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红鸾聘 > 第58章 再三否认

第58章 再三否认

  “你早就来了,是来看我笑话的吧?见到我这副模样,你满意了?那可以走了吧!”

  凌凤自知自己根本没有什么理由责怪他,但她的满腔愤恨已无处发泄,憋在心里很不好受。

  “系统提示您,您刚才救了上官依依,生命力已延长十天。”

  凌凤耳边听到系统机械般的提示声,这在她的意料之中,此时听到系统报备,心里并不惊讶。

  这一路走来,她觉得自己似乎越来越偏离了自己的本意,一开始想着一死了之,大概就可以回到二十一世纪了。

  而后又想着,好死不如赖活着,生命何其可贵,自己如今在这场梦中活着的每一天都是赚回来的,应该倍加珍惜才对。

  但是她从未想过这条路会如此荆棘丛生,她本没有做好准备应对所有突发事件。

  自己想象中衣食无忧,享尽荣华的富二代生活,现实中与她想象的相背而驰。

  “在下实在不知凌大小姐言中之意。”

  墨凌沣与她一起坐在石阶上,气定神闲的说道。

  “不知道?墨凌沣,你要装到什么时候?!”

  凌凤一时没忍住,话已出口,她瞬间就后悔了,若是他再不承认,一走了之,那以后她还能见到他吗?

  见不到就见不到呗,谁稀罕谁?

  一直以来,都是她太稀罕他而已,而他完全不将她当一回事,除了欺骗,就是怀疑。

  墨凌沣心中微微一惊,紧接着感到无比欣慰。

  原来……她早就开始怀疑他的身份了,怪不得此刻会大动肝火,沉不住气。

  想想以后的处境,他还是不打算承认,只要自己不承认,旁人就对他无可奈何。

  “想必凌姑娘总是对墨少主牵肠挂肚,就以为随便一人都是他吧。”

  他微微一笑,似是而非的继续答道:“墨凌沣确实很神秘,姑娘若是不接受林某这层江湖游客的身份,可以随意给林某安一个身份,除了墨凌沣以外,随意一人都行。”

  凌凤心里头乱糟糟的,无暇顾及他究竟是不承认,或是真的并非墨凌沣本人。

  还是不要纠结于此了,这人口齿伶俐,三言两语就能将她心头的怀疑都打消。

  “不管你究竟是谁,于我而言,都无关紧要,我只不过不想总被人戏耍罢了。”

  凌凤不想再多待在此处一刻,站起身来就要走。

  “凌姑娘留步。”

  身后之人随即站起身,叫住了她。

  他并没有命令她,凌凤大可以不必听他的,走了便是,但如今却如脚下生根般,真的定住了脚。

  此人不简单,听他多说几句倒也无妨。

  “有话快说,我只负责听,但不一定听得进去。”凌凤斩钉截铁的说道。

  一阵微风吹来,她十分煞风景的打了几个喷嚏。

  “凌姑娘还是这副模样好看。”墨凌沣走到她面前,认真的说道。

  方才一入水,凌凤脸上的妆容都褪去了大半,她本就觉得自己素颜比较好看,但是身处在这个架空的时代,世人皆以精致妆容为美,她是凌府大小姐,不可能整天素面朝天。

  “若在下没记错的话,在下与姑娘相识的第一天,姑娘也是站在此处跃跃欲试,想跳河寻死来着。”

  凌凤脑海中回忆起那一日,她本想跳入河中,验证一下是否旧景重现,就能找回原主从前的记忆,弄清楚原主的前尘过往,有利于她以后行事。

  但是那日他如同今日般飞身而来,以为她要跳河寻死,于是出言阻拦。

  记忆中的那一幕,与今日之事确实有许多相似之处。

  只不过她心中的感受却大相径庭。

  当日他令她芳心萌动,知晓他是误解了她的意思,只觉得他心里善良。

  不过寥寥数日,到了今日,只觉得他再次以同样的方式出现在此处,却令她心中五味杂陈,犹豫深陷迷雾,辨不清来处,找不到出处。

  这就是物是人非的感觉吗?

  如果此时向他解释她那日并非是想寻死,只不过是想跳入河中,试试能否找到原来的记忆,那不就间接承认了她大病一场之后,一夜之间莫名其妙的就识得水性了吗?

  方才她对上官依依所说的话都还经不起推敲,此刻再容不得出任何纰漏。

  再说,那日她也只不过是参照电视剧里的狗血情节,死马当活马医,姑且一试罢了,并没有抱多大希望。

  即使他知晓缘由,也会觉得荒诞可笑吧!

  更没必要向一个身份不明之人坦白实情。

  “对,那日凌凤确实懦弱了些,幸好有林公子阻拦,不然,可能小命不保了,说到此处,林夕,你一开始就以本姑娘的夫君自居,还说要保护我?”

  凌凤心中一阵快意,眼底尽是幸灾乐祸的笑意。

  “你如今不承认自己是墨凌沣,倒真是装得实实在在的,不承认就不承认吧,自己的身份都不敢承认,以后我嫁你何用?”

  “姑娘莫不是忘了,在下只不过是占了姑娘便宜,才应允要保护你的,但是,似乎在下从来就没尽职过,姑娘受了凉又糊涂了吗?怎又将在下与墨凌沣相提并论呢?”

  四目相对,凌凤看得出他是吃了秤砣铁了心的不承认了,好,再耗下去也是浪费时间,坏了心情。

  “废话连篇,本姑娘说过了,你承不承认与我而言,也没多大关系,或许你有苦衷呢?我不为难你,你也别缠着我不放,别再利用你对我的怀疑,蛊惑人心。”

  “咱们本就萍水相逢,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就这样,再也不见吧。”

  或许有苦衷?

  墨凌沣心中一暖,没想到他再三不承认,她也并没有言辞犀利的责怪他,而是想到他是有苦衷的。

  “凌姑娘,在下只想提醒你一句,天外有天,人外有人,你若强大,明里暗里的乌合之众便如同蚍蜉撼树,不过尔尔,根本迫害不了你,凌府里里外外的是是非非,于整个江湖而言,不过微尘,你若在凌府中都生存不了,以后在江湖中又如何……”

  “得得得,本姑娘也不是三岁小孩子,这些大道理我都懂,只不过你看我这模样,不过是找不到靠山,自己又没能耐罢了,我是凌府大小姐,可是与凌凰却有着不同待遇。”

  凌凤有些不耐烦的打断了他的话,这些道理她确实心知肚明,如今从旁人口中说出来,她只觉得是取笑之辞,十分不入耳。

  着重道出自己确实是凌府大小姐,不过是站稳脚跟,让人无法再多一重怀疑罢了。

  “你若信我,我可以尽最大的能力,成为你的依靠,如果你能接受我若即若离,不能及时伴你身侧……”

  墨凌沣心中有些忐忑。

  “不能及时伴我身侧?成为我的依靠?好伟大!你若因顾及到自己会对我若即若离,所以才不承认你的真实身份,那我大可以原谅你,像你这种神秘人物,自然有不可告人的心事,是吧?”

  墨凌沣心中大惊,她不过是一介弱质女流,却一针见血的道出了他心中所有的担忧之处,她有看穿人心的本事吗?

  正因如此,他唯有不承认,才能为自己建起最后一层防备,更是为自己留一条退路。

  她实在太可怕,将他的心事看得透透彻彻,但他对她却枉若雾里看花,百般不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