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游戏小说 > 我的荣耀有你 > 第6章 随机抽查

第6章 随机抽查

  “咳咳,我错了,姐姐。”完全被压制的苏倾歌怂得一批,挤出一个讨好谄媚的笑容。林静个子不高力气大得惊人,单纯清秀的外表迷惑了不少人啊。

  “哼哼~放过你啦。”林静冲苏倾歌挥了挥拳头,潇洒不羁的跳下了床。

  苏倾歌勉强的支撑起身体,犹豫要不要在和大神打一把时,队伍频道出现了两条消息。

  【队伍】一星之辰:我现在有点事,下了。

  【队伍】一星之辰:有空再打游戏。

  哇塞,大神竟然约她以后打游戏,苏倾歌开心的马上回过去。

  【队伍】故里有星辰:嗯,大神。

  大神很快退出了两人的队伍,一只猫的头像也灰暗下去,显示离线状态。苏倾歌心里没有了继续玩的心情,点进了大神的主界面,盯着头像里的那只猫看了一会儿,忍不住想他生活里是不是喜欢猫,会不会是个经常被人表白的男生。很快察觉到这个想法的苏倾歌,直接抬手捶了一下脑门,暗道:苏倾歌啊,苏倾歌,你不会打个游戏还打出感情了吧。

  “叩叩…”门外响起清脆的敲门声。

  宿舍钥匙是每人一份的,林静疑惑的放下杨洋抱枕,慢吞吞的走到门边,踮起脚尖透过猫眼看外面的人,当宿管阿姨的脸赫然出现在眼前时,吓得整个人快魂飞魄散。

  “倾歌,快把热得快和电锅藏起来!”林静惊魂未定的转过声,迫切的对着床上的苏倾歌小声说,也庆幸这里的隔音效果很好。

  苏倾歌如惊弓之鸟的做起来,顾不得穿拖鞋什么了,光着脚踩在冰凉的地板上,慌张的拿起热得快和电锅,寻找着最好的藏匿地方。S大宿舍是严禁宿舍有大功率电器的,一旦被发现就是全校通报批评了。如果她们被宿管阿姨捉到,那辅导员的河东狮吼承受不了的。

  “叩叩!”门外的敲门声音越来越大。

  林静看到宿管阿姨拿出一把钥匙,认命一般的转动门把开门,灿烂的对来者露出一个笑容说:“阿姨,您怎么来了啊?”

  “今天随机抽查宿舍,你们这里没有违规电器吧。”宿管阿姨直接绕过林静,严肃的环看了一下房间四周,开始动手检查衣橱桌子。

  “怎么会,我们都是好孩子,没有锅的。”林静心虚的摸了摸鼻子,目光看向一角落的卫生间。

  “今天怎么只有你一个人,还有三个人怎么不在?”宿管阿姨毫无收获的拍了拍手,有意无意的跟林静扯着话题。

  “哈哈哈,倾歌在厕所,其他人…刚刚出去约会了。”林静被宿舍阿姨这么一看,紧张的说话都有些不利索了。

  卫生间里,苏倾歌捂着栗汐的嘴巴,放轻呼吸的听着外面两人的对话。想着应该自己去应对宿管阿姨的,林静心虚的样子这也太明显了,宿管阿姨又是一个老狐狸,恐怕早在进门前察觉了一切。

  几分钟后,林静腿软的目送宿管离开,松了一口气的关上了门,虚脱的靠在门上大口喘着气。在刚刚的几分钟内,她的内心好像被宿管阿姨看透了,果然这种分量级别的人物,只能交给倾歌和乐愉她们应付。一个拥有着三寸不烂之舌,一个有着绝对高冷的眼神,两人的合作可以说得上无懈可击。

  “姐姐,干得漂亮啊!你终于出息了啊。”苏倾歌推开厕所门走了出来,脸上都是对林静临危不乱的赞赏。林静这人有着一个bug,就是说谎时容易说话结巴,今天竟然超常发挥了,真是一件可喜可贺的事情,因为不需要担心就业问题了。

  “这就是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嘛,继续再接再厉哦。”栗汐取下耳朵里的耳机,走到林静的身边搂着她肩膀笑着。

  林静窘迫的干笑了几声,拍来了栗汐在肩上的爪子,默默的撇了一眼笑的惹眼的苏倾歌,抱起椅子上的新爱抱枕可怜兮兮。

  “你这么喜欢杨洋,怎么从来不去机场接他啊?”栗汐收回脸上的笑意,很是好奇的对着林静问。

  “因为我还不是很优秀啊,我想等到自己已经是个优秀的人了,在亲自去见我男神杨洋啊。”林静抬起头认真的回答,漂亮的眼睛里是藏不住的坚定。

  你已经是个超级优秀的女孩了,苏倾歌心里默默的对林静说。如果说她为了林静而来的S大,那林静则是为了杨洋考的S大。因为杨洋是她心里的信仰,所以才以他一直为目标努力着。至今忘不了那天,这个站在樱花盛开的树下的女孩,说着喜欢杨洋的明媚笑容,简单又乐观的憧憬着未来。苏倾歌沉浸在过往的回忆里时,被林静和栗汐的惊呼声拉回思绪。

  李乐愉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了,白色的衣服上被沾染上七彩的颜料,白皙姣好的脸上也有稀疏的几滴,清冷出尘的美人添上几分了狼狈。林静反应过来,急忙抽出桌上的纸巾帮她擦拭。

  “乐愉,是谁干的?!”苏倾歌伸手握住李乐愉冰凉的手问,怒火一下子被迅速点燃,达到了一发不可收拾的地步。今天无论如何,她都要找到那个人讨回公道。

  “发生得太突然了,我根本没有看清那个人。”李乐愉低头看了一下衣服,无奈的对苏倾歌扯出一个苦笑。

  栗汐义愤填膺道:“不是还有学校的监控嘛!我们去跟学校申请看看监控!”

  “算了,就把这事当做没发生过。”李乐愉对着三人摇了摇说,心里很感动她们愿意帮她。可是啊,她已经习惯这种事了,那些莫名对她的偏见和刻意针对。

  “不行,你这件事必须得听我的,竟然欺负老子身边的人,怎么还能让她舒心的过日子啊。”苏倾歌松开了李乐愉的手,不可置否的拿出手机进入通讯录,给一个人发了一条消息过去。这件事不需要惊动学校,最好还是双方之间来私下解决。

  “倾歌…”林静看着暴走边缘的苏倾歌,恍惚间看到了当年的她,心里开始担心这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