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造化图 > 第五十二章 欲哭无泪的田老师

第五十二章 欲哭无泪的田老师

  老师能够记住的学生,只有三种,学渣,学霸,以及最调皮、让人头疼的“学混子”!

  沈哲一人就占了两种。

  在老师那边,已是名人。

  没来之前,田老师就被其他老师认真交代,这个班不好带,有个学渣叫沈哲,一定要好好教训,本以为,这个所谓的倒数第一,肯定不学无术,啥都不会,怎么都没想到,是眼前这个驯服灵蛮兽的“学霸”,差距太大了吧……

  满脸尴尬,摆了摆手:“其他人下课!沈哲同学,跟我去一趟办公室!”

  沈哲站起身来。

  一个时辰的睡眠,尽管短了些,却也恢复了大半的体力,没那么疲倦了。

  他们一走,教室内立刻炸开,所有人都迷惑,到底发生什么,让田老师前倨后恭,齐刷刷将目光集中在了这位新来的同学身上。

  “九儿同学,刚才到底怎么回事?”凌雪茹来到跟前。

  “不知道!”萧雨柔摇头。

  一个人独处多了,不喜多管闲事,只喜安静。

  和凌雪茹的性格,截然相反。

  皱了皱眉,这位爱管闲事·班长,来到沈哲的位置上坐下,压低声音:“我觉得……你这位同桌,最近有些不对劲,你要小心,有啥事一定要跟我说!”

  短短四天时间,已经被三位老师叫到办公室了,这位沈哲,到底在搞什么?

  萧雨柔看过来,淡淡一笑:“你喜欢他?”

  “我、我……我怎么会喜欢他……”触电一般的跳了一下,凌雪茹连连摆手:“我只是、只是关心同学,因为……我是班长!”

  嘴角翘起,萧雨柔如鲜花开放:“你坐的凳子,他五十二秒前坐过,你碰的书,是他三分钟二十七秒垫着睡觉的,上面还有留下的口水……”

  “我……”

  急忙站起身来,凌雪茹脸色羞红,想要甩掉,却不知怎么办。

  不再多说,萧雨柔继续看书。

  虽然这些书籍,她六、七岁的时候,就学习过,而且深深记在脑海,但此刻在教室里看,依旧别有一番韵味。

  ……

  田老师是大办公室,有几位老师的座位,不过,似乎都去上课了,没有回来。

  沈哲刚进来,田老师就目光炯炯的看过来:“能不能将……月青狐给我看看?”

  “可以!”

  见对方都知道了,沈哲知道伪装已经毋庸,随手将月青狐从怀中提溜出来,扔在桌子上。

  啪嗒!

  后者被摔的晕头转向。

  紧接着……

  啪!

  一巴掌抽过去,月青狐打了个趔趄。

  “别睡了,老师要看你……”

  “……”

  田老师面皮一抖。

  驯兽不是需要让其感动吗?

  不是嘘寒问暖,各种讨好,无微不至的关心吗……

  扔出来,抽巴掌……

  这样也行?

  这狐狸,该特么不会是受虐狂吧!

  “吱吱!”

  彻底醒盹的月青狐,站起身来,一脸敌视的看向眼前的田老师。

  “它身上……怎么这么多伤?”

  不理会这些,仔细看了一眼,田老师拳头一紧,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样:“难道……是因为它受了伤,你将其救下,才获得感动,就此臣服?”

  救命之恩,当涌泉相报。

  尤其是灵蛮兽,更注重恩情,或许这位学生,就是获得了这样的机缘,才一举成功。

  “哦,是我打的……因为它装死……”沈哲回答。

  “……”

  脑子转不过来了,田老师无比心塞,小心翼翼的看过来:“那……你到底做了什么事,让它感动?”

  “就一直揍啊!揍着,揍着,就好了……”

  想了想,沈哲道。

  灵液的事,暂时不说了,只差了一道步骤,应该不算说谎。

  “……”田老师。

  又询问了一会,见这位也说不出什么,反正就是揍,一点驯兽的理论都没有……田老师觉得心好累,摆了摆手,让他回去继续上课,这才站起身来,来到办公室的另外一个门跟前,轻轻拉开。

  一个内室出现在眼前。

  里面放了个笼子,一头猴子模样的蛮兽,正趴在其中。

  蛮兽的前面,桃子、香蕉、肉……各种好吃,好玩的,摆了一大堆,甚至还有不少,花费巨大代价,弄来的药液。

  可惜,对方就是不领情,而是眼神冷漠的看过来,像是看着仇人。

  这只灵蛮猴,已经抓来三个多月了,各种好东西,将他工资,全部搭进去,还欠了外债,却一点效果没有!

  “不行……试试揍?”

  想起这个学渣,能成功驯服月青狐,咬了咬牙,田老师再忍不住。

  嘭嘭嘭嘭!

  一阵拳打脚踢。

  “吱吱吱!”

  见这位一直讨好它的人类,竟然敢揍它,灵蛮猴气的一声咆哮,一头撞在铁柱上。

  啪嗒!

  断绝呼吸。

  “卧槽,无情!”

  田老师眼泪流出来。

  不是说……揍,就能让它感动的吗?

  这什么情况?

  难不成猴子不行,非要狐狸才可以?

  ……

  重新回到教室,第二节课已经开始。

  萧雨柔好奇的看过来:“那头月青狐,真是你驯服的?”

  沈哲点头。

  这位同桌,刚才也看到了,同样没什么可隐瞒的。

  “月青狐,生活在荆棘山脉的阴郁林海,想要吸引出来,需要以玲珑珍珠鸡做为诱饵。从学院到这里,乘坐最快的马匹,走官道,需要最少一天一夜的时间。再加上引诱,抓捕,躲避其他蛮兽……没有两、三天的功夫,很难完成!”

  萧雨柔好奇看过来:“你身上的校服,带着草木的味道,和荆棘山脉特有的植物,气味相似。而且,身上泥土呈淡黄色,方圆一千里内,只有阴郁林海适合植物生长的泥矿土符合。上课的时候,十分疲倦,显然很长时间未睡……我刚才问了别人,前天还来上课。难不成……前天下午,加上昨天休沐,一天半,加两夜的功夫,就将这家伙抓了过来,并且驯服了?”

  眉毛一皱,沈哲转头,正式看向这位新来的同桌。

  根据他身上的气味,泥土的颜色,判断了这么多……

  从哪里来的?

  这眼力……似乎比班长,都要可怕的多。

  入眼处的女孩,身体柔弱,面容泛黄,看样子随时都会摔倒,但明亮的双眸,贯通心灵,给人一种无法隐瞒,无法遮掩的错觉。

  “我叫萧九儿……”见他看来,萧雨柔笑了笑,再次伸出手掌。

  上节课,就自我介绍过一次,但眼前这位,明显不在意,随口应付。

  “我叫沈哲……上学期成绩,倒数第一!”

  正视眼前这位新同桌,沈哲伸出手掌,握了一下。

  对方的手掌冰凉。

  “我不仅知道这些,还知道你一直要做好事!”萧雨柔点头。

  沈哲皱眉。

  “你之前那位同桌王庆,刚跟我说了佷多……”萧雨柔微微一笑。

  转头看去,就见这位老同桌,一脸得意的看过来,眉毛还抖了抖,做了个挑衅的表情。

  “……”

  懒得理会对方,沈哲不想多说,继续趴在桌上。

  “青狐之血,是一种十分稀缺的药材,对经脉温养,有极大好处,既然这头青狐被你驯服,我可否向你借上几滴血液?放心,会给与足够报酬……”

  同桌一脸认真地看过来。

  萧雨柔先天体弱,很多药物都不能用,能用的只有极少几种,月青狐的血液,正在其中。

  即便是皇室,想要找到,都不太容易。

  “报酬?”

  沈哲摇头:“报酬我不要,我只要金银碧烟草……你有吗?”

  萧雨柔一愣,随即点了点头:“有!”

  (周一求推荐票,很重要,很重要,很重要!重要的事情说三遍,有多重?比老涯都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