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游戏小说 > 我的荣耀有你 > 第四十章:抱紧大神的腿(10)

第四十章:抱紧大神的腿(10)

  周逸凡急忙解释:“别误会啊,我不是说老大不行,只是要追苏倾歌,的确难如登天。”

  张祺洲点头认同:“没错,我之前也有过追她的念头,可看到那位兄弟的结果,我是不敢想了。”

  “咳咳…”姜子暄善意的提醒。

  “老大,我只是曾经有过,现在跟你保证没有了!”正津津乐道的张祺洲,看到杨烊毫无温度的笑容,心里突生出一股寒意,笑脸怂成了苦瓜脸。

  杨烊从容不迫的起身,拿起桌上的书往门口走去。

  张祺洲欲哭无泪:“老大,我现在说的都是真的!再也不敢觊觎嫂子了!”

  杨烊脚下的动作停住,冷峻的脸上显现出几分笑容,下一秒,因为门口站着的学姐,恢复了往常一贯的平静。

  “学弟,现在有时间吗?”沈佳琳期待的看着杨烊,脸上露出的都是羞涩之情。

  杨烊犹豫片刻,答:“有。”

  女生先是小小的惊讶了下,慢慢的,脸颊上染出一丝淡淡的绯红,鼓起勇气的走进他的身边,小声又坚定的说:“学弟,学姐我真的很不错,所以要不要考虑下,做我的男朋友。

  “我嘞个去,第一次啊!学校有女生当面跟烊哥表白了,我得拍个照纪念下!”伸出半个身子偷窥的张祺洲激动了,往常他见的都是堆成山的情书,活人表白可第一次啊!

  姜子暄赶紧拉住他,压低声音:“你要嫌弃活太久的话,我也不拦你!”

  周逸凡:“为什么?”

  姜子暄叹了一口气,对无知的两人解释4:“这不摆明的吗,老大一定会拒绝沈大美女,你把人难堪的一幕拍下来,也太往人伤口撒盐了。”

  要是哪天照片意外泄露出去,人还以为是老大干的,岂不是给老大泼了脏水。

  杨烊:“抱歉。”

  “果然是这样的结果啊…”沈佳琳低头揉了揉眼睛,声音里是难掩饰的难过,在抬头时笑的依旧明媚,“我今天选择跟你表白,是不想留下一辈子的遗憾,至少出国前得努力努力下吧。”

  杨烊:“…嗯。”

  被对方毫不留情的拒绝了,安慰什么的也没有,即使是这样,她还是忍不住问:“学弟啊,能告诉学姐一下,你喜欢哪种类型的女孩子啊,我尝试着改变改变。”

  杨烊摇了摇头,认真道:“你不用改变,我喜欢的人,谁也不是她。”

  “真的很好奇啊,哪个女孩这么幸运,不过我是等不到了。”沈佳琳在也掩饰不了伤心,不顾形象的抹了一把眼泪后,转身跑出了网吧。

  张祺洲感叹:“弱水三千只取一瓢啊!”

  周逸凡:“你们说,老大的意中人,知道老大付出的牺牲吗?”

  姜子暄:“…嫂子,大概在忙着拯救世界吧。”

  “阿秋!”

  “#?谁骂我…”

  苏倾歌刚想问候那人,想起自己还在办公室里,瞬间恢复乖巧模样,“医生,你能说得在详细点吗,我舍友晕倒是为什么?”

  “额,等我想想啊。”医生抬了抬鼻梁上的眼镜,接上被打断的话:“我们看了检查结果,她的身体有点虚弱,初步判断,她患有严重的抑郁症,其余没有检查任何异常。”

  苏倾歌:“那你们为什么说,她没有心跳了,需要紧急手术?”

  医生面露难色,看了看门小声道:“我从医这么多年,没有遇到过…因为单纯的不想活了,心脏就不跳了的病人。”

  “所以这段时间,你要是不放心,就让她继续住院观察一段时间。”

  “放心的话,让她在学校里,也不要受到刺激,平时多关心关心她,让她别一直紧绷着神经。”

  ……

  “谢谢医生,我知道了。”

  ……

  苏倾歌站在天台上吹了半个小时冷风,逼着自己冷静下来,看着校园贴里的言论,第一次明白,金钱还真不是万能的,帖子可以拿钱删,可那些人的嘴巴堵得住吗。事到如今,她竟想起了被她嫌弃的老班,他曾经说过这么一段话。

  “人这个字是由一撇和一捺构成的,也代表着心里的善恶,是善代表着长的一撇?还是恶代表短的一捺?我没有办法准确说出,毕竟这个世界上的人很多。但是,你们可以去选择,是善多于恶,还是恶多于善。”

  现在想想,那老头子说的话是有道理的,她忽然有点想念老头了,也不知道,还爱不爱那么啰嗦了。

  全身快冻僵麻木时,手上被一只温热的手握住,不用想也能知道是谁。

  林静使劲搓着苏倾歌的手,明明知道她是没办法了,还是忍不住数落:“心情不好,吹冷风也不是办法啊。”

  苏倾歌:“这段时间,还是让李乐渝住院吧。”

  “我也是这么想的,可乐渝不是这么想的,她说要回学校上课,逃避一时,终归逃不了一辈子。”林静握紧了苏倾歌的手,没有说出下句话“结果最坏不过一死,我不怕了。”

  苏倾歌张手抱住林静,怕她又脑补出什么东西,补充一句:“我腿麻了,扶我回去,背我回去也行。”

  林静刚要放在她背上的手,换成了拳头过去,“活该,自作自受,你老人家爬着回去吧。”

  “你敢!扔我试试!”苏倾歌忙抓住不肯撒手,被她这么一说,这妮子还真不敢有动作了。扬眉吐气一回的苏倾歌,挨着林静慢慢挪动着脚,心安理得的哼着歌,乌龟般的速度前进。

  病房里,李乐渝看着这个不速之客,被子下的手握成了拳头,手心被指甲狠狠划伤,疼痛像解药似的救赎她。

  程诗诗原本是想来道谢,被她这么一看,很不爽道:“我今天来是跟你一笔勾销的,看在你间接救了我爷爷份上,以前的种种就算了。”

  算了,李乐渝被气笑了,咬牙切齿的看着她:“那个女生也算了?她的命真得不值钱吗?!?!你就真不后悔!”

  程诗诗:“我不是故意的!谁让她帮你说了话!我根本就没想让她死!我只是想教训一下她啊!谁能想到,她会自杀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