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铁血神箭 > 第一百九十八章 公审前夜阎罗至(二)

第一百九十八章 公审前夜阎罗至(二)

  又是一声巨响传出,沈孤鸿吐出的掌力有少许的被鬼面阎罗给逼得返入体内,在经脉中横冲乱撞。沈孤鸿闷哼一声,体内真气如川流不息的江水一般迅速流转,将侵入体内的异真气给迅速融合,从而成为自己的一部分。这是他真气变异之后的所拥有的特性,就连他自己都还没有弄明白是怎么回事,不过不管怎样,能够在眨眼间化解异真气,令得他完好如初总是好的。

  滑出去的身子停下时已经靠在大牢以精钢铸造的铁墙之上,真气运转一个周天之后,体内伤势已经好去一半。

  这一撞击,鬼面阎罗亦是不好受,他一双手掌之上,青筋瞬间暴起。令得他惊骇的是,沈孤鸿那真气当真是怪到极致,沿着双掌浸入他的经脉之中后,竟然吸取他的真气,从而壮大自己,在他的经脉之中乱串。幸得他修炼的“氤氲神功”亦是属于天下最强的武功之一,玄功运转,如海水般用之不竭的真气,将浸体真气给直接碾碎。

  当下外面忽然传来嘈杂的人声,鬼面阎罗看了牢中一眼,映庭与萧晴已经将青菡扶起。二人进入牢房中时,鬼面阎罗刚好将牢房打开,显然青菡是被鬼面阎罗在外边给击晕的,呼吸脉象均是正常,只是暂时醒不过来。

  鬼面阎罗不由暗骂一声,今日所做一切,恐怕都要付诸东流,时下已经容不得他多想,身影一闪,人早已不见。

  沈孤鸿顾不得离去的鬼面阎罗,急问道:“她没事吧?”

  映庭道将龙渊剑归鞘,道:“没事,比我们还好一些。”

  时下萧晴与映庭都受了重伤,映庭更是垂着一条手臂,靠着墙壁而站,萧晴双手还好,将青菡扶起站着。沈孤鸿听了二人言语,依旧不放心,号完脉之后,才放下心来。

  “快,进去看看,别让那血梨花给逃了。”外边传来司徒朔方的声音,急促的脚步声传来,眨眼间,司徒朔方、叶子恒、萧涧等人一一来到牢房之前。

  “沈孤鸿,你果真是阎罗殿的人!”司徒朔方大喊一声,长剑出鞘,涮涮几剑向着沈孤鸿刺出。沈孤鸿心下正烦着,哪有时间跟他胡搅蛮缠,快似疾电的身法展开,右手探出,击在司徒朔方握剑的手腕上,司徒朔方的剑顿时掉落到地上。

  萧涧、叶子恒本来也想学司徒朔方一般,在误会中将沈孤鸿除去,可是沈孤鸿竟然一招之内就令司徒朔方惨败,这让他们生出一种难以压抑的恐惧,蠢蠢欲动的心思便被一盆凉水给浇灭了。

  “几位似乎有些心急了,先进入牢中的是我们两人,若没有沈兄,我与映庭恐怕已经死在了鬼面阎罗的手上。”萧晴的声音传出,萧涧与叶子恒、司徒朔方才反应过来,在黑暗的角落处,还站有映庭、萧晴二人。

  司徒朔方见得角落里的映庭和萧晴,面色难看到极致,不过像他这样骄傲要面子的人,当着萧晴的面在沈孤鸿的手上没有走过一招,以后无论如何,都是不会再去追求萧晴了的。萧晴、映庭二人并不知道,司徒朔方已经想好良多计策,欲要萧晴屈服,今日阴差阳错之下,却是解了他两人之间的危机,这或许就是天意。

  “既然这里没事,咱们出去帮着一些吧,那鬼面阎罗当下就像是真的阎罗一般,见人就杀!”萧涧说着,第一个向着牢房外边走去。

  望着三人离去,映庭不由问道:“要将她带出去吗?”

  沈孤鸿看了青菡一眼,她身上还锁有碗口般粗细的铁链子,以追风箭的锋利,要断开铁链子自是极为容易,当下他不由想到:“我现在不顾一切,趁乱带着菡儿离去,山庄之内的人绝对拦不住我。”

  沈孤鸿是个敢想敢做的人,他一旦决定一件事,便不会犹豫,正要拿出追风箭断铁链子,青菡却是醒了过来。沈孤鸿大喜道:“你醒来了,太好了,走,我带你离去。”

  青菡却是淡淡道:“若是你不想看到我现在就死,就不要做那种蠢事。”

  沈孤鸿急道:“这是唯一的逃脱的机会。”

  青菡道:“若是我跟着你逃出去了,觅芳怎办?莫叔叔他们怎么办?”

  “可是你留在这里会死的!”沈孤鸿当真想用强了,可惜青菡早就防着他的。

  青菡道:“我本来应该早就死了,还能活到今日见到你,已经是老天开眼。你去吧,说不定觅芳都来找你了,她是个好姑娘,好好待人家。”

  青菡刚说完,外边便传来觅芳的声音:“沈哥哥!”

  听得觅芳的声音,沈孤鸿便真的犹豫起来了。

  觅芳如一阵风一般来到牢中,见到沈孤鸿等人都在,便道:“外边出大事了,阎罗殿又来了几个高手。”

  觅芳说话的时候,却是看向青菡,她想事情要稍微简单一些,心想:“青菡姐姐真的会是阎罗殿的人?不然鬼面阎罗都会亲自来救她?”

  沈孤鸿道:“是红帘还是多面判官他们?”

  觅芳道:“是黑白无常,还有牛头马面。”

  青菡道:“我已经查清,黑白无常和牛头马面,当年也参与了梨花山庄灭门之事,若是你还当自己是梨花山庄的人,就去杀一两个,也算是为死去的故人做了些事,若是你继续在这里胡搅蛮缠,那我就只有死在你的面前了。”

  沈孤鸿知道,再继续固执下去,青菡真的能说到做到,当下把心一横,走出了牢房。

  大牢前边的空地上,但见得武林正道中人正与阎罗殿的人战得难解难分。莫清风、萧战各自迎战黑白无常,一时间难以分出胜负,牛头马面则是领着十几个阎罗殿的高手,正与燕芬芬、金章等人大战。叶千华的对手,毫无疑问就是鬼面阎罗,倒是天正大师,只是双手合十,站在一旁不停的摇头,他嘴里诵着佛号。

  沈孤鸿心下正是满腔怨气找不到发泄之处的时候,见得阎罗殿众人,二话不说便是杀入其间,双拳挥动,将两个高手逼退的同时,左脚踹出,向着马面背心踢出。

  这个马面带着面具,看不到他的脸,认不出是何方神圣,但武功之高,恐怕并不比黑白无常弱上多少,灵觉之敏感,更是非一般人所能及。沈孤鸿的招式未到,他已经跃身而起,绕过两三个高手,避开沈孤鸿,向不远处的燕芬芬追击而去。

  燕芬芬柳叶双刀前后翻转,与马面硬撞一记,身子飘退几步,双刀再出,正攻马面。

  沈孤鸿向着远处望去,只见得叶千华与鬼面阎罗大战之处,没有一个外人敢近他们身子一丈之内,当下他眼珠子一转,跃身而起,冲出战场,向着自己的住处奔去。

  出来散步之时,他的追风箭和灵宝弓都放在屋里了,来到住处,以最快的速度打开屋门,背上玄铁盒子,又回到镜湖山庄大牢前面的战场。

  当下觅芳和映庭、萧晴已经出了大牢,觅芳正四处张望,显然是在寻找沈孤鸿。沈孤鸿见得这丫头满脸担心的样子,一跃而起,双脚踢开,正中两个阎罗殿高手的后背。对于这些人,沈孤鸿自然不会留手,这两脚轻轻松松的就要了二人的性命,并未有继续参与大战,而是一个空翻,落在觅芳面前。

  “沈哥哥!”觅芳见状,不由叫道。沈孤鸿点头,拿着他往外推开。

  叶千华与鬼面阎罗的的大战,已经由大牢处外边出,开始想着镜湖处转移,当下只见得叶千华双掌翻飞,居高临下击出数掌。鬼面阎罗急速退去两步,身子向后微微一仰,也是双掌齐出,二人连连对了十余掌,而后都不由自主的向后退开,身子微微一顿,便又同时激射而出。

  “殿主,不要恋战,走人!”白无常的武功比莫清风要逊色不少,说话之际,又中了莫清风一掌,身子滑动,向着人群之中退去。这当然是他故意的,若是没人作为障碍,今日他非交代在莫清风手上不可。

  “走?既然来了,就能一个也别想走!”叶千华手脚齐动,招招均是攻势,与武道一途,他自信已经走到巅峰,当下武林之中,还没有一个人能迫他防守的,就算是鬼面阎罗也不行。

  鬼面阎罗大笑一声,“氤氲神功”陡然展开,紫气从皮肤之下泛起,双掌之间,暗紫色的光芒就像是来自地狱里的鬼气一般,透着一股难以言喻的森寒之气,周围温度骤然降下,直接影响到两丈开外的大战场。

  金章等人被那股寒气侵体,浑身颤抖不已,最为骇人的是,众人身上瞬间结下一层薄薄的霜花。众人时下顾不得进攻,都急忙后退开去,运转玄功,化解那至寒真气。

  丈外开外的人已是如此,叶千华首当其冲,自然也不好过,不过他内力修为已经臻至登峰造极之境,内力流转,体内就像是燃起熊熊烈火一般,抗住鬼面阎罗的“氤氲真气”,同时左拳施展“陨神拳”,右掌则是“万壑争流掌”,这两套功夫乃是他平生得意之作,由他使出,威力自是不可揣测。

  劲气弥漫交击,爆鸣之声不断传出,二人从大牢所在,一路大战,已经来到镜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