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红鸾聘 > 第12章 本姑娘心仪薛北杰

第12章 本姑娘心仪薛北杰

  如此深情款款,遂不及防!

  天啊,这是……被表白了!

  对方还是个神仙一样的尤物,即使他说话有些不中听,但是凌凤对他的印象分一点儿也没有减少,没想到穿越之后仅仅两天时间里,见到两个俊男,一个比一个耀眼,更重要的是,自己心仪的这位,竟然……竟然在向她表白啊!

  看来她真是魅力无限啊,再加上十六岁的年幼模样,看上去有些呆萌,才刚刚见面的男子就向她表白了!而且是以自己的性命作为赌注,实在不可轻视。

  凌凤顿时觉得天旋地转,心都飘到对方那儿去了,傻傻的看着他,不禁痴痴的笑着。

  “姑娘?”墨凌沣见她这副神游的模样,抬手在她眼前晃了晃,凌凤立刻回过神来。

  等等等等,这算哪门子的表白?连姓甚名谁都不愿意相告,而且既然知道她早已许配给了人家,又何故弄得她芳心大乱?

  空口白牙的话语,谁不会说?刚才她竟然沦陷了,失策,失策啊。

  “开玩笑也要有个度!”

  “姑娘认为,在下会用自己来开玩笑?”

  “我信你个鬼。”凌凤脸上的痴笑消失不见,叉着腰怒视着他。

  “好,那就是你默认选择第二种方式了,在下已经将随从支开了,眼下,姑娘所说的话只有你我二人听得见,你与薛北杰之间到底是何关系?”

  男子垂眸,似是不经意的瞥了一眼地上的宝剑,脸上没有半分表情,好似在质问。

  看来他真是故意打趣她的,料定了她不会伤他,更伤不到他,所以提前将随从支走了,就是要让她顺其自然的选择第二种方式。

  想到这里,凌凤心里更恼火了,真是被耍得团团转,刚才他告白式的言语说的那么撩拨心弦,让她快要沦陷,这会儿真是打脸。

  果然,男人的话信不得!

  他真要听她和薛北杰之间的八卦,她还不知道怎么说呢,问天问地问自己,毫无答案。

  “姑娘慢慢讲,故事再长,在下有的是时间听。”

  墨凌沣好整以暇的坐在一旁,单手杵着下巴,一副饶有兴致的模样,已经准备好了要听长篇大论。

  刚才她没有伤害他,撇开她心里的诸多顾虑不谈,更要紧的是,自己本就是来这场梦境里积攒生命力的,又怎么能做出伤害他人性命的事儿?岂不是让自己功亏一篑,置身于刀山火海边缘?

  “我……不知该从何说起,说了你也不懂,我和薛北杰之间根本就毫无瓜葛。”

  凌凤言辞恳切,墨凌沣只是淡淡一笑。

  毫无瓜葛?还是不愿意说是吗?越是隐瞒,其中的关联越不简单。墨凌沣根本不相信,转念一想,也对,他现在对她来说,本就是个陌生人,她怎么可能将此事全盘托出?

  一开始他本就不抱多大的希望,只是略微一试罢了,这会儿,心里越是想知道事实。

  凌凤看着他,心里越发有种越描越黑的心虚感,只盼着这位少主不要将这件事情放在心上,对他来说,她也只不过是个毫不相干的人罢了。

  她只见白衣少年沉默了几秒,站起来,挨近了她些,她步步后退,一个不小心,惊慌失措的向后跌去。

  墨凌沣下意识的伸手想要抱住她,她稍微闪避,避开了他的手,宁愿跌在地上,也不让他占了半分便宜。先前已经吃过薛北杰的一次亏了,这次绝对不能再犯。

  自己早已许配给了人家,一而再而三的让人抓住小辫子,又占了便宜,这算什么事儿?

  很好,还知道和陌生男子保持距离,见她跌倒在地,墨凌沣向她伸出手,想拉她起来,凌凤干脆利落的起身。

  “挺倔的小丫头。”墨凌沣心里不禁对她有了几分好感。

  “还不是因为你!本小姐岂能让你占了便宜。”凌凤气嘟嘟的怼了一句。

  二十五岁的心,十六岁的身,配上这副气嘟嘟的表情,再加上早已经被泪水弄花了的妆容,竟然颇有几分可爱之处,墨凌沣收回手,脸上的笑容不禁扩大。

  这人笑起来真好看,可惜他是在笑我这副狼狈的模样啊!

  “每个人都是有隐私的,你这人,还和本姑娘杠上了是吧,干嘛非得逮住我不放?你我素不相识,你就别把本姑娘的事儿放在心上,不就得了,拜拜!”

  凌凤朝他挥了挥手,大步离开。

  “姑娘若是走出这家酒楼,我保证,两个时辰之内,全城的人都会知道,你与薛北杰纠缠不清。”

  闻言,凌凤止住脚步,天啊,这世上还有没有王法啦!可惜她不能报官,报官了,就趁了他的意,将此事公开,很快就会让她跳进黄河也洗不清。

  “你到底想怎样!”难道今天就走不掉了吗?

  “我暗恋薛北杰啊,公子你是刚从深山老林里出来吗?薛北杰几乎是所有女子的心仪对象,本姑娘心里喜欢他,不行吗?”

  凌凤就着刚才画师提供给她的线索,胡诌了几句。

  就这么简单?

  “姑娘这样尤为不妥,若是墨公子知晓了你心仪他人……”

  “呵!本姑娘自打没出娘胎的时候,就注定了要嫁给他,他长得是圆是扁都不知道,本姑娘如今失忆了,也不见他来关心关心,这样的官人,说不定见不得人呢!”

  凌凤越说越起劲儿,折返回来,心里越发不甘,还是现代人好啊,指腹为婚神马的,都是空谈。

  “我不能选择自己的命运,但是,本姑娘的心,本姑娘自己做主,薛北杰有什么不好?本姑娘就喜欢他了,碍你什么事儿了?”

  她说得自己都差点儿相信自个儿心仪薛北杰了。

  “那是别的姑娘眼光太低,才会心仪薛北杰,他也不怎么样。”

  凌凤只见白衣少年微微摇了摇头,淡漠的说了一句。

  她本想反驳几句,但眼前这位少年的确是有资本说这样的话的,单单是这副惊为天人的相貌,亦正亦邪,清冷的气质,就甩了薛北杰百八十条街。

  这样的人物,必定文韬武略,德才兼备,凌凤这会儿恍然大悟,他莫不是真像她所说的那样,从某个深山老林里刚入世,不然,若是叱咤风云的人物,哪儿还有薛北杰如今的地位,所有的女子都会逮住他不放的。

  她再一次痴痴的望着他,仿佛他自带光环,让她挪不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