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游戏小说 > 我的荣耀有你 > 第三十八章:抱紧大神的腿(8)

第三十八章:抱紧大神的腿(8)

  苏倾歌想起来那天的梦,那个时候的她,也是这个样子的吧,痛苦又绝望吧。

  被困的第十天,苏倾歌没有继续之前的发呆,而是努力想着各种话题,惹新来的这个男生说话。

  可惜,对方即使生气了,也不愿意哼出声给她听听,偶尔不耐的皱个眉头,激发她心里难得有的斗志,逐渐改变了原本解闷的想法。

  “嘿,兄弟,你是怎么被抓来这里的?”

  “那个阿姨虽然是个疯子,但是性格不坏,你可以不用怕的。”

  “你顿顿只吃一个包子,真的不饿吗?”

  “你家是哪里的?读那个小学啊,赶紧告诉我嘛,或许一个学校也说不定的!”

  …

  这些对话都是没有答复的,苏倾歌的热情却没有减少,男生被她吵得很烦了,干脆就把头转过一边闭上眼睛。

  男生这么一做,苏倾歌心里更加起劲了,发誓一定要听到闷葫芦出声,对着他的后脑勺说:“我知道你不说话是害怕,我开始也害怕的不敢说话,你也不用觉得不好意思的。等我们哪天出去了,姐姐我带你吃好多好吃的,你尽管撑开了的吃饱。”

  男生依旧像一座雕塑般的坐着,苏倾歌也不气馁,对一旁抱着娃娃哼歌的女人,努力的倾着身体说:“阿姨,阿姨。”

  女人僵硬的转动脖子,迷茫的看着苏倾歌,像想起什么的样子,抱紧手里的娃娃,眼里都是浓浓的防备。

  苏倾歌放软语气,哄小孩似的:“我口袋里有块糖,你帮我拿出来给他好吗?”

  “糖…糖!”女人断断续续的重复着,突然眼睛放光的站起来,朝苏倾歌这边扑了过来。

  苏倾歌被吓得闭上眼睛,等待着疼痛的来临。

  “宝宝,吃糖,吃糖…”

  女人紧紧抱着苏倾歌,好像怕她消失的样子,力气更加是慢慢加大。

  “阿姨…我不是…”苏倾歌心里很矛盾,就算跟她说不是她的女儿,那也是无济于事,这人已经精神失常了,何不如让她就在虚幻里活下去。

  “阿姨,你是洗澡了吗?怎么这么香…”被女人抱着的苏倾歌,闻到她身上一丝丝香味,可她身上这么脏,怎么可能有香味啊…

  一间废弃的水泥工厂里,昏迷苏倾歌被人泼了冷水,意识逐渐清醒过来,睁开眼看到是一个面容狰狞的男人的脸,脸上的五官像是被开水烫伤的,苏倾歌猛的被吓到了,尖叫出声,身体本能的向后退,却发现自己的手和脚被几根铁链子绑住了。

  这个容貌恐怖的男人,就是把她绑架的那个人,不知道为什么,他的脸变成了这个样子。

  “醒了,该做正事了。”男人把手里的盆子扔在地上,咣当一声非常刺耳难听。苏倾歌察着周围的环境,男生跟她一样的困境,被四肢被绑在两根石柱上,相隔五米左右。唯一不同的是,那个女人不见了。窗户都被封死了,房子里昏暗昏暗的瘆人,只有天花板上的一个洞透出的阳光,让她知道现在的时间是白天,不知道他为什么忽然换地方,能确定他要的是钱,不会伤害他们,自己得跟他们周旋。

  “看什么看!”男人疯狂的冲苏倾歌狂吼,“老子变成这个样子,都是你的父亲!”男人悲愤的掐住苏倾歌的脖子,力气大的吓人,一点也不担心对方被掐死,苏倾歌被掐的透不过气,视线再次逐渐模糊。

  男生嘶喊着:“你放开她,求你放开她!”

  苏倾歌的意识被这声拉回,没想到快要死了,竟然还能听到他的声音,也不算太惨了吧。

  “花哥,她还是个孩子,你先冷静。”耳边又响起另一个男人的声音。

  “可是我所有兄弟都特么被抓了,老冯也死了,我们的一切都被毁了!”男人阴狠的看着苏倾歌,不甘心的放开她。

  解救了的苏倾歌张大嘴巴,贪恋的呼吸着空气,如果那人来晚一步,自己怕是要翘了。

  花哥的脸上因为笑得很用力,活像个来自地狱的魔鬼,瘆人又丑陋。又因为兄弟因为自己的轻信没了,对苏倾歌的仇恨更是浓烈的释放出来。

  “花哥,电话已经打给苏霆洲了。”年轻男人把手里交到强哥手上,电话里传来了男人疲惫的声音“喂?”

  “我还真的是阴沟里翻了船,没想到苏二爷,宁愿抛弃自己的女儿,也不愿意给我赎金啊!”花哥阴沉的笑着,手里的打火机不停的点燃熄灭。

  “我之前就跟你说了,最讨厌别人威胁我,那种人只有死的的下场。”电话那头停滞了几秒,传来了男人警告的话。

  “豪门的人真狠啊,既然你不要自己的女儿了,那我对她做什么,也不关你的事吧!”花哥把打火机放在苏倾歌的脸边,又慢慢移到她的头发旁边,故意欣赏着苏倾歌倔强又害怕的表情。

  她害怕的不是年前的男人,而是…她的亲生父亲,没有犹豫的舍弃了她。即使是这样,她也一点也难过,不伤心…

  只是,妈妈又该怎么办,没有了她的妈妈,又该怎么办…

  “别动她!”男生身体用力地往的男人这边撞,链子的源头是钉进在石柱里面,铁链磨破了他的手腕和脚踝,皮肤里渗出血迹,男生拼命的挣扎,链子竟然隐隐约约松动。

  苏倾歌看到他猩红的眼睛,这段时间所有的伪装破灭,心里还是会痛的,还是会委屈的,还是会害怕的。眼泪顺着脸颊滑落到嘴边,是又苦又咸的味道,她觉得这个闷葫芦蠢死了,明明无能为力,还是想拼了命的救她。

  “求求你,求求你,求求你……”

  “把她给我关进去…”

  电话那边传来了东西打碎的声音,男人听似平静的语气里又有一分焦灼。

  “他们两个人都得死,陪着我一起死,我还会拉着所有人一起死,你们都别想好过!”男人说完挂断了电话,起身和年轻男人走了出去。

  “别怕,我会保护你的。”男生艰难的转过头说,目不转睛的看着苏倾歌,干净的嗓音中满满是坚定。

  那天,害怕和恐惧的苏倾歌被他的这话,像因为他这句像是承诺的话,恐惧和害怕慢慢消失,留下了一种道不清说不明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