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红鸾聘 > 第22章 梦中诉实情

第22章 梦中诉实情

  墨凌沣原以为程风带来了有关于凌君泽的线索,没想到字条上言简意赅的将近日凌凤和凌凰所做之事悉数交待。

  这还是程风第一次向墨凌沣传达有关于凌凤的消息,从前的凌凤,根本没有什么跟踪和报告的必要。

  凌君泽让他做准女婿,他便做好这个准女婿,伺机而动,看看这假好人可以伪装到什么时候,待他大功告成,总有凌君泽不见棺材不落泪的时候。

  只是半月前的那一次见面,让他对凌凤记忆犹新,本就想安排程风多盯着凌凤的一举一动,生怕那丫头什么时候又鬼迷心窍的去寻死,但是都被诸多事情耽误了。

  这些年做的事情,好好坏坏,各占一半,凌凤毕竟是凌君泽之女,如今的婚约也是父亲当初的期许,父亲未醒来,他自知,自己对凌君泽的怀疑,终是不能一槌定音,只是越来越深信不疑罢了。

  如今,与凌凤的关系越发紧张,尴尬,令他茫然,家仇在上,儿女情长纵然不能动摇了他报仇的心,却也让他不忍心伤害她。

  这也是他为何故弄玄虚,不告诉她真实身份的原因。

  “有时候,虚幻中的美好,也是值得惦念的。”

  墨凌沣说了一句,在看到凌凤醉酒的字眼时,他微微皱了皱眉头,一个飞身,消失在夜幕中。

  “哎!”

  墨小七叹了一口气,少主有多难,他比任何人都清楚,只是不能代替少主承受。

  *

  凌凤睡得迷迷糊糊,醉酒以后,觉得口干舌燥,头晕脑胀,似乎又梦见了白衣少年。

  “水……我要喝水。”

  她迷迷糊糊的唤着。

  墨凌沣来到她房中时,正瞧见这一幕,便倒了一杯水,将她扶起,小心翼翼的喂给她喝。

  房中洋溢着一阵淡淡的酒气,凌凤周身的酒气更是浓重。

  “你又来了,哈哈哈……”凌凤咕噜咕噜的喝了一大杯水,眯着眼睛,看到了白衣少年,房中的烛火未灭,有些刺眼,墨凌沣一拂袖,瞬间,烛火既灭。

  “为什么故意喝这么多?”

  “头晕……”

  “知道头晕就好,一个姑娘家,下次要喝那么多的话,必须有我在才行。”

  墨凌沣轻声说着,凌凤头疼得厉害,他轻轻拍着她的后背,一道真气隐隐渡了过去,缓解她的不适。

  “可惜你只在我梦里,每天每天都梦到你,真好……”凌凤靠在他肩头,迷迷糊糊的呢喃道。

  “是不是我没及时带你去找薛北杰,你生气了,才故意喝那么多?”

  薛北杰对她真的那么重要?

  房内一片漆黑,凌凤自然也没看到他脸上欣慰的笑容。

  原来,她还会每天都梦到他,幸好是他。

  “我找不到你,你又总是出现在我梦中,日有所思,夜有所梦,难道我真在想你?”

  “是吧?我是你的梦嘛。”

  “墨凌沣才是我的梦,只是此梦……非彼梦,梦中缘……知道不?”

  “不知道。”

  墨凌沣眼中都透着笑意,心里更是暖暖的。

  “为什么一心想要找薛北杰呢?你和他之间,究竟发生过什么,让你即便失忆了,忘却了其他人,却还将他牢牢记在心底?”

  墨凌沣借着此机会,想听听她酒后吐真言。他很欣慰,她总想着他,所以总梦到他。

  “每次的梦境里,你都问同样的问题,那姑奶奶就再回答你一次,反正也是不吐不快,没什么好顾忌的,姗姗很诚实吧?”

  她乐呵呵的笑了一声。

  姗姗?

  她是姗姗?不是凌凤?这又是凌君泽的诡计吗?墨凌沣心头一惊,依然不动声色。

  “当然诚实,姗姗最乖了。”

  “嗯!”她满意的点点头,诸如前几次的梦境中一样,絮絮叨叨的款款道来:“我真不认识薛北杰,我醒来之后,那晚正在房中沐浴,那个登徒子突然出现在你姑奶奶房中,你姑奶奶差点儿就被看光了,他说他叫薛北杰,我就一门心思的想要找他,找到他,把他狠狠揍一顿。”

  墨凌沣心头隐隐燃起一股怒火:“为何不早告诉我?我把他眼珠子挖出来,手脚跺下,扔去喂狗!”

  “我和你……很熟啊?告诉你?我谁也不认识呢,该信谁啊?只是在这梦中说说也就罢了,这事儿宣扬出去,你姑奶奶还要不要脸了。”

  凌凤迷迷糊糊的说道。

  墨凌沣细细想来,也知晓了她当时失忆了,对周围的人都很陌生,拐弯抹角的想找薛北杰,原来事出有因。

  只是,她既然不认识薛北杰,对着薛北杰的画像垂泪低语,像是深情相许,话中又是何意?

  “你不是从前的凌凤,对不对?”墨凌沣大胆问道。

  “脑袋瓜挺好使的,每次的梦境中,你也是这么聪明,我是慕容姗,只是阴差阳错的成了凌凤,若是我不做凌凤,我就会死的。”

  也可以这么说了,只是她迷迷糊糊的,现在想到什么便说什么,反正梦境中的话,除了她自己,没人知晓,也没人当真。

  难道真是凌君泽的诡计?连自己的亲生女儿也不放过?看来暗中害凌凤落水,又被他所救,只是凌君泽编排好的一场戏码而已。

  “凌凤落水后已经死了,我是慕容姗,她必须承受的姻缘,便落在我身上了。”

  凌凤糊里糊涂的说着。

  墨凌沣心头隐隐作痛,连自己的亲生女儿也杀,丧心病狂,如今还找了个人顶替,只是这绝对不是易容术,不然,他一眼就可以看穿,这位慕容姗,在凌府一定很艰难。

  “每次在梦里,我和你说这些,你都答应过我不要告诉别人的,这次也一样,不要告诉别人哦,不然,我活不了,我还想回我自己的家,我爹娘还在等我,我好想他们……”

  眼泪应声而落,她只能在梦里偷偷落泪。

  “我答应你,姗姗。”

  墨凌沣察觉她落泪了,心头越是不忍,她有多艰难?瞒着所有人,成为了凌君泽的一颗棋子?承受着一切?

  “我们竟是如此相同。你家里人都还好吧?”

  “要是我能活着,他们就会好好的吧?不然,他们再也看不到我了,又怎么会好好的?”

  凌凤心里更是难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