然不会中毒,但雪倾城一定就在附近。

  凌凤不得不这样做,在雪倾城面前,她就算能飞天遁地,也逃不掉。雪倾城是制毒高手,武功高强,也不知带了多少人前来。

  敌暗我明,她若不装作中毒,被雪倾城得知她百毒不侵,那么,她这一身血必将被雪倾城抽尽。

  她的血能抗百毒,对中毒者来说,比任何灵丹妙药都有效。

  本就是为了活命而来,怎能让雪倾城得知这个秘密?

  退一步来说,就算她有天大的本事逃之夭夭,也会带着慕容磷一起走,但是,她只不过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质女流罢了。

  这是唯一的办法,也是最无奈的办法,她倒下的瞬间,顺势将发髻上最小的一枚珠花扔在地上。

  此刻孤立无援,但她知道,阳城中有凌府的眼线,就算这会儿没人发现,但她留下一点儿线索,总能寻得一线生机,心头还有一丝丝渺小而卑微的期待。

  就算此处还有其他人,也都会中毒倒地。

  今夜她若是在此处遭遇不测,既难逃一死。

  她没有及时回府,就算凌君泽不会担忧她,凌凰也会竭尽全力满城打探她的消息。

  身为凌府嫡女,凌凤佩戴的珠花自然价值不菲,天亮之后被谁捡了去,或许凌凰会发现呢?

  她自知这样做如同杯水车薪,希望渺茫,甚至愚昧,但比什么都不做好一些,至少心里还有些卑微而渺小的期待。

  世事难料,前一刻,她还想着如何活命,顷刻之间,就已经不得不沦为俎上之鱼,任人宰割。

  逃不掉,跑不了,顺水推舟装模作样,行此下下之策,实在迫于无奈。

  她没有上上策可选,只能选择下下策。

  她不知雪倾城是从何处来的,只听着脚步声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像是一把利刃渐渐逼近,想要直戳她的心脏。即使心中恐惧万分,她也不能动,甚至不能颤抖!不然就漏了馅。

  扑通!扑通!听着心跳渐渐加快的声音,她紧张得手心也冒出了冷汗,甚至要刻意控制自己的呼吸,不能急促,不能表现出一点儿惶恐。

  似是有一股无形的杀气将她笼罩,蔓延在她周边的每一个角落里,令她后背发凉。

  就算待会儿真被捅了一刀子,她也必须丝毫不动!

  心都快悬到了嗓子眼,但必须装晕。

  危急关头,她脑海中竟然浮现出墨凌沣一身白衣,淡然自若的模样。

  他似是能将自己的心绪全部隐藏,不出一点儿纰漏,即使天塌下来,也毫不在意似的。这会儿,她真想学学他那副模样。

  若是在酒楼中再多待一会儿,也许也不会出这档子事儿。

  但世上没有后悔药,任何事情都无法预料,只能认栽了。

  雪倾城早已对她颇有成见,她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

  又栽在雪倾城手里了!

  “慕容磷,任你武功卓绝又怎样,碰上我,照样神不知鬼不觉的不费吹灰之力就拿下你,你连出手的机会都没有!”

  凌凤耳边传来雪倾城不屑的声音。

  “把他们带回去,我倒要看看北杰看到这女人和慕容磷厮混在一起,还会把她放在心尖上吗?哼,这个愚昧至极的女人,到底何德何能,能让北杰倾心相付?衷情多年,做出了那等连命都不要了的傻事!”

  雪倾城心中没有一刻忘却过,薛北杰为了凌凤而学了幻形术,命中注定英年早逝,看着倒在地上的一男一女,她心中就如万蚁噬心般难受,紧接着又是一阵快意!

  她自有安排,眼下杀了他俩,简直太便宜他们,凌府大小姐以及慕容磷两人加起来,利用之处颇多。

  “是!”

  凌凤也不知道雪倾城带了多少个女婢前来,只感觉自己被抬走了,像是被扔进一辆马车里,紧接着,慕容磷也被扔了进来。

  马车似乎很大,雪倾城随即也坐到了她身旁,伴随着马儿的嘶鸣声,一路颠簸起来。

  凌凤满心惶恐,从此处赶往临溪谷,也要一夜时间,只希望她现在装晕,不要被雪倾城发现她午夜假死之事!

  虽然假死的时间短暂,但到了那会儿,她根本就一无所知,上次也是这么不小心被发现的,只不过薛北杰本就衷情于原主,相比之下,比这个毒娘子好应付多了。

  只可惜雪倾城并不知道如今薛北杰对凌凤已经全然改变了态度,又怎会因她而再乱了心神?

  凌凤心里不禁想到了上次在临溪谷中时,薛北杰处处护她,无时无刻不为她担心的模样。

  她深知薛北杰心仪原主,而不是她这个外来人,但心里还是感触颇深,动容不已。

  雪倾城虽然善于用毒,但对薛北杰痴心一片,所以才会吃她的醋。

  不对,是吃原主的醋,因爱生恨罢了。

  本就是个多情之人,世态无常,她被卷进了这场三角恋里无尽纠缠,偏偏无法解释。解释了就是自寻死路,更会被人以为是信口开河。

  慕容磷已经中了毒烟,若是入了临溪谷,更如羊入虎口。

  今日若不是她让慕容磷随她一起去醉春楼,慕容磷也不会被牵累。

  她从前曾一度以为薛北杰是她命中的扫把星,但经历了许多事后,当她对薛北杰改变了印象,认为他是她的福星之后,薛北杰却在一夜之间真的变成了她命中的扫把星。

  怪谁?

  怪墨凌沣?

  怪她自己?

  她此刻扪心自问,却谁也怪不起来。

  眼下,她只觉得自己的生命力是以秒计算的。

  在雪倾城身旁装晕,又即将有一柱香的时间会呈现出假死状态!

  她满心焦虑,不敢再继续想下去,更不能动弹分毫。

  她这会儿才恍然大悟,原来自己根本就没有一个可信之人。

  想着想着,她渐渐失去了知觉……

  “谷主,事情已经办妥了。”

  “好,我就不信他不来,我就在谷中等着他乖乖回到我身边。”

  凌凤浑身麻木,待恢复了意识,假死时间已过,她耳边又听到了雪倾城和一名婢女的对话。

  雪倾城要请君入瓮?

  她心里不禁自嘲,薛北杰不会来的。

  凌凤永远忘不了薛北杰对她的试探,在河边时,他的眼神陌生得可怕,她自知是试探,也逼不得已的往薛北杰设下的陷阱里跳。

  那一刻起,她就输了,输得彻彻底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