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红鸾聘 > 第61章 巧遇?

第61章 巧遇?

  一路上,凌凤心里都忐忑不安,不知对方身份,万一出了什么突发状况,一定会拖累了慕容磷。

  她自知自己实在是怂,又不敢自己一个人前来赴会,慕容磷答应了一起来,她就谢天谢地了,但还是担心拖累了他。

  本想告知慕容磷,若是遇到突发状况,就先走为妙,不必顾及她,但这话若是说出口,弄不好慕容磷会认为她在质疑他的为人。

  他也不是会将同伴弃之不顾之人。

  她深知每次单独出行,都没有暗卫暗中随行保护,如今薛北杰对她的态度与往日截然不同,若是薛北杰突然出现可怎么办?

  万一动起手来,慕容磷虽然武艺卓绝,但绝不是薛北杰的对手,必然处于下风。

  但细想之下,又察觉薛北杰若是想杀她,早就动手了。

  凌凤也不知道他心中是怎样想的,猜想着薛北杰或许是顾念着与原主往日的情分,所以不忍心下手吧。

  她深知他痴情至此,或许有一天,薛北杰就算真的对她动手了,她也无法狠心责怪他。

  一切皆因缘起,因爱生恨,可惜她无法向他解释,他爱的人不是她,该恨的也不是她。

  此等情种,就算危及她的性命,她也恨不起来,只觉得他是个命运多牟的情痴罢了。

  这或许就是作为女性的心软之处吧。

  解释起缘由,无人会信,更没有谁会真的为她着想,又何必说?

  这就是所谓的冥冥之中自有天意吗?

  一切的凶险不过是未雨绸缪的设想罢了,既然来了,她也无颜说出此番自乱阵脚的言语。

  自从搅进这场是是非非当中的那一刻起,她自知自己根本就无法全身而退。

  何时才能攒够生命力,趁早梦醒?

  她怕自己眷恋得太多,到时舍不得走,但却无法停止眷恋。

  至少如今,那位白衣少年是她心底深深的眷恋,令她避不掉,忘不了。

  昨夜,她做了一场梦。

  梦中,她一袭红衣,与他在墨府中拜了堂。

  他用八抬大轿将她娶进墨府,鞭炮鼓乐齐鸣,芸芸宾客的祝福声不绝于耳。

  可是,她梦醒了。

  梦醒之后,才发现又是一场虚幻的泡影。

  不过是她痴人说梦罢了,他如今即使被揭穿身份,仍然义无反顾的自称林夕,他究竟有多少秘密?

  她对他了解得微乎其微,也知道美梦成真的那一刻,或许遥遥无期。

  只要活着就是幸事,奢求太多,亦会产生太多眷恋。

  墨凌沣坐在席间,桌上摆满了各式各样的山珍海味,他本想让店小二收走,既然多来了一人,无法达到心中的目地,自己也一走了之算了,改日再想法子试探。

  但方才眼见着凌凤对慕容磷如此信任,他不禁又想知道,她究竟对慕容磷有多信任!

  此前,他阴差阳错的得知她的真实姓名时,也只不过由此猜想,大概是因为她名为慕容姗,而慕容磷亦同姓,所以她对慕容磷一见如故罢了。

  可是,此刻他心中竟然有些按耐不住的杀意。

  凌凤与慕容磷进了酒楼,环视四周,酒楼中除了掌柜以及几位跑堂的在打扫之外,并无其他客人。

  难不成约她之人放她鸽子?或是这本就是一场闹剧?

  成年人了不开这种玩笑好吗?

  “二位客官,小的家中有急事,本店今日打烊了,您二位……”

  凌凤正想开口问问掌柜,这店里有没有贵客,话到嘴边,掌柜既一脸堆笑,毕恭毕敬的解释着。

  “急事?您尽管如处理您的急事,店门一关,有事好商量,这店我包下了。”

  慕容磷眉眼带笑,拿出一张银票,掌柜的看了,两眼放光,不敢再有二话。

  “楼上可有贵客?”慕容磷问道。

  “还……还有一位……”

  掌柜的小心翼翼的把银票收好,唯恐这位年轻公子听闻楼上客,眼下又不做他们生意,下一刻就会将银票收回去。

  “嗯,您不是有急事吗?”慕容磷似笑非笑的问道。

  “对,小的有急事……”

  凌凤强忍不住笑意,钱这玩意儿真是好使,掌柜的自是见钱眼开之人,慕容磷三言两语就令他招架不住。

  “让你破费了,改日还你。”凌凤悄声说道。

  “无妨。”

  慕容磷眉眼带笑,两人双双上楼。

  慕容磷眼观六路耳听八方,四周并没有埋伏,他迫切的想知道楼上究竟是何许人也,脚下的步子也加快了许多。

  二人走到楼上,只见林夕正自顾自的品着佳酿,好一副闲情逸致的模样。

  “林公子,是你约我?”

  “凌姑娘?慕容公子?你们怎会到此?”

  “别装模作样了,这家酒楼就你一个客人,既然叫我到此,究竟有何用意?”

  联想到刚才酒楼老板所说之言,凌凤就不信不是他约她来的。

  如今装作巧遇的模样,真是漏洞百出。

  “凌姑娘这是什么话?怎会一而再再而三的误解林某?在下今日在这儿吃饭,有什么唐突之处吗?”

  他轻轻放下酒杯,一脸疑惑的看向二人。

  “明人不说暗话,真不是你?”慕容磷皱了皱眉,问道。

  他心中思虑,林夕有可能是在装蒜,但也有可能只是巧合,或许林夕真的只是恰巧在这儿吃饭罢了,或许留下字条的人,暗中见了他与凌凤一同前来,已经走了。

  他有些懊悔刚才没有向掌柜问清楚,不过,若是第二种可能,对方如此神秘,或许已然对掌柜的有所嘱托,他就算追问,也问不出个所以然来。

  这会儿,掌柜的可能早就躲起来了。

  “在下甚是不解,林公子究竟因何误解了在下?或是您二人应约前来,误以为在下就是那人?”

  “嗯。”

  凌凤点了点头。

  不知怎么回事,即使她心中已然笃定了他就是邀约之人,但是,此人每次都能三言两语就打消了她心中所有的猜疑,而且说得头头是道,让人无法反驳。

  她此刻竟然心生疑虑,或许真的不是他呢?

  或许真的是巧遇?

  她向慕容磷投去一个求助般的目光。

  “有我在,你可心安。”

  慕容磷微笑示意道。

  墨凌沣听力极好,况且慕容磷并没有放低声音,像是有意无意的说给他听的。

  他装作没有听到,若无其事的就此解释一番。

  “在下早早嘱咐店家备下酒席,想慰劳一下自己终日奔波之苦,只可以来得有些晚,并没有见到其他客人。”

  “相请不如偶遇,今日林某既然有缘巧遇两位朋友,若是不嫌弃,不如凌姑娘与慕容公子一起坐下喝一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