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游戏小说 > 我的荣耀有你 > 第二十九章:释然

第二十九章:释然

  “嘀嗒嘀嗒…”

  苏清歌看着墙上的时钟,忽然觉得这声音格外的刺耳,扰人梦乡。

  苏清歌不舒服的挪动着身体,这一觉出了不少汗,全身黏糊糊的,不过也没之前那么难受了。

  没想到过了这么多年,自己竟梦到了当年的那件事,也不知道,那个和她一起被关着的男孩,现在怎么样了。

  外面传来钥匙开锁的声音,苏清歌看是林静,赶紧手脚齐用爬下床,热情的去接她手上的东西。

  林静沉默了几秒,把东西给她说:“你真的就要这样子吗?什么都不跟我说?”

  果然,这是永远无法避免的。

  苏清歌:“没有很复杂,我是苏霆洲的私生女。”

  林静抓住她的手气道:“不是,我说的不是这件事!”

  苏清歌懵了:“哪件?”

  “你自己想!别问我!”林静撒开苏清歌的手,看傻子似的看着苏清歌。

  不是她的身份生气,还能因为什么?想不通的苏清歌,干脆破罐子破摔了,“我哪里惹你生气了,你就跟我直说,别藏着掖着的。”

  林静失望的笑着:“不是你的错,是我小家子气,气你突然跟乐渝走得近,气你们多了秘密,害怕你离我越来越远。”

  苏清歌心里一下子五味杂陈,还以为她是在气她的不坦诚,却没想到,生气点原来是在这里,吃了自己跟李乐渝的醋。

  “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我现在不好跟你解释。”苏清歌为难的摸着鼻子,怕她又多想些什么,郑重其事道:“如果她哪天放下了,你就会知道为什么了”

  林静摇头:“就这样吧,我累了。”

  “蠢老娘们!老子说没有就没有!”心里火气猛然上升到喉咙口,苏清歌瞪着林静还没骂出半个字,可看到她眼角的泪珠,泄了气的皮球一样无力,“我没打你也没骂你,咋就哭了。”

  “我没哭,你瞎!”林静倔强的扬起脑袋,不让泪水顺势滑下。

  她这下可让苏清歌苦笑不得,耐着性子走到桌旁,找出纸笔坐下,对着洋洋洒洒写下几行字后,举起来吹干墨迹,字正腔圆的念出来:“我苏清歌今天写下保证书,林静是我这辈子最好的朋友,永远也不会抛弃她,直到被埋进黄土的那天,不然就让我打荣耀输一辈子。”

  说完把纸认真的折叠好,掰开她的手塞了进去,“收好,丢了就不做数了。”

  “幼稚。”林静擦着眼睛破涕而笑,手上的力度偷偷紧了几分。

  “我现在去洗个澡,可别又哭了。”苏清歌可算是松了口气,得意忘形的打了个响指,起身去准备换洗的衣物。

  门外的人抬手的手渐渐放下,嘴角泛出一丝苦笑,眼里那化不开的情愫俞弄,手插进口袋转身离去。

  一个小时后

  “出去,我需要冷静下。”泡完澡的苏清歌太阳穴很痛,林静真的要晒晒太阳了,这样子,就不会显得她是白痴了。感情是自己的坦白身份,她是一个字都没听进去啊…

  林静心虚的笑着,她刚才是在气头上,回过神来,这才注意到清歌说的私生女。

  苏清歌直言:“我是私生女,你会嫌弃我吗?”

  林静使劲的晃着脑袋:“不会!”

  “那不就得了,日子该怎么过就怎么过。”苏清歌莞尔一笑,打开林静为自己买的粥,舀上一勺喝上一口,全身都暖乎乎的舒适。

  自己洗澡用了个把小时,这粥还冒着腾腾热气,一定是她放微波炉里加热了,有些事情不必说出口,不然就太肉麻死了。

  林静拍头:“哦!我回来的路上碰见姜子暄了,他说APP已经做好了,晚上发我邮件里。”

  苏清歌期待着问:“还有没有其他的什么,例如约你吃饭什么的?”

  林静:“没有。”

  还以为有猫腻的苏清歌失望了,两人又不是一个系的,专门跑过来说APP做好了?这是哪个地主家跑出来的傻儿子!

  倍感无聊的苏清歌进了荣耀,好奇战队的事情怎么样了,习惯的点进消息栏里,大神不久前给了回复。

  【好友】大神:都可以了,同意入队。

  【好友】大神:明晚七点是荣耀预选赛,注意休息。

  苏清歌这才注意到战队邀请,秒同意了之后,“星辰”队员共十人,另外五人大概是预备的。

  原先还想打几把游戏,但有大神叮嘱自己休息来着,苏清歌领完东西退了出去,牢记身体是革命的本钱。

  清冷的街道上,地上的树叶被风吹得挲挲响,冷清瑟瑟。其中一片树叶飘落到一摊血液上,又被一条白色的绷带掩埋。

  鸭舌帽下的男生站在车旁,盯着开了的车门纹丝不动。

  车里传出女人非常不满的声音:“刚回国就给我惹事,是忘记自己什么身份了?!”

  男生自嘲:“哪敢忘记啊,您什么身份,我又是什么身份。”

  “那就好,交代你的事情,千万别让我失望。”

  一个信封被丢在了地上,车内人不等男生去捡,随着“嗡嗡”大声响起,车子飞速的驶离现场。

  许久,男生弯腰捡起地上信封,撕开顶层封口,是一叠厚厚的照片。

  “猎物,长得不错。”男生抽出一张照片审量着,唇角露出危险的弧度。

  男生把这张照片放进口袋,又摸出一块银制打火机对着信封按下,点燃的火焰迅速焚烧着,快触及到男人的指尖时,散发着火光掉在地上继续燃烧。

  随着火光的消失殆尽,男人的身影也隐藏在黑暗里。

  夜色迷人,优雅温馨的包间里。

  古木圆桌上摆满了佳肴,坐着的四人却不曾动筷,苏清歌有一下没一下的喝着饮料,快要被瞌睡虫打败。

  “他已经到门口了,我下去接他!”粟汐看了一眼手机,面上欣喜,穿起大衣往门外走。

  苏清歌放下手里的杯子,想着总算能吃饭了,那盘大闸蟹,她可是觊觎很久了。

  林静:“咳咳~”

  门外的粟汐非常羞涩,对十指紧扣的男生笑了笑,进来依次介绍:“电话里跟你说的,苏清歌,林静,李乐渝。”

  男生容貌清秀,礼貌的笑着说:“粟汐的男朋友,刘灿。”

  经过几番寒暄后,进入到正式用餐的阶段,林静注意着刘灿,他全程是帮粟汐夹菜剥蟹,自己几乎没动筷子,细节方面没什么问题。

  不经意的看向苏清歌,桌上摆成堆的蟹壳,还有狼吞虎咽的吃相,汗颜的想找条缝隙躲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