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游戏小说 > 我的荣耀有你 > 第二十二章:开始好奇他

第二十二章:开始好奇他

  盒子被打开的一瞬间,“轰隆”地动山摇,地面剧烈的摇晃着,苏倾歌下意识的挣扎着,却还是重心不稳的往前倒去,又被一股强劲的力量拉了回去,抬头看去,是他,一脸紧张关切的杨烊。印象里那个,脸上几乎没有任何情绪的人,现在右手死死的在拽着她,左手抱着一根木柱,瞳孔因为害怕而扩张了几分。

  “快走!你们快走!”陈教授脸色苍白的吼着,手里的盒子空无一物,腿上传来异样的感觉,令他感到前所有为的恐惧。

  陈教授这么一说,让所有人更加恐惧,一直摇晃不止的震动,加上隐约的类似野兽咆哮声,年轻男生直接丢下背包,踉踉跄跄地往门口走。

  杨烊拉着苏倾歌的手,把她安全送出了房间,那个男生已经不见了,女生也紧跟着跑了出来,周教授和温叔却没有出来。

  杨烊迫切快速的转身,留下一句:“你们先出去!”

  苏倾歌看向女生,她因为极度害怕而颤抖得厉害,房间突然响起倒塌的声音,吓得苏倾歌身心发麻,用力推着女生走:“你快走,出去找人来救我们!”

  房间里空中飞扬的灰尘,让苏倾歌看不清情形,未知的危险让她恐惧,下一秒,她护头直直的跑进了房间,挂了就挂了吧,在这样的念头下,苏倾歌的脚踢到了什么东西,“哎呦”惊呼之下,整个人摔得是眼冒金星。

  “同学,你回来干什么!”

  四周漆黑中,温叔破嗓子的扶起苏倾歌,对她又回来的行为很生气,却又想不出什么话来,好好教育这个任性的女孩,她不惧死亡的回来找他们,他又能去说什么。

  四周灰尘散去,地面的震动也终于停下,能看清东西的苏倾歌,身边的一根长长圆木,就是拌倒她的罪魁祸首。虽然这一跤摔得她很痛,心里却是开心的,庆幸它没有砸到他们的身上。

  “温叔,请您带周叔和她快走。”杨烊深深的看了一眼苏倾歌,扶着晕厥的周教授,脚还没走几步,“铃铃铃”铁链在地上摩擦的声音,让他又停了下来,面色是罕见的凝重。

  “不行,我不能让你留下!得一起走!”温叔蹲下去去推黑色箱子,它却如在地上生了根般,丝毫没有移动的迹象,反倒是他累的脸上涨红。

  “我不走。”看到他双脚腕上两根粗铁链时,苏倾歌清楚的摆明态度,她刚才进来时,就没想过要抛下他离去,对于救了她的杨烊,已经决定跟他同生共死了。他不知道用了什么方法,取代被困住的周教授,那教授晕倒的原因,说不定就是他不留后顾之忧做的。

  温叔痛苦的打了一下自己,期盼的看着两人:“好,你们一定要好好的,要等我回来!”弯腰快速的背起周教授,语气加重道:“听着,你们谁都不能出事!”

  “好。”杨烊对上他深究的目光,平淡如水的语调里都是坚定。等温叔跑出房间后,眸子里的光泽暗下去几分,隐忍的看向苏倾歌问:“为什么,还要回来?”

  “哪有那么多为什么,我要做什么事不需要原因。”苏倾歌坐在地上,揉着疼痛的膝盖和脚腕,避开与他目光接触,怕被看出来自己在说谎。要说她不怕死,绝对是假的,可那个时候,那种掩饰不了的关心与紧张,让她对他这个人感到好奇,两人之前没有任何的交集,最近的几次接触都是清如淡水,为什么在生死关头,没有犹豫的救她出去。

  “你回来,可能…可能就出不去了。”杨烊的手缓缓深向她,在快碰及她的头发时,又不着痕迹的收回去,“傻不傻”嘶哑的声音里,是连他都不曾察觉的悲伤。

  苏倾歌心里莫名的开始难受,因为一个接触没多久的人,一句关心她的话,感觉到那奢侈的温暖。抬头在看向他时,满不在乎的笑着:“你不也说可能吗,我们一定会出去的,要是真的那么惨,你跟我一起死在这个鬼地方,大概就要委屈你了。”

  杨烊微皱眉:“委屈什么?”

  苏倾歌见他认真的神情,一下被戳中奇怪的笑点,忍俊不禁的解释:“你想想,你长得这么一个好看的人,竟然跟一个容貌不如自己的人,死在了一个地方,不是可惜喽!”

  苦中作乐,是她这些年最擅长的,不然怎么在那个家里,该怎么扛下去啊,估计也不会有现在的她吧……

  “没有,不委屈。”

  苏倾歌惊讶的看着他,对方眼里都是坦诚相待,让苏倾歌难得的怂了,含糊的笑着掩饰心虚。原本以为他会觉得她肤浅,然后会沉默理她,没想到啊,他还是个挺将就的人。

  论苏倾歌自负这么多年来,目前遇见了两个在颜值上,自愧不如的两个男人,一个心里只有嫂子的某个人。第二个,就是她身边的杨烊了,抛去那精致端正的五官不说,白皙的肤质如同千年的无瑕古玉,一件简单的米色外套,被他穿出了高贵优雅的贵族气质。

  “虽然你的腿很长,但是不考虑坐下来吗?”苏倾歌拍拍旁边的地板,对站得挺拔的他抛出橄榄枝。她听说过关于他不少的传闻,特别是那一起上S大热搜的时候,一直在国外名校读书的他,收到的情书是不计其数,更别说那些大胆洋妞的热情表白。因为本人洁身自好,当他的女朋友成为了传说。

  然而,这样一个太过优秀的人,竟然在关心紧张她,不得不说太过奇怪,大胆的猜测,一见钟情?绝对是天方夜谭,在两人初见的那天,她的言行很令人脑壳痛。她也不是那种低龄少女了,不会觉得自己漂亮,就会认为所有的男人都喜欢她,所以根据实际情况,他会不会是知道了自己的身份,想当一个吃软饭的小白脸?!

  这个猜测的几率大点,毕竟,苏忆梦可是拿着家里的钱,包养着一堆男人的,他们个个生的眉清目秀,任谁来看,都看不出是吃软饭的人吧,可事实上恰恰就是如此。人的道德底线在一定的金额数目上,真的会不堪一击的。

  深思极恐的苏倾歌,越发的觉得可能,杨烊救她是很感动,但要是他在演戏的话,一切种种可以连起来了。

  对不起,原谅她这个人很现实,想不出还有什么可能了,别来跟她搞一出,见几面说几句话能坠入爱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