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校园小说 > 姐姐 > 【50.】

【50.】

  【50.】

  晚上我们就在别墅住的,快要睡觉的时候,沈夭敲门进来,先打量了一圈,而后问我:“公子呢?”

  “洗澡呢。”

  她面露喜色,走过来摇着我的胳膊:“哎哟佳佳你最好了。”

  我鸡皮疙瘩都冒起来了,看着她:“干吗?”

  “你让西瓜跟我睡一晚呗?”

  “不行吧。”我皱着眉头“这孩子晚上可折腾人了。”

  我其实是想说……我怕西瓜晚上折腾起来,沈夭还睡的死死的。

  “哎呀没关系的!”她一脸讨好“你就答应我吧。我可喜欢我这小侄子了!”

  “那……”我无奈之下只好搬出孩儿他爸“一会儿问问沈铎吧。”

  沈夭一张小脸垮下去:“要是问公子肯定就没戏。他现在最宝贝的除了你就是这西瓜。”

  唔……这话听着真舒坦。

  我看了看躺在床上,已经很困了的西瓜:“西瓜,跟姑姑睡好不好?”

  他哪里听得懂,只是略带哀怨的看着沈夭,估计还惦记着中午那事儿呢。

  我叹了口气:“去吧,实在不行你半夜来敲我的门,你小心点别叫他摔地上。”

  “知道知道!”

  说完,眉开眼笑的把西瓜抱走了。生怕我反悔似的。

  沈铎洗了澡出来发现西瓜不在屋里,问我:“儿子呢?”

  “跟沈夭一起睡了。”

  他擦头发的手猛然停住,皱着眉头:“怎么能让儿子跟她睡呢!”

  我一猜他就得是这反应……

  “人家想你睡的好一点吗。”我可怜兮兮的看着他“有儿子在你都睡不好。”

  沈铎看着我,叹了口气:“唉……你就知道我吃你这套。”

  我窃喜。

  不管什么时候,有个男人跟你说这样的话,总是很温暖的。

  ————————————

  第二日一早,我看见沈夭一脸的神清气爽,十分惊讶。

  “你怎么气色这么好?”

  她咧嘴一笑:“跟我小侄子一起睡,当然气色好了。”

  我再看一眼她怀里的西瓜,貌似也还不错。看见我,西瓜就要往我怀里扑。沈夭不情愿的看着我把他抱过来。

  在屋里给西瓜换衣服,手机响起来,我喊沈铎:“沈铎,给我接电话。”

  他接起来,听了一会儿,淡淡的说:“柳佳不在,她喂鸭子去了。”

  囧……

  我赶紧走过去把电话夺过来。

  “喂,你好。我是柳佳。”

  “柳佳,是我。”

  这声音……

  我疑惑的问道:“King?”

  “是我。”他的声音有些低沉,似乎情绪并不高“我在无锡,你方便出来一趟吗?”

  我看了看身边目光如炬的某人,不由自主的有种被奸情被拆穿的罪恶感。

  “唔……有事么?”

  他犹豫了半天,才开口道:“看看你不行么?”

  我半天没说话。

  King叹了口气,十分低落的样子:“你的毕业证书和学位证在我这里。我从卡城给你带回来了。”

  “那好吧,你定个时间。哎哟!”

  他急忙问道:“你怎么了?”

  我恨恨的瞪了一眼沈铎,气道:“被蚊子咬了!”

  King低声笑了:“那蚊子真可爱。下午三点,我在太湖等你,你来了就有人带你来见我了。”

  “好,那到时候见。”

  我匆忙的挂断电话,气冲冲的看着眼前的人。

  “你把我脖子上弄的都是吻痕!我一会儿怎么出去见人啊。”

  他靠在我的肩膀上细细的吻我,含糊的应了一句什么,我也没听清。

  “西瓜在这儿呢!”

  沈铎这才意犹未尽的放开我。

  ————————

  下午准时赴约。到了太湖饭店,果然有个服务生样子的人问我是不是找King先生。

  我点点头。

  他引着我走了进去。

  King一如往常的英俊,坐在靠窗户的位置,看着窗外,那种朦胧的感觉美的让人倒抽一口气,想说,原来男人也可以这么妖冶!

  他看见我,笑了笑。

  “好久不见。”

  我也礼貌性的笑:“是啊。”

  King递给我一个档案袋:“这是你的东西。”

  我接过来:“谢谢。”

  他还想说什么的样子,但是却没有,只是静静的看着我,我被看的不自在,便只好假装整理档案。

  “柳佳。”

  我抬起头来看他:“嗯?”

  King从来没有笑的这么失落过,是我从来没见过的他。

  “我也不知道原来我这么爱你。”他自嘲般的笑了笑“我以为只是我的一时感兴趣。”

  “谢谢。”我正视着他“我现在觉得很幸福,也希望你跟你的妻子也会幸福。”

  “我离婚了。”

  我诧异的看着他。

  King笑了笑:“柳佳,别这样看着我。跟你说这些,并不是要挽回什么,我晚了他几年,便注定此生都没法得到。没想到,在我三十几岁的时候,居然遇见了真爱。我本来不相信这东西的。”

  “我本不欲跟你说这些,可是我看见你,就忍不住都说了出来。只是柳佳,我做过的事,说过的话。只是我对于爱情的一种表达,并不希望给你造成什么压力。你在我的记忆中刻下时光,刻下爱情。对我来说,你就是爱的本身。”

  这是多么动听的话……我相信每一个女人都无法拒绝这一刻的感动。

  “如果有来世,我一定要比他还早的遇见你,让你爱上我,就如我现在爱你一般。”他笑起来,很妖媚“然后我会抛弃你,让你尝尝这滋味。”

  我破涕为笑:“喂!你要不要得失心这么重啊?你是男人哎!”

  他笑起来,看着我,并不说话。

  那是我最后一次与King面对面的交谈,当然,多年之后我在杂志上也总是会看到他,杂志上说此君上了年纪之后似乎不喜玩乐,洁身自好了。但到底是八卦杂志嘛,言语之间透露出对King先生某方面能力的怀疑以及取向上的猜测。

  回到家里,看到沈铎那别扭的表情,我凑过去抱着他的脖子亲了一下。

  他的脸难得的红起来:“你别以为用这招我就会原谅你啊!”

  我笑起来,扳住他的脸,认认真真的亲下去。

  有一种情感,也许一辈子也遇不到一次,遇到了,是一种福分,这种情感是可遇而不可求的。这种情感,是真实的表露,不必心心相知,也不必刻意的去揣摩,没有一点的功利与杂念。这种情感,几乎没有秘密可言,你可以和爱人一起分享,一起感受,而你的爱人也许会在微微的醋意中一起分享这种美好的情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