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游戏小说 > 我的荣耀有你 > 第四十一章:抱紧大神的腿(11)

第四十一章:抱紧大神的腿(11)

  “过了这么久,你真是一点都没变,一点都不愧疚!”李乐渝失控的指着她,极致的愤怒下,眼泪汹涌夺眶而出。

  程诗诗径直走向李乐渝,脸上难堪的阴沉,气势凌人的盯着她笑了,“真好笑,你跟我比,又能有多清高啊,当初我欺负那个人时,你有帮过她吗,连跟我拼命的勇气都没有吧!”

  李乐渝怔住,程诗诗每一个字,变成无数把锋利的刀,将她活活千刀万剐着,痛得求生不能求死不得。

  看到李乐渝眼里流露出的绝望,报复的快感让她上瘾,欲罢不能的继续:“别在装无辜了,我刚才说一笔勾销,是你要死咬着我不放的,活该作茧自缚!”

  “我说怎么这么臭,原来有人在放屁啊。”外面忽然跑进来一个男生,嫌弃的捂着鼻子,看到惊讶的程诗诗,恍然大悟“阿姨,不会是你身上的臭味吧!”

  被人突然羞辱的程诗诗,脸上白一阵红一阵的,费了很大劲才缓过来,“你谁啊,我跟她的事情,还轮不到你指手画脚的!”就算这人长得好看,她也不能平白被他羞辱,大不了,所有人鱼死网破!

  男生拳头捶了几下掌心,像是反应过来的样子,走到李乐渝身边笑着说:“同学,这里的环境太恶劣了,要不要换个病房?”

  李乐渝茫然:“你是?”

  “我还能是谁,当然是你的救命恩人喽。”男生慢条斯理的弯下腰,异瞳里含着戏谑“记住啊,计算机系的魏时言。”

  太近了,李乐渝往边上动了下,低头道谢:“谢谢…你送我来医院。”

  魏时言朗声道:“这对我来说是举手之劳,你要心里过意不去,我也不介意你对我报恩。”

  被两人彻底无视的程诗诗,恼羞成怒的拿起一个杯子,愤怒的砸向地上,瞬间碎片四溅。

  进门的苏倾歌看到这幕,上前抓住撒疯的程诗诗,一个横扫,踢在对方的小腿上,将其按在地上动弹不得。

  李乐渝:“倾歌!”

  “你冷静啊,这可是在医院里!”后面的林静吓得哆嗦,竭尽全力的拖住苏倾歌,生怕她一怒之下,做出一发不可收拾的事。

  “放心,打她,会脏了我的这双手!”苏倾歌心里有数,松手放开一直叫唤“疼,放开我!”的程诗诗,变成笑容相待,“我理解你想报仇的心,如果我是你的话,也会选择报复仇人,但是绝对不用你的方式。我会等到仇人出狱,用尽千种办法折磨他,而不是自欺欺人,是报复仇人的女儿,这种方式愚蠢又可笑。”

  “笑话!你又不是我,没有家破人亡,没有失去一切!你凭什么指责我,说我做错了!”被束缚住的程诗诗怒吼着,强烈的悲愤交加下,眼泪控制不住的流,不甘心啊,仇人好好的在监狱里,她不去报复他的女儿,那她又该怎么办啊!

  苏倾歌被吼哑口无言,慢慢的放开了程诗诗,不经他人苦,不劝他为善。自己的确没资格指责她,可李乐渝嘞,她何尝不无辜?因为她父亲犯下的错,所以就该承担这一切吗?还有那个被牵连进来的女生,就应该该被她欺辱而死吗?

  “对不起。”

  “对不起。”李乐渝又重复一遍,“对不起。”

  苏倾歌看向道歉的李乐渝,想去说些什么,可又无从说起。

  程诗诗抬起头,疲倦不堪的笑了,“三句道歉来得轻松,可我家人回不来了,知道吗?”

  “喂,大姐,我这个外人听不下去了。”魏时言打断了她,脸上表露出非常不满,“一报归一报,是她爸犯下的错,关她有何关系?按大姐你的意思,你全家的命是命,别人的命就不是命了,抛去这位同学跟你仇人关系不说,那个被你逼死的女生,她的命就该那么廉价吗?那我可以这样理解吗,间接害死了那个女生,那她的父母,是不是也可以挖你祖坟吧,在或者鞭尸,反正都是报仇的嘛。”

  “你!你…”程诗诗被刺激得快要吐血,心中火气越烧越旺,一时又想不出辩解他的话。

  窝粒格拐拐,苏倾歌心里震惊得无法形容,这个人是个狠人。光看他精致的外表下,绝对想不出他能说出这话,现在看他,倒是顺眼了不少。

  “病人家属,你爷爷已经醒过来了,一直在叫你的名字,赶快去看看老人家吧。”门外的护士漫不经心的走进来,看到眼前的景象,顿了顿,严肃的看着几人,“你们要有什么私人恩怨纠纷,请到医院外面解决,谢谢合作。”

  程诗诗听到爷爷醒过来了,心中大喜,也顾不得拍身上的灰了,感激不尽道:“谢谢护士,谢谢医生,我这就过去。”

  目送着程诗诗离开,苏倾歌转头看着魏时言,“你这人还挺热心的,谢了。”走近打量了他几圈后,暂时颇为欣赏。

  林静:“对啊,今天乐渝的事情,还真是多亏了你帮忙,太感谢了。”

  李乐渝:“谢谢…”

  “停!别再跟我说谢谢了。千万不要。”魏时言口袋里的手微握紧,压下心里深处的情绪,无奈的看着三人,“要真感激我,就请我吃饭吧。”

  “我还有点急事,就先回宿舍了哈,拜拜。”苏倾歌听到请客两字就不得行了,一千万被她用在了别处,哪里还有余钱请客,事到如今只能溜了溜了。

  不等几人反应,苏倾歌脚底抹油的跑了出去,一路上过关斩将,灵活的避开几波人,一个大步的跨越,成功的挤进了电梯里。

  “别挤,挤不进了!”

  “烦死了,都说人满了,都是聋子吗,还挤!”

  “踩到老子脚了!还挤,嫌弃活的久?!!”

  “老不死的变态,竟然敢占老娘便宜!”

  ……

  听着那些人的争吵喧闹,苏倾歌佩服自己的身轻如燕,正沾沾自喜时,一堵庞大的肉墙靠了过来,好家伙,挤得她进退不得。

  电梯门缓缓合上,差不多成肉饼的苏倾歌绝望了,呼吸空气都变得困难。原本以为自己挺悲催了,手腕忽然被人紧紧握住,该死,哪个孙子占她便宜!我要…

  没来得及问候,苏倾歌整个人被拉了出去,撞上一道更结实的肉墙上,还跟她炫耀有腹肌是吧!

  忍不可忍,何须再忍!

  苏倾歌抬头咆哮:“####!敢占老子!子…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