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燕起长风 > 第一百六十三章•雪人的鼻子

第一百六十三章•雪人的鼻子

  一直到临近晌午的时候,锦鸿才从睡梦中悠悠转醒,一番穿戴后走出房间,暖暖地阳光洒在院子的积雪中,鳞光奕奕,照得院子格外亮堂。

  好心情总是伴随着好的天气一起到来,锦鸿突然想起小时候经常和燕长风一起堆雪人,那时候她总是会很霸道地抢走自己事先准备好的胡萝卜和棉布帽,通通戴在了她的雪人身上,当时确实让锦鸿恼怒非常,为此可以好几天不跟燕长风说话,也不给对方好脸色看。

  想着想着,就有了再堆一次雪人的冲动,说动就动,锦鸿找来了一根胡萝卜和一顶棉帽,然后又快速地将院中的积雪堆到燕长风屋子的正门口,身子、脑袋、眼睛、嘴巴,然后又找了两个扫帚做手,就是没有为它戴上帽子,和插上胡萝卜鼻子,而是将这两样东西放在一边,用两张纸条分别挂在两只“手”上。

  一边写着,“你好姑娘,你家夫君忘记给我做鼻子了。”

  另一边写着,“他对我说,让我找你将我的鼻子装上去。”

  做完这一切,锦鸿有些得意地拍了拍手,正想离开,燕长风的门就从里面拉开了,只见一位温婉而不失高贵的靓丽女子从屋内缓缓走出,不是燕长风还能是谁。

  燕长风的气色相比于昨天,要好上很多,可能是因为睡眠充足的缘故,此时的精神十分饱满,脸颊两边红润的色彩,就像苹果一般,白里透红,身上穿着一件贴身的浅色棉袄,虽然厚实了些,但一点都没有臃肿感,反而将她完美的身材勾勒得更加明显。

  “一大早的,谁在外面,干嘛呢?”燕长风边说着便从屋内走了出来,抬头第一眼,便看到了眼前足有人高的雪人,眼眸中先是好奇,然后变成了一副甜蜜的欣喜,显然她也想起了以前的儿时时光。

  随后目光微移,看到了纸条上的字,不由得嗔怪道:“这个没脸皮的家伙,谁认你是我夫君了。”

  “可我也没说我家娘子是谁啊。”锦鸿的声音突然在燕长风的耳旁响起,将后者惊了一跳。

  燕长风娇媚地白了锦鸿一眼,然后在锦鸿的注视下,为雪人补上了鼻子和帽子,一边弄一边嘀咕着,“没想到有些人这么小心眼儿,都这么大的人了,还记得小时候的仇呢。”

  锦鸿却有些得意地笑了笑,一把将燕长风拉入怀中,将她因为为雪人装鼻子而变得有些冰凉的手捂在胸口,“这可冤枉我了,要报仇我也不会用这种方式。”

  “那你想用哪种方式?”燕长风有些疑惑地看着对方。

  锦鸿坏坏地笑了一声,然后俯在燕长风的耳边,悄声嘀咕了两句,惹来后者的脸颊一阵羞红,锦鸿原本以为燕长风少不得又要揪着他的耳朵,说些流氓、色狼之类的狠话,却没想到燕长风竟双手搂着他的脖子,将脑袋靠近他的耳边,用微不可闻的声音说道:“那等我那个走了之后,就让你报仇好不好?”

  还有什么比这样的诱惑更加让人难以把持的呢?锦鸿瞬

  间就有了想要暴走的冲动,但奈何现在条件不允许,他也只能自己憋着,不过等他看到燕长风脸上那副奸计得逞的得意模样时,他才明白这是燕长风在故意调戏自己。

  “知道我的厉……唔!”燕长风还想在锦鸿面前继续耀武扬威一番,没想到下一秒,她的唇就被对方给堵住了,不过也只是起初那突然的一下,让她感到有些措不及防的惊吓,但这个情绪很快就在她的心中平复了下去,并主动回应着对方的亲吻,毕竟她之前的那番话,虽然有调戏对方的意图,但也是真话。

  或许是为了进行下一步动作的方便,燕长风在什么时候被锦鸿抱进房中的,都不知道,只是在胸口处被一只不算温暖的大手包裹住后,她才惊醒过来,不过为时已晚,上身的衣物已经被对方扯得七零八落,她现在就算想阻止,都已经没有了任何办法。

  锦鸿一脸得意地看着眼前的燕长风,一只手搂着她纤细的腰肢,另一只手则在双峰之间反复进攻,而此时作为“弱势群体”的燕长风,只能用手覆上那只在自己胸口作怪的大手,尽力阻止它的乱动。

  “小……小鸿子,你饶了我吧。”燕长风眉目含媚地乞求着。

  锦鸿这才停下手上的动作,毕竟这种能看能摸,不能吃的感觉,他也很难受,不过嘴上还是一点也不服软地邪恶一笑道:“还敢调戏为夫吗?”

  “不……不敢了。”燕长风将头靠在锦鸿的肩膀上,身体则尽量窝到了他的怀里,嘴上服了软,但瞬间就反应过来锦鸿话语中的不对,神色一变,娇媚的眉目之间,立刻杀气腾腾起来,一手拧起锦鸿的耳朵道:“你小子胆子是越来越肥了,本姑娘的便宜,你是想占就占了啊。”

  “哎呀呀,疼!疼!疼!”不管锦鸿之前有多得意,在燕长风眉毛一挑的那一刹那,他就像一只被主人训斥的二哈,低眉顺目地缩了起来,连半个不字,都不敢说出口。

  “把本姑娘的衣服系好,怎么解开的,就怎么给我系回去。” 燕长风再一次下令道,锦鸿闻言,双手立刻行动了起来,不过这女人的衣服,解起来容易,系起来却是千难万难,反复几次,锦鸿都没能将燕长风的衣服系好,反而那笨手笨脚的模样,让燕长风再也绷不住脸上的严肃表情,“噗呲”一声笑了出来。

  这一笑出来,就将原本威严的氛围给破坏了,娇媚地白了锦鸿一眼,笑骂道:“真是个呆子!”

  经过这一个插曲,之前那样的暧昧场面已经无法再继续下去,燕长风整理着自己的衣服,锦鸿则忍不住嗅了嗅手上的味道,上面还有燕长风身上的体香。

  “我一会儿还要出去,晚上估计不回来吃完饭,你就不要等我了。”锦鸿见燕长风整理好后,站起身来说道。

  燕长风点了点头,也站了起来,“还是为了岁银失窃的事情吗?”

  锦鸿一边笑着,一边为燕长风理了理有些凌乱的长发,她永远都是这样玲珑剔透,心思灵巧,很多

  话都不用说明,她便已经知道了。

  “可知是何人所为?”燕长风又问道。

  锦鸿摇了摇头,“目前还不知道,只是我能肯定的是,这个窃贼不是一般人,或者说它其实不是人。”

  这句话在别人耳中或许不好理解,但落到燕长风的耳中,便不会那么让她觉得费解,因为无论是楚县的齐敏儿,还是回到燕京后的皇兄燕书以,她有亲眼见到过,或大致猜到了些,所以对这些东西的存在,并不会怀疑。

  “可有把握?”燕长风有些紧张地问着锦鸿,若是普通人所为,她并不会担心什么,因为那些人就算再怎么凶悍,也不可能对锦鸿造成一丝半点的威胁,可如果是那些东西,她的心中就没了底,毕竟她亲眼见过那些东西的强大,也见到过锦鸿在与它们的战斗中,伤得体无完肤,所以她才会问锦鸿,有没有把握。

  锦鸿当然也知道燕长风对自己的担心,说实话连他自己心中都没底,对方的修为究竟有多强大,他并不知道,因为都还没有正式地接触过,若只是从对方流出的妖气来看,似乎只是个小妖,但锦鸿不相信能逃出天门的家伙,会仅仅是这样的一只小妖而已。

  他知道现在的自己,不能什么事都依赖着孔文生,那样的话,他的修为提升只会越来越缓慢,甚至是停滞不前,这不是他想要的,也肯定不是孔文生想看到的。

  “先生那边,暂时先不要去惊动他,我估计他现在应该也没有在燕京,这边我先和那个东西接触一下,在确定是否有对抗的能力后,再做决定。”锦鸿沉着地缓声说道。

  燕长风再次点了点头,在这些事情上,她已经习惯了遵从锦鸿的意思,不是说她没有主见,而是出于她对锦鸿绝对的信任。

  “那我就先出去了,今天天气比较好,你可以多出去走走,但记得要多穿些,要知道化雪的时候,比下雪还冷上几分……。”锦鸿忍不住又要开启唠叨模式,但被燕长风用一个深情的吻给中断了。

  在燕长风一句“早去早回”的驱赶声中,锦鸿笑呵呵地跨出了府门,这时候因为临近晌午,所以城里已经开始升起了寥寥炊烟,顺着南面,在一处无人的地方,锦鸿身形一闪,便消失在了视野之内,待再出现时,已经稳稳地站在了城外东南方的天空中,随着一阵光影闪动,他的身形再次虚化,往昨日所见的那处坡庙而去。

  因为今天天气格外晴朗的原因,破庙外的那扇单门不再“嘎吱嘎吱”地响个不停,迈步进去,整个寺庙也没有了昨日所见的那般诡异,中间那尊庄严的佛像,反而给人一种浩然正气的感觉。

  不过让人惊讶的并不是这些,而是从佛像后面,缓缓走出的一位老者,身形微微有些佝偻,但精神气很足,当他瞧见锦鸿的时候,起先也是微微一愣,接着便友善地冲着他笑了笑,背着一篓叮当作响的东西,往庙外走去,锦鸿在两人交错的时候,仔细看了看,那里面装的是皮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