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散尽桂花香 > 正文 第十八章

正文 第十八章

  就在黑袍的剑即将砍掉凌洛脖子的那一刻,远处一条雪白的长鞭挥了过来,缠上了黑袍的剑,就在那长鞭收回之时,黑袍的剑也随之脱手了。

  再看那长鞭和长鞭的主人,分明就是昕若与她的仙器落雪。

  昕若此时脸上带着愤怒的表情,手上动作也没有停止,毫不犹豫的又朝着黑袍挥下了一鞭,在昕若挥下第二鞭时,落雪似是感应到了昕若此时的愤怒,原本冰属性的落雪,鞭体上居然冒出了肉眼可见的火焰。

  手起鞭落,再看那黑袍,却是已经不在原地了。

  “公主殿下,今日与这魔族小友战斗耗费了太多灵力,黑袍就先不奉陪了,我们来日方长,还有,这小子已经中了我暗镖之毒,你就等着给他收尸吧,哈哈哈哈哈哈哈”。

  黑袍的笑声回荡在雪山之中,而人,早已逃离了现场,不知所踪了。

  昕若此时管不了黑袍跑不跑了,她心里只有凌洛,跑到了凌洛身边,双手扶起了凌洛。

  此时凌洛还是清醒的,用手抚摸着昕若的脸颊,开口道“傻丫头,这次,我可能要先走一步,对于之前给过你的承诺,我可能要食言了,本来说好的一辈子永远不离开你,只能下辈子再还你了,你别哭,我会在另一个世界继续保护你的”。

  说完这句话,凌洛便昏了过去。

  “不!你不会死的,我不会让你死的,黑子,你答应过我的,你说要保护我一辈子,你说等我报完仇,你就要陪我一起归隐山林的,你这个骗子,我不许你死”。

  你要她不哭,可是,她怎能做得到,昕若抱着凌洛失声痛哭,她的难过之情甚至影响到了天象,整个连绝山都与她一同大哭,下起了鹅毛大雪。

  “嗨呀,是谁在这里大吵大闹的,老头子我想睡觉都睡不好”。

  突然,一个胡子花白,身形佝偻,拄着拐杖的老头儿飞到了他们面前。

  见有外人出现,凝枳和素婉纷纷掏出了自己的武器,与这老头儿对峙起来。

  “两位小姑娘,干嘛这么大的火气啊,老头子我可不是来打架的”。

  “你是何人,为何来此地”。此时凝枳开口了。

  “真没有礼貌,我老头子这么大年纪,你不该叫我一声前辈么,就算不叫前辈,也该叫一声爷爷吧,哈哈哈”。

  凝枳见这老头儿口出狂言,忍受不了,拿着自己的剑便冲向了这老头儿。

  就在凝枳往前冲之时,老头儿突然出现在了凝枳身后,手指朝着凝枳后背轻轻一按,凝枳便定在了原地,仿佛一个雕像,一动不动。

  “真没有礼貌,不叫爷爷也就算了,还对老人家出手,可悲可悲啊”。

  这奇怪的老头说完这句话突然跑向了昕若所在的方向。

  昕若此刻哪儿有时间管他,还抱着凌洛在难过,老头儿突然出现在了她面前。

  “姑娘,为何如此伤心啊,看看这连绝山都被你哭白了”。

  “滚!别理我”。

  昕若正沉浸在悲痛之中,这老头儿却是有些不识趣了。

  “唉,一个个都不懂得尊重老年人,老头子我本来还想管一下闲事,救救这中毒的小子呢,罢了罢了,既然都不欢迎我,那小老儿我可就走咯”。

  这老头子正准备离开,突然,昕若跪在了他面前。

  “前辈,您有办法救黑子?昕若恳求您救救他,只要您能救活他,昕若愿给您当牛做马服侍您”。

  “可别,我可用不起你这天界的贵族,小老儿我只是见这小子是个可造之才,这么死了可惜了”。

  “不过,要我救他倒也简单,如若我救活他,我要你身上的一样东西,不知你可否愿意”。

  “前辈但说无妨,您要什么昕若都答应您,包括我的命”。

  听到这老头儿有办法救活身中剧毒的凌洛,昕若顾不上别的,既然自己没有办法,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

  “好,爽快,不过我先不急着说我要什么,先给这小子驱毒”。

  说完,那老头儿就坐在了凌洛面前。

  “小狐狸,你过来。”老头儿突然喊了小白一声。

  小白也是不想凌洛死的,便照着老头儿的要求,走到了老头儿身边。

  “干嘛,老爷爷”。

  “嗯,还就属你最有礼貌,我问你,你想救他么”。这老头儿突然问到小白这个问题。

  “小白想,小白不想小黑哥哥死”。

  “好,那你可能要受点苦了,他中的乃是冥界第一毒,泣血,只有九尾狐狸的脚掌血能解此毒,所以,老夫要取你一些脚掌血”。

  “九尾狐?小白居然是九尾狐”!

  此时一旁的素婉突然有些吃惊,因为平时小白都是只露出一只尾巴,所以,除了凌洛和昕若以外,没有别人知道小白是只九尾狐。

  “好,取吧,小白是不会哭的”!

  小白为了凌洛可算是豁出去了,小白平时最怕的就是疼,没想到居然答应的如此痛快。

  “好”。这老头儿见它答应了,没有丝毫犹豫,用针刺破了它的前掌,血顺着伤口流了出来。

  小白的眼睛里,可以看到已经有泪珠在打转了,可小白生生给憋了回去,今天的小白瞬间成长为一个男子汉了。

  那老头儿一刻都没有闲着,见血流出,他用法术用这些血凝结成了一颗血珠,以法力催动,送入了凌洛的口中。

  “好了,这小子已无大碍了,修养几日便可痊愈了,见你们几个如今也没有住处,就去小老儿的家休息几日吧”。

  这老头儿为凌洛施完法,拄着拐杖准备起身,因为方才耗费的灵力太多,一个踉跄险些摔一个狗吃屎,还好此时昕若扶了他一下,才避免了事情的发生。

  “咳咳,背上这小子,与我走”。老头儿用咳嗽声掩饰着浓浓的尴尬,故作镇定的发号施令。

  昕若没有一丝犹豫,就背上了凌洛,用袖口收起了小白,跟上了老头的脚步。

  素婉正要追上去,这时解除了定身术的凝枳突然拦住了她。

  “小姐,我觉得此人不可信,为了小姐的安全,我们还是不要去为好”。

  “凝枳,胤晨哥哥在哪儿我就在哪儿,如果你不想去,你就回晖光城吧,顺便帮我给爹问个好”。

  说完,庄素婉也追上了昕若他们。

  而凝枳见她追了上去,也硬着头皮跟了上去。

  众人跟着那老头儿飞过了几座雪山,终于在飞过两座雪山的夹缝之后,到达了目的地。

  “这就是小老儿的家了,你先把他扶进屋里吧,其他的事就交给我了”。

  众人都被老头儿的家惊住了,众人都没有想到,在这雪山之中还能看到这番景象,不得不感叹造物主的厉害。

  只见这两座雪山之后,是一大片桃园,一座茅草屋坐落在这个桃园旁边,而外边的冰天雪地似乎对这里毫无影响,这里,一片欣欣向荣的景象,桃花盛开的正好,还有许多漂亮的鸟儿在园中嬉戏,桃园旁边一条小溪,小溪里的鱼欢快的跃出了水面,俨然一个世外桃源一般。

  “你们可以随便四处逛逛,小老儿我去给你们做些吃食,顺便给那小子煎几副药,小狐狸,你来帮我的忙”。

  不知为何,这老头儿对小白似乎是十分的上心,要昕若送他的东西,也一直闭口不提,这让所有人都不得不有所警惕。

  一切,都要等凌洛醒来以后,才能见分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