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游戏小说 > 我的荣耀有你 > 第四十九章:抱紧大神的腿(19)

第四十九章:抱紧大神的腿(19)

  李乐渝的唇动了动,却发不出半个声来,心底翻滚出的苦涩让她明白,及时止损对她与她都好,自己这么一个不幸的人,何必还要去连累到无辜的人。

  让他觉得她冷血也好,不近人情也好,她都不会后悔,“我不喜欢你,烦请你别在来打扰我了,请你放过我!”

  收回思绪的魏时言,视线从她的身上收了回来,侧头看向一旁的粟汐,柔和的笑着说:“姐姐帮我告诉李同学,我这个人没有不良嗜好,请她认真的考虑下我。”

  被他求助的粟汐慌了,就算他看上哪点都很不错,跟乐渝称得上郎才女貌。可是乐渝非常清楚的表示了,她不愿去接受他的喜欢,这让自己该怎么帮他??!

  李乐渝拉着粟汐的手,不再去看魏时言,侧身绕过他高大的身躯,脚步的步子格外的快,快得让她不能去想些什么。

  被拉到图书馆门口的粟汐,回头看了一眼魏时言,他维持着之前的姿态一动不动,没有追过来,大概是真的放弃了。

  在喜欢和尊严两个之中,他是选了后者吧…

  从她回来知道乐渝的事情后,心痛远远大过于震惊,乐渝以前经历过的那些事,是她永远无法感同身受的,唯一能做的事情,就是自己微不足道的陪伴了。

  李乐渝心烦意乱的走着路,默念她做得非常对,别去奢望不该有的,明明坚定了想法,但为什么,心里会觉得有点难过。

  这份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随着她走到宿舍门口时,听见里面苏倾歌的爆笑声,稍微缓解了些许。

  开锁推开门进去,林静满脸关切的向她走来,“两位姐姐,你们也太学习了吧,就不能学习下倾歌吗,满脑子都是游戏。”

  被提到的苏倾歌抬头,十分不认同这妮子说的话,心直口快道:“荣耀绝对不仅仅是个游戏,懂吗?傻老娘们!”

  “谁是傻老娘们,你给我说说!”被狠狠鄙视了一通的林静,稳住心里跌宕起伏的情绪,走过去对苏倾歌锁喉,作势就要抢走她手机。

  “我我我!是我傻!””被锁住命门的苏倾歌,费力的看着手机屏幕,急忙向对方服软求饶,“好姐姐啊,我在打比赛啊,你先放过我!”

  “算了,放过你了。”林静见好就收的松开她,清楚倾歌打游戏时的性子,她可不能玩的太过火。

  李乐渝看到吵吵闹闹的两人,心越发的柔软起来,更加坚定了之前的念头,现在已经很好了,很好……

  月光皎洁,繁星点点。

  一套豪华酒店房间里,破嗓子的声音此起彼伏。

  “别追,别追肉啊!过去打脆皮!”

  “救我啊,你跑什么啊!给小爷扛下伤害啊!”

  “周逸凡,你个猪脑子!走位打他!对,二技能,大招!”

  “漂亮,牛逼!”

  “Victory!”机械般女声响起,打出汗的姜子暄呼出一口气,问:“怎么还没来?不会弄出事了吧?张祺洲,你打个电话问问!”

  话音刚落,门外响起了“咚咚咚”声,还有男人骂骂咧咧的声音。

  “放开我,你们要干什么!”

  “#####尼玛####”

  “####我艹###”

  知道什么情况的张祺洲,起身不疾不徐的走到门口开门,看到一个男生被三个粗狂的男人抓着,正手脚齐用的激烈反抗着。

  其中一个嘴巴叼着烟的男人,吐出一口浓浓的烟雾,“小洲,什么时候找个机会,去哥那边好好聚聚啊?”

  张祺洲搭上男人的肩膀,凑过去脑袋轻声私语,男人听完,满意的点了点头,一掌把男生推了进去,领着两人大摇大摆的离开。

  男生踉踉跄跄的勉强稳住身体,恼羞成怒的抓住张祺洲,表情凶狠得阴冷,“你神经病是吗?!还敢来惹老子!”

  “别这么大的火气啊,我们请你过来只是说点事。”张祺洲云淡风轻的关上门,对着周岩晃了晃手,示意他别再口吐芬芳了。

  周岩不满的走了过去,看着坐着不说话的三个人,对一人轻视的嘲笑着,“这不是高材生杨烊吗!怎么着,今天要玩黑社会吗!”

  姜子暄敲了敲桌子,直奔主题:“那篇帖子是你花钱挂的吧,回去删了!”这个周岩仗着家里有点臭钱,成天没事瞎臭显摆一些名牌东西,走路都是用鼻子看人的!因为之前嫂子驳了他的面子,又很嫉妒万人迷的老大,故意接着机会报复,想要一箭双雕!

  这帖子对老大影响不大,可被骂得是未来嫂子啊!骂在嫂子身,痛在老大心!

  周岩不以为然,自负的承认道:“怎么着,帖子的事是我让人干的!你们还想为她讨回公道吗!我实话告诉你们,她就是…”话还没说完的周岩,衣领子忽然被人一把揪住,缓过劲的他震惊了,竟是刚才一直沉默的杨烊!

  “你…放手!”他那双眸子的的寒意逼人,周岩下意识的吞咽着口水,心里的害怕让他收敛了气焰。

  往常见到的他,脸上永远都是一副波澜不惊的样子,清高得不行的拽样,让那些女人为此着迷,疯狂!在他眼里,不过就是一个面瘫脸!但是现在,只是被他简单的看着,身体开始微微的颤抖着,那来自灵魂上的恐惧让他无力,只能任对方宰割。

  “马上删了帖子,这是对你的忠告也是警告。”杨烊笃定的说完,目不转睛的看着他,认真且严肃道:“你要是还敢造我小妹的谣,完全不介意,让你领悟后悔的滋味。”

  勉强与其对视着的周岩,过了十几秒,气势不敌的低下头去,心不甘情不愿的说:“行!我回去就删了帖子!”又觉得这样有点窝囊,壮胆似的咬了咬牙,不服输的冷笑着,“不过我们的梁子,今天算是结下了!”

  杨烊松手:“随时恭候。”

  “门就在那里…小爷我就不送了。”周逸凡嗤之以鼻的指着门口,不愿多看这个令他作呕的人,同样都是姓周,同样都是男人,这货跟他区别怎么这么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