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红鸾聘 > 第10章 蠢得好有道理

第10章 蠢得好有道理

  “把手放下,看着我。”

  凌凤听见对方轻描淡写的说了一句,实则是在命令她,声音那么好听,人又长成这样,她不知怎地,就鬼使神差的把手放下了,只是低着头,不再看他。

  一对上眼儿了,视线就移不开了,不听他的话,倒像是自己做贼心虚,真怕了他似的。

  她可不会承认自己是因为怕犯花痴太丢脸,所以才不看他的。

  凌凤心中提醒着自己,自己是已经许配给了墨凌沣的,不能再犯花痴了,高中的时候,她也曾对邻班的男生表白过,但对方以学业为重,婉拒了她,那时,她也未曾像如今一样,心如鹿撞,即使不看他,可是脑海中依然满是他的身影。

  “我不想再说第二遍。”

  墨凌沣见她垂眸,不愿直视她,便加重了语气。

  就算她已经不记得他了,呵,也对,他平时都带着面具,连同救她的那日也是,所以这丫头从始至终也不知道他长什么模样,此刻语气重了一些,怕是会吓坏小姑娘,可是这位凌大小姐,说出口的话,根本没有半点儿端庄淑女的风范。

  他对她并不了解,但是,由于早早知晓了她以后会成为他的夫人,就在百忙之时多关注了她一些,那天,见她被恶人推下水,他便及时救下了她,将她送回府上,凌府传来消息,说是她已经失忆了,他这会儿闲下来,便来看看她,却看见她对着薛北杰的画像如此这番言语,愣是让他觉得心里堵得慌。

  看来,她失忆得不够彻底,除了薛北杰,其他人都忘得干干净净,更包括他。

  虽然长大之后,凌凤从未见过他的真面目,但是小时候,他俩曾在一起玩闹过,如今连幼时的记忆都荡然无存了,偏偏还记得薛北杰。

  这几年,他想方设法寻找途径救治父亲,一面劫富济贫,惩奸除恶,这都是容易招来仇家的差事,于是,他便时常戴着各种面具,或是穿着夜行衣,黑布遮面,在夜里出没,凌府两位长辈与墨府关系匪浅,自然是见过他的真实面目的。

  只不过凌凤长大以后,一直深居简出,墨守陈规,墨凌沣对她的感觉,说不上好坏,在他看来,这桩婚事只不过是随着时间的推移,久而久之,水到渠成罢了。

  凌凤啊凌凤,他是你谁啊,你怎么这么听他的话,他让你把手放下,你就真的把手放下了啊?

  凌凤心中对自己怨声载道,怎么一个素不相识的男子都令她觉得自己如此窝囊?算起真实年龄,这位翩翩少年看上去也就二十出头,她是个二十五岁的女青年啊,就算和未来的相公墨凌沣相比起来,那也是姐弟恋,她可不能怂!

  想到此处,她又抬起手,挡住了眼睛,再则转过身去,背对着他,垂眸间,只看着他的衣角,就让她的心狂跳不止。

  “……”

  墨凌沣有些无语,凌凤这番模样,有些可爱,又有些蠢,他嘴角扬起一抹弧度,心中有一丝得意,不知晓他的身份,但她至少还知道与陌生男子保持距离,很好。

  “噗嗤……”墨小七再也忍不住,从屏风后面站了出来,他在暗处看了一场好戏,自家少主这样折腾自己失忆了的媳妇儿,真的好吗?就算现在不知晓,以后成了亲,那也是要真相大白的,难道就不给自己媳妇儿留点儿面子?

  不过这位准少夫人对着薛北杰的画像诉尽衷肠,难怪少主会捉弄她,只望少主不要捉弄得太过分了,不然以后吃苦的是自己。

  还有第三个人?!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吗?那她这只蝉儿怎么飞得掉?

  凌凤暮然回头,这才发现不知何时,白衣少年身后站着一个身披铠甲的英俊少年郎,英姿飒爽,手中握着一把宝剑,剑鞘上的图案精致无比,剑柄由纯金铸成,上面还镶着一颗铜钱大小的红宝石,这位少年虽然也是个人中翘楚,只不过,和身旁的白衣少年相比之下,枉若星月,只是衬托出了白衣少年的耀眼之处罢了。

  任何人和这位白衣少年郎相比起来,都不值一提。

  “怎么又多了一个人!你们合起伙来欺负我!”

  凌凤的第一直觉告诉她,第三人是白衣少年的随从,要不然怎能在暗中偷听。

  白衣少年一记眼刀扫过去,身后之人立刻止住笑容,一脸严肃,恭恭敬敬的认错道:“少主,属下错了。”

  果然,她所料不错。

  “真是近朱者赤,近墨者黑,主仆二人都是这番做派。”

  凌凤终于有底气怼了一句,墨小七低着头,生怕多看凌凤一眼,又会忍俊不禁,方才,他可是忍了好久,实在忍不住了。

  未来少夫人如今这副花猫似的模样,也只有自家少主能忍住不取笑未来的媳妇儿了。

  “那是凌大小姐自己蠢,没发现而已,在下何曾说过,这里没有第三人?”

  白衣男子挑了挑眉,对凌凤淡笑道。

  “你……”

  凌凤心中涌起一股怒火,抬手指着白衣男子,她是被自己气的,她向来自我认知良好,男子说的话虽然不中听,但却好有道理,就算方才他说的一样,他凭本事偷听,第三者自然也是凭本事偷听的,是她自己蠢,没有发现罢了。

  破系统啊破系统,你就不能帮帮我,不管是在薛北杰还是在这两个瘟神面前,姑奶奶的战斗值都为零,穿越剧本,还是别人家的主角光环强大啊,破系统,要是能卸载,姑奶奶已经把你卸载了八百次都绰绰有余了。

  凌凤恨不得找个地缝儿钻进去,别人说她蠢,但她真的觉得好有道理。

  毕竟事实胜于雄辩。

  “只会说这个字,更蠢。”男子又加了一句。

  完了完了,墨小七心里叫苦不迭,已经想到了待会儿少主回去会如何惩罚于他。平日里,几乎每次行动,他都和少主并肩作战,也养成了不苟言笑的态度。

  少主同少夫人谈话,他在暗处本不该出现,但是好不容易逃离了平时行事时严肃的气氛,稍微缓和了一些,便松懈了,没忍住笑出声来。

  这才主动站了出来,希望少主看在他勇于认错的良好态度上,不再计较,但是他这一出现,眼下对少主和少夫人的关系如同火上浇油,越发不可收拾。

  “好,我蠢,是我蠢来着……”

  凌凤重重的拍了一下脑门,恨不得把脸抹下来揣兜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