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我真有个首富老爸 > 第379章 赌一场(第一更)

第379章 赌一场(第一更)

  “这是……跟德意志的生意谈成了?”杨瑞有些惊愕,不是说要提高合作门槛么?怎么就谈成了?

  正惊愕的时候,苏倾城凑过来往他手机上一看,顿时有些看懵。

  趁着杨瑞没注意,她一把抢过杨瑞的手机,仔仔细细一瞧,她满脸震惊和尴尬,只见她讪讪说:“好吧,算你有钱,炫富就炫富吧,你有这个资本。”

  此时,贺雄和贺文龙已经走到苏倾城和杨瑞跟前,贺雄指着苏倾城狠狠道:“二叔,就是她亲手砍了咱们新供奉的手,还当面奚落我们贺家无人,二叔,您一定要给咱们贺家出这口恶气。”

  苏倾城一听,挑挑眉。

  贺文龙盯着苏倾城眯着眼睛道:“果然是个妖媚的尤物,姓苏的,就算你本事了得,也不能这么糟践我贺家!”

  “糟践?你这话说反了吧?来我赌场闹事的是你们,你们居然还倒打一耙?天底下有这样的道理?”苏倾城冷笑。

  贺文龙摆手:“你是开赌场的,来者是客,你斩我贺家人的手就是你的不对,什么叫倒打一耙?”

  “出老千被抓个正着,证据确凿,别说砍他一只手,就算要他的命,也没有人敢说半个不字,你贺家难道要当着所有人的面护短?”

  “不错,我贺家人出老千,自然有我们贺家管,你越俎代庖算怎么回事?这是打脸我贺家,我贺家绝不允许!”

  贺文龙一说话就霸道无比,杨瑞也暗暗咋舌,不知道这个货凭什么这么嚣张?

  别人的地盘他来搅局,他还想做主!真尼玛的脑袋被驴踢了。

  不过杨瑞一想,又觉得很正常,一般霸道惯了,颐指气使的人都有这种自以为是的毛病。

  只是,他看不惯啊,这种人在别人面前横他管不着,但是在这里横,在他面前横,谁惯他啊?

  治!必须治!杨瑞心中暗暗决定。

  此时,只见苏倾城怒极反笑,一脸笑盈盈仿佛人畜无害的样子,但是杨瑞却感觉到她是真的怒了,只听苏倾城说:“不允许你想怎么样?要我赔礼道歉么?”

  “赔礼道歉?可以啊,就看你有没有诚意。”贺文龙盯着苏倾城贱笑着。

  苏倾城道:“你说吧,你想怎么样。”

  “简单啊。”贺文龙伸出两根手指头:“一,你正式向我贺家公开道歉。二,作为赔罪,必须一千万补偿贺家,一分钱都不能少。当然,你要是不想赔钱也行,陪我一个晚上,我贺老二既往不咎!”

  一旁的贺雄一听,顿时急道:“二叔,她……她是侄儿看上的女人,你……你怎么能……”

  “闭嘴。什么你的我的,你的女人二叔玩一炮怎么了?你还不让了?”贺文龙恶狠狠叱喝。

  贺雄瞬间语塞,涨红了脸说不出话来。

  杨瑞此时也是怒了,麻痹的,这货居然打主意打到他老婆身上,虽然还不是正式的老婆,但是这也是欺人太甚,也是打脸啊!

  而苏倾城一听,用妩媚的眼睛一瞟,说:“贺老二,你做什么春梦呢?要做梦你回家去做,来这里意淫不嫌丢人?”

  杨瑞忍不住笑出声来,这个苏倾城一张嘴就变得很刻薄啊。

  这怼得实在是爽,太爽了。

  “你……你说什么?”贺文龙大怒。

  苏倾城摊摊手,淡定说:“你已经听到了,还用我说第二遍?我什么都不说了,既然谈不拢,那就按咱们赌场的规矩来吧!我苏倾城奉陪到底。”

  杨瑞悄声询问:“赌场规矩?是什么?”

  “当然是赌一场了,地下世界有地下世界的秩序,赌场之间竞争,打打杀杀之后最终都要靠赌来分胜负,谁赢谁就有理!”苏倾城回应。

  杨瑞点点头,他瞬间明白了。

  就好像帮派斗争打打杀杀之后,就会比武生死斗了结一样。

  这完全就是“谁的拳头大谁就是道理”的节奏!

  “哼,看样子你是跟我贺家干上了,是吧?”贺文龙眯着眼睛咬牙切齿。

  “我说你这个人怎么废话那么多?叽叽歪歪像个娘们?来不来?不来就滚出我的地盘!我这里不欢迎娘娘腔的人妖!”苏倾城冷了脸说。

  “草,你行,老子很久不出手,这次你惹毛我了,你死定了!”

  “哼,说大话也不怕闪了舌头。”苏倾城努努性感小嘴:“废话不说了,有种就走吧,上二楼大赌厅!别跟我说你没事先准备好钱!”

  贺文龙嘿嘿一笑:“这都让你猜到了,嘿嘿,漂亮还有头脑,确实不错,我贺老二再给你一次机会,你要是答应跟了我,今天这件事既往不咎,另外,我还可以再助你壮大你的赌场生意,甚至,我可以把我的赌场生意都落到你的名下,怎么样?这个条件够优厚的吧?”

  苏倾城摇头,根本就不想再多说一句废话,直接转身上了楼。

  贺文龙看到自己被无视,再次怒了,他冷冷道:“慢!你要赌,我成全你,不过,楼就不上了,要堵就在这里公开赌一场!大家众目睽睽,也是见证!”

  苏倾城站定,回头道:“好啊,你想一败涂地,丢了脸面也随你,我奉陪就是了。”

  贺文龙嘿嘿道:“要败也是你败,等你输光了身家,自然会乖乖跪下来求我收了你,嘿嘿,这个更好玩,更刺激啊,老子喜欢。”

  很快的,俩人在最大的一张赌桌上坐下。

  贺文龙诧异的看着苏倾城:“姓苏的,你居然亲自下场?你的赌术虽然精湛,但是比不上你身后这位鬼谷先生吧?”

  苏倾城摇头:“打发你,我就够了,用不着鬼谷先生出手!”

  “哼,大言不惭!”

  “说那么多废话,赶紧开始吧,咱们就赌梭哈!”

  “正合我意,不过,你赌场的荷官我可不敢让她发牌。”贺文龙摇头。

  “你什么意思?难道信不过我的人?”苏倾城眯起眼睛。

  贺文龙直言不讳:“就是信不过,我看随便找个普通宾客都比你的人发牌要好得多。”

  苏倾城哼了一声,也不废话,一个转身,手一弹,一个一万的筹码从她头顶飞过,落在身后一大堆的看客身上。

  其中一名看客伸手接到,有些懵。

  “就是你了,赶紧过来发牌,发好了等会儿还有酬劳!”

  贺文龙阅人无数,一看就知道这个生面孔就是普通的宾客,而且看他一脸懵,估计还是个菜鸟。

  “不不不,我不太会发牌啊,我怕我发不好!”他立刻摆手拒绝,有些慌乱,显然是被吓到了。

  他知道这种斗赌,一般金额都会大得惊人,不管谁赢谁输,保不齐输的生气,就会把火发到他的身上,他只会无辜遭殃!

  这个工作就是无妄之灾!至于什么酬劳,他得有命花才行。

  贺文龙看他拒绝,更坚定了要他发牌的决心,只听他道:“别废话了,你好好发牌,这场赌局给你一百万劳务费!你放心,只要你不耍小聪明,不动什么手脚,绝对的公平,这场赌局都与你无关,牵连不到你!我贺老二说话算话,在场所有人就是见证!”

  “你……你们真的给我一百万……人民币?”他也被惊到了,财帛动人心,他犹豫了。

  贺文龙看向苏倾城,苏倾城对菜鸟宾客道:“一百万而已,给就给了,你放心,他说的话,就是我说的话。你好好发牌,谁输谁赢都不关你的事!一百万铁定是你的!”

  “好吧,那我发!”看客定定神,终于一口答应。

  很快的,赌局开始,菜鸟宾客颤颤巍巍发牌,手都有点抖,动作也有些笨拙。

  但就是因为这种笨拙的手法,贺文龙和苏倾城都十分满意,这才是菜鸟,不会出千的菜鸟,这对谁都十分公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