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游戏小说 > 我的荣耀有你 > 第三十九章:抱紧大神的腿(9)

第三十九章:抱紧大神的腿(9)

  现在回想起来,自己那个时候也是害怕的,还有母亲作为信念支持下去,可李乐渝什么都没有,自己又该怎么劝她走下去?

  男生看苏倾歌若有所思样子,捂嘴连咳了几声,看到她眼中重新聚光,说:“放心,我不是图谋不轨的坏人,你这么聪明,我想不用多费解释。”

  苏倾歌心里明了,这人表明自己是个路人,对晕倒的李乐渝于心不忍,让她莫多心。

  这个解释非常合理,可她第一次看到这个人,有种莫名奇妙的熟系感,太过奇怪了。

  “是我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对不住你啊!”苦思无果的苏倾歌,抬手敲了自己的脑门,抛开那些复杂的感觉,笑脸虚假的奉承着他。

  男生伸手示意:“我没记在心里,现在可以进去看看她了吗?”

  苏倾歌:“随便,怎么做是你的自由。”

  说完不跟他在耽搁时间,踏上寻找医生的路。

  S大某网吧里,键盘上噼里啪啦的声音,随处可听。无烟区,抱着头的男生口沫横飞着。

  “哎,我说老姜老周,你们两个行不行啊?”

  “都输他六局了,要在这样下去的话,我可真颜面无存了!”

  “周逸凡,你不会又要输了吧!?别过去啊,听我的,肯定有埋伏!”

  电脑前的男生擦去脸上汗水,没时间理会旁边啰嗦的人,手指在键盘上灵活打击着。

  “失败!”男生“啪”的砸在键盘上,抓着那人气道:“闭上你的臭嘴行吗?小爷今还不真当这孙子了!你行你上!”

  “大家都是兄弟,干嘛为了游戏伤了和气!”一旁的姜子伸手拉开两人,扶着在气头上的周逸凡劝说:“消消气消消气,你跟他一条裤子长大的,还不知道他那个脾气嘛。”

  周逸凡连连冷笑:“你别帮他说话,是他跟别人约的单挑,自己没那个实力,特么还比比我两技术差!有他那么不要脸的吗?!”

  张祺洲被骂得心虚不敢说话,毕竟这事是自己过了,昨天看上一个不错的妹子,还没正式追嘞,就被暗恋她一个男的决斗,在“天龙”里一对一单挑,输了的人就自动退出。

  救不了火的姜子暄没辙了,对一旁看书的杨烊说:“老大,你老人家出出山吧,为了世界和平!”

  杨烊看了一眼气势汹汹的周逸凡,又看了一眼低头沉默着的张祺洲,最终放下手中书起身。

  姜子暄暗暗佩服自己,幸亏他机智的一比,把老大这尊神拖来救场,不然,他是救不了张祺洲这货了。

  杨烊修长的手指移动鼠标,接受了对方再次发来的邀请,“天塔”一家游戏公司九月开发出的3D竞技网游,有36种职业可供选择,游戏世界更是前所未有的创新,得到了全球玩家的喜爱。

  张祺洲的角色“离思”是枪炮型的剑客,近可贴身作战,退可远程射杀,切换武器的手速要求严谨,一般只有职业玩家才能做到,因为普通玩家可能在切换武器的过程中被对方抹杀了。他心里平静了很久的血液沸腾起来,手紧紧的握着鼠标。蓝海深林是玩家刷独眼白狼BOSS副本的领地,游戏场景都是高大的树木,对方隐藏在里面,杨烊的第一视角很难捕捉到他,既然他不出来,他就逼他出来,修长的手指以让人眼花缭乱的手速打击着盘键,“离思”手中的银色长剑切换成了一把巨大的红色枪炮,跳上了深林里最高的一棵树上,往东西南北四个方射出深红色的炮弹,被射中的四颗树被炮弹的火焰燃烧,四棵树的火焰迅速向深林蔓延,烧到“离思”这棵树只需要两分钟,姜子暄猜出了杨烊的意图,这是刷副本BOSS的方阵绞杀术,让BOSS主动跑到眼皮子底下,就算它不跑过来,也会被熊熊烈火烧死。

  杨烊嘴角微微上扬,“猎物,上钩了。”职业刺客刀鬼王赫然出现在“离思”的后背上方,手中的一把弯刀转换成两把刀砍向“君子离思”的双肩,杨烊轻轻滑动鼠标,指间连续同时按在两个字母键上,“离思”凌空跃起,手中的枪炮切换成长剑,对着刀鬼王的脖子漂亮的十字斩杀,刀鬼王瞬间血量清零,胜负已定。

  对面角色秒速下了线,消失在游戏世界里,竟然是当了逃兵!

  “老大,你赢得这么轻松啊,这样显得我太菜了吧!!”张祺洲不敢相信胜利来的这么快,老大轻易的打败了他的情敌,心里简直佩服的五体投地。

  “烊哥,你还是爱在游戏里玩战术啊。”周逸凡看完杨烊一系列操作才恍然大悟,方阵绞杀术什么都是幌子,骗对方上当的钩子,他开始就知道了对方用的是什么职业,那人选在蓝海深林,说明这是他的主场,最好的角色便是刺客刀鬼王,行动敏捷又擅长隐藏自己,攻击爆发性强,对于地形不利的“离思”,他只需要找个合适的契机就可以秒杀烊哥。烊哥装作以为对手隐藏在离他很远的地方,故意放火烧深林,让就在树下的刀鬼王以为找到了机会,在空中的他就算发现了不对也来不及调整身体了,这是一场一开始就早已经有了结果的PK。

  “许久未玩,有点生疏。”杨烊退出“天龙”游戏界面,对三人气定神闲道。

  “烊哥,你说你在美国不挺好的吗?怎么回了国内读书啊?”张祺洲忍不住好奇的问,听说他可是放弃了麻省理工来的S大,真搞不懂那么好的前途都不要,图啥啊?

  姜子暄脱口而出:“因为这里有想见的人!”

  两人吃瓜的哇了一声,异口同声的问:“就是苏倾歌?”

  姜子暄故作高深的笑了笑,深情的看着两人道:“没错!老大说这话时深情的眼神,我都恨自己不是个女人!”

  周逸凡寻思道:“虽然老大身上都是有点,可苏倾歌恐怕…不是老大能降服的。”

  “你这话什么意思?”看到杨烊微不可见的蹙眉,姜子暄心里燃起了求生欲,赶紧替他问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