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游戏小说 > 我的荣耀有你 > 第四十八章:抱紧大神的腿(18)

第四十八章:抱紧大神的腿(18)

  夜间的图书馆里,稀稀疏疏的坐着几个学生,看上去清冷又寂寥,偶尔响起的“刷刷刷”翻书声,像是在夜里弹奏优美的乐章。

  一盏台灯下,昏昏欲睡的粟汐撑着脸颊,脑袋在微弱的灯光折射下,墙上的影子一卡一卡的,暴露了她此时的浓浓困意。

  对找书回来的李乐渝,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后,慢慢扒在了桌子上,“我先睡会啊,你有的时候交我…”

  李乐渝不忍她继续等自己,准备借书带回宿舍看,等她收拾好要看的书籍后,粟汐已经疲倦的睡着了。

  她这个人没有什么兴趣爱好,在学校里除了上课,做的最多的事就是看书了,不去参加那些社交社团,好像也只能看看书了。

  即使再三保证过了,倾歌对她还是不放心,请舟车劳顿回来的粟汐,陪着她来了图书馆看书,陪着她这么无趣的人,真是辛苦了粟汐。

  “好巧哎,你也在这里看书,我可以坐这里吗?”

  从声音听出是谁的李乐渝,捧着书本的指端,下意识的抓紧了书角,抬头迎着魏时言的视线,不带任何感情的说:“这不是我私人的地方,你可以随意的坐。”

  回来的途中,他对她毫无征兆的热情,若有若无的关心,激发她本能的反抗性,又不是三岁的小孩子了,怎么可能察觉不到。他嘴上说的好巧,怕是他特意制造出的偶遇。

  魏时言蹙了蹙眉,坐在了她的对面的位置,歪着头几分失落的笑着,“心情不好吗?对我态度好冷淡啊…”对方认真的看着书,一副不爱搭理他的样子,不过这到难不倒他,抬手在桌上扣了扣,厚着脸皮追问:“你看的什么书,推荐给我看看呗。”

  “如果你觉得因为救了我,我就会对你感恩戴德的话,那我劝你死了这条心,不要做些吃力不讨好的事。”李乐渝面无表情的抬头,静默了片刻,心口不一的说着,连她自己都觉得恶心的话,看到他笑容渐渐变淡,顿了顿又说:“你来这里不是看书的话,那请你现在出去吧。”

  魏时言低头前倾,维持着说悄悄话的姿态,“我可以理解为,你是在对我玩欲擒故纵吗?李同学~”看到她眼中闪过的几分慌乱,让他心里更加确定了猜测,胸有成竹的盯着她。

  李乐渝被他说的哑口无言,不是想不出来否认他这句轻佻的话,而是她的态度表露这么明显了,他却置若罔闻的没有离开,究竟是为了什么?!!

  魏时言见她若有所思的样子,冲她轻轻呼出一口气,吹乱了她额前的发丝,恶作剧成功了的坏笑着,虽被她狠狠的怒瞪着,笑容也不曾减少一分。

  “疯子,离我远点!”李乐渝压下心里涌出的复杂情绪,努力保持镇定的对他说。不管他是真心还是假意的接近,她一定都会离他远远的。

  看到他慢慢低下头去,李乐渝没有继续说下去了,长长的睫毛遮掩了他的眼睛,看不出他此时在想什么,或许会能知难而退了吧。

  两人陷入僵硬的氛围里,他不在说话,她也静不下心继续看书。她内心的世界很荒凉,荒凉到寸草不生,想着能走多久就走多久吧,等哪天走不动了,大不了一死啊。

  可苏倾歌的出现,给了她心里一道曙光,现在的她,只想活下去,别的什么,她都不想要也不敢要。

  魏时言突然的沉默,让她仿佛置身在深不可测的水里,迫切的想逃离这里。他救了她,自己不可能不感激,心里害怕也是真的。若有另外一条路可走的话,她也不愿说出伤害他的话,但她真的太想活下来了,允许她为自己做回主吧。恰巧这时,身旁的粟汐泪眼朦胧的坐了起来,给了她抓住救生浮板的机会。

  擦了擦眼泪的粟汐,看到对面忽然多出来的一个男生,来不及跟他问话,被李乐渝一把下拉了起来,直接往图书馆出口走,声音急而短促:“不看了,我们回去!”

  “我喜欢你,你要觉得是个疯子的话,我不介意当回疯子!你避着我躲着我也没关系,反正我追定你了!”

  魏时言忽然间的开口,惊扰了意识朦胧的粟汐,条件反射的的眨巴了眼睛,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这个长得好好看的外国男生,在表白她身边的乐渝哎!!

  以前跟乐渝表白的几个男的,虽然不是歪瓜裂枣的那种,但跟这个比较起来,属于其貌不扬的等级。果然啊,这个看脸的世界上,女人要是长得好看,绝对不缺各种各样的男人。

  感受到粟汐偷偷的拉扯,李乐渝神情淡然的转身,静静的望着魏时言,脸上没有任何表情的开口:“看在你帮过我份上,最后劝诫你一句,别让我觉得你恶心,犯贱!”

  “都冷静下,你们明天在好好谈谈。”嗅到丝丝火药味的粟汐,赶紧出声圆场,“天色已晚,这位同学,你先回去洗洗睡吧,第二天又是一个美好的一天嘛!”

  魏时言像没听到她话的样子,目光锁死在乐渝身上,连眼珠子都没动过一下,让她这个尴尬的局外人,该如何是好啊,要不还是打电话给倾歌吧?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粟汐站的脚都有些发麻了,两人就像两座雕塑一样,安安静静的相互看着,让她有种谁也不肯退步的感觉。

  “亲爱的老婆,接电话了…”

  粟汐口袋里响起的的电话铃声,打破了这诡异的蜜汁氛围,讪笑着接通电话,“你晚点再打过来,我现在有急事,挂了啊。”

  图书馆里微弱的光笼罩着魏时言,李乐渝看不清他的半张脸,唯一看到的是他那紧紧抿着的唇,无声胜有声的告诉她,那个人现在是在生气着。

  真的…她是真的想不明白,魏时言是喜欢上她哪点了,若是因为她脸上这张皮,比她好看的人不是没有,何必到她这里委曲求全。

  要说性格,连她自己都不喜欢,所以啊,他到底喜欢她的什么?最大的可能,无非是一时兴起的新鲜感作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