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游戏小说 > 我的荣耀有你 > 第二十八章:脑壳好痛

第二十八章:脑壳好痛

  “啊啾!”

  “啊啾!”

  “啊啾!”

  …

  “知道自己不耐寒,还总爱瞎溜达!”林静一边嫌弃的吐槽,一边把热水给喷嚏不断的苏清歌。

  裹着被子的苏清歌,看了一眼杯子没接,直接抱住林静的腰,强打起精神说:“林姐姐,我已经再次感冒了,请求温柔的照顾我这个病号,好吗?”

  “滚犊子,放手!”林静瞪了半天眼,憋出了这么一句脏话。

  苏清歌摇头:“不放。”

  林静冷脸:“放!”

  苏清歌继续摇头:“不放!”

  十秒钟后,苏清歌捂着被敲的脑门,倒吸了一口凉气,心里难受着,这女人出息了啊,竟然还知道武力解决了。练了好几年的散打,一到感冒期毫无作用啊…

  林静脸上毫无波澜,慢慢走到衣柜边打开柜门,翻找上次剩下的感冒药。

  苏清歌知道她这次真生气了,也不敢继续闹了,充满求生欲的乖巧着。

  “我想知道,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安静下来的苏清歌,送李乐渝去上课的路上,她问自己的这个问题,忽然又冒了出来。

  那个时候她没有回答,是用了“图你年纪大,图你不洗澡”的玩笑搪塞过去。

  因为她真不好回答,人不可能无缘无故的,突然开始对一个人好,说到底是还是有原因的。但她的理由还不真好说出口,总不能去说,在她的身上看到了母亲的影子,两人性格太相像了,在无能为力的年纪,自己没有保护好母亲,然后,现在想保护着相似的她。

  比起要纠结原因和理由,她现在有更脑壳痛的事情,没钱吃饭啊!现在该怎么哄好林静是首要的。

  “快点,喝完!”

  林静把杯子种种的放下,无视掉她讨好的表情,拿起旁边的一本书就往门口走,

  苏清歌着急道:“等下,我送你去。”

  “不用。”

  “咚!”

  苏清歌对着关上的门傻眼了,完了,连送都不让自己送了,问题不是一般的大啊。就因为这个感冒?不应该到这地步吧,想不通的苏清歌有些沮丧,思绪凌也乱得就像团乱麻。

  平时主动说送她上课时,这妮子可是很开心的,这次的拒绝,让苏清歌心里非常慌了。

  “一寸寸的日光,代表每一次的出发…”

  铃声拉回苏清歌的思绪,拿起手机一看,“杨烊”的名字很是惹眼,这还是在医院里说要负责,要来联系他的手机号码。铃声还在持续着,苏清歌生出了不好的预感,不会是脑袋真有问题了,打电话专门通知她的吧!

  视钱财如粪土的苏清歌,现在是犹豫又纠结,要是真的如她所想,还真没法去负责,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啊。

  最终在道德立场和原则上,苏清歌在电话铃声结束前,接通了电话:“有事吗,杨同学?”

  苏清歌做贼心虚的等着,呸,关心的等着他说话,没想到的是,在经过十几秒过后,她连个鬼话都没听到过。

  在连说几个“喂,在吗?”后,心里几分庆幸之下,苏清歌就要挂断电话。

  “感冒了?”

  刹那间,苏清歌就好像被电了一下,连心脏那里都是麻麻的,结结巴巴的说:“小感…小感冒…不碍事…”

  然而,对话那头又陷入了沉默,惹得苏清歌心里怪紧张的,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话来化解僵局。

  “老大,她就是…”

  “嗵嗵…”

  神马情况!还没听清的苏清歌,只觉得脑袋要爆炸了,鬼知道,她今天经历了什么,被冻结卡,林静生她气,杨烊挂她电话…

  真是衰得不能再衰了,苏清歌郁闷的揉着太阳穴,一口干了杯子里的药,大概是药性的作用发挥,眼皮子变得沉沉的,靠着仅存的意识爬上床,晕晕乎乎的睡了过去。

  简陋的房间里散发着腐臭味,地上坐着的一个小女孩,呆呆的看着前方,漂亮的眼睛里空洞洞,手上和脚上有着一个铁环。

  “铛”铁门的撞击声,女孩听到声音眨了眨眼睛,抬头看向走来的女人,她那黑色头发与苍白的脸形成对比,加上那怪异的笑容,在微弱的灯光下看起来非常恐怖。

  女孩直直的看着女人,目光却在她怀里的那个男孩身上,非常好看的小男孩。大概是被迷晕了,浑然不知危险的存在,女孩心里开始同情他,经历跟她一样的事。

  女人轻轻把男孩放在地上,涂着红色指甲油的长指甲,慢慢划过他稚嫩的脸庞,开心的对女孩说着:“小紫,妈妈终于找到哥哥了,你开心吗?”

  女孩没有回答这个女人,因为她就是个疯女人,自己是被她丈夫绑来的,已经被困在这里两天了。

  一个亿,绑匪用一个亿威胁她的父亲,可惜啊,那个从来没对她笑过的父亲,应该正抱着另一个女儿吃饭吧,想到这里,她都忍不住同情绑匪了。

  女人给男孩的手脚上了铁环,满意的站起来笑着,又温柔的问女孩:“小紫饿了吧?妈妈给你买饭去。”

  “铛”的撞击声再次响起,这次进来的是一个中年男人,看到女孩旁边的男孩,普通的脸上变得愤怒起来,一把抓着女人的手,连拖地拽的离开了房间。

  房间里又恢复了之前的寂静,女孩这次没有继续发呆了,对已经醒来的男孩,善意的提醒着:“千万别哭,那个大叔的脾气不好。”

  两天的时间里,那个男人已经打了女人六次,还是专门找不显眼的地方打,书上的人渣说的就是他吧。

  让她意外的是,男孩的脸上非常平静,没有一丝丝的害怕恐惧,比起最初的她,因为哭了一次被男人又凶又吼,坚强的不只一点点啊。

  男孩看了一眼手腕的铁环,微微皱眉,转头看着女孩欲言又止。

  女孩压低声音:“我比你早两天,被那大叔绑架的。”

  男孩的眉头皱得更深了,低下头去沉默着。女孩想他应该是害怕了,想说几句话来安慰他,眼前的景象却越来越模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