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校园小说 > 姐姐 > 【34.】

【34.】

  【34.】

  我预料到King会来找我,果然不出所料。

  他甚至等不及我去赴约,直接把车开到了学校门口,我在众人的目光中从容的上了车。

  King神色阴郁,车开的飞快,紧抿着的唇预示着这位先生似乎正在盛怒之下。

  车开到了一个别墅,他下车,很有绅士风度的给我开了车门,我一句“谢谢”还没说出口。他整个人就俯身贴上来,我的身体被压在车上,他凑过来,越来越近,待我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已经吻上了我的唇。

  “你!”我挣扎着,可是他的力气那么大,只一只手就禁锢住我。

  咸腥的味道涌入口内,他却固执的不放开我,抵死缠绵一般。

  我绝望的不知道如何是好,到了这一刻我才认识到自己之前的自负有多么的可笑,他是King,是个男人。如今这个样子,我如何挣脱的掉?

  突然,他闷哼了一声,放开了我。我的眼睛被泪水模糊,根本看不清眼前的人。可我知道,只要他一出现在我身边,我就知道一定是他。

  他很少这样失态,朝着King咆哮:“你这个混蛋!”

  King抬起手擦了擦嘴角:“公子,我说了,柳佳我要定了。”

  沈铎不再说话,走过来牵起我的手,把我带走。

  走了很久,他不说话,亦不看我。

  过了半响,他狠狠的甩开我的手,我一个趔趄,差点摔倒。

  “你!”他指着我“你怎么这么随便!”

  嗯……

  最难过的时候,我没有这样绝望过。因为我觉得自己总不会是一个人。

  最难过的时候,我没有这样被侮辱过。因为那些不堪的语言,有杜彬帮我挡着。

  最难过的时候,我没有这样孤单过。因为我总有西瓜陪着我。

  我那样的坚持,把自己最好的年华尽数抛弃,背井离乡。为的是什么呢?

  只是因为我爱的太深,因为我舍不得恨你。

  可是你说我随便?

  我笑了笑,眼泪却不住的掉:“沈铎,这世界上谁都可以说我随便,谁都可以指责我的生活不检点。谁都能说我是个未婚妈妈。可是你不行。”

  唯独你不行。

  他欺身上来,揽住我的腰,低头吻住我。

  我不知道哪里来的那么大的力气,死命的挣脱,就连刚才拒绝King都没有这个样子。他吻的用力,手扣着我的腰,似乎想把我嵌入身体中一样,我觉得自己每一寸肌肤都在疼痛,而最疼痛的,却是我的心。

  为什么要见面呢?为什么不让我的心里永远住着那个最爱我的你?

  他却放开了我,冷笑着说:“这会儿倒是见你挣扎了。”

  我眼泪一直流,只能低着头不让他看到:“我求你……”

  他的笑容僵住在脸上,似乎不可置信自己听到了什么。

  “我求你放过我……”我伸手擦着自己的眼泪“我求求你……你不能这样。沈铎,你不能这样。”

  “我从来没有这样爱过一个人,甚至我们现在这个样子,我也无法恨你,沈铎……你不能这样。就算我的一切在你眼中再不堪,也请你体谅我。我不是什么伟大的人,请你体谅我的不够勇敢,请你体谅我现在还放不下你。你不喜欢我跟别人在一起,我可以这辈子都单身,你想怎样?你告诉我……可你不能这个样子。”

  你不知道……你是我坚持下去的理由。所以你不能这个样子。

  沈铎走过来,抱住我。我在他的怀中嚎啕大哭。

  他却在不说一个字。

  时光容易把人抛,红了樱桃,绿了芭蕉。

  谁把往事思量,笑时泪半行。

  ——————————————————————

  那天的事情就像是一出闹剧,我根本想不到自己会说出那样的一番话来,更加想不到沈铎会这么突然的出现在我面前,又一句解释都没有的离开。

  这一年多的时间中,我觉得自己成长了很多。从前倔强着不肯承认的事情,也终于敢于说出口。

  我不知道沈铎听了我的那一席话之后会做何感想,他可能会觉得我变了,会开始怀念以前的那个我。

  但是谁人又不会成长呢?

  如果我够洒脱,我就不会要西瓜。如果我够洒脱,就不会对他念念不忘。正如我跟杜彬说的那样,从今往后,我不会再欺骗自己,感情的事,如何想便如何说。便算我任性也罢。这种折磨人的相思,我不想一个人承受了。

  回国的事情,以前从来都没有想过。可是那天突然接到妈妈的电话。说是爸爸住院了。

  我太了解我家老太太了,从来都是报喜不报忧,若不是我爸爸真的病重,她一定不会打给我。

  匆忙的去学校请了假,给杜彬打了个电话,说明了我要走。

  他疑惑的问道:“那西瓜怎么办?”

  “我带回国吧。”

  他犹豫了一下:“……伯父身体不好,你哪里有时间照顾西瓜?”

  我当然想到了这些,只是我舍不得跟西瓜分开这么久。

  “把西瓜留在卡城吧。家里有保姆,还有我。”

  我还在犹豫……没有说话。

  “再说西瓜病刚刚好,要是回国了没人照顾,生病了怎么办。他从小在卡城长大,回去水土不服怎么办?”

  好吧……他总是知道我的软肋在哪里。

  “杜彬……谢谢你。”

  他一怔,过了好久才说道:“说这干什么……”

  我笑了笑:“是真的,你看……经历了这么多,现在我能依赖的就只剩你了。真的很感激你。我回国的这段日子,请你照顾好西瓜。”

  他应允。

  回家收拾行李的时候,西瓜坐在床上看着我整理。一会儿扯扯这个,一会儿拽拽那个。我刚刚叠好的衣服,被他弄的一团糟。

  我故作生气:“不准闹妈妈哦!”

  别看他小,最会察言观色,看我这个样子,马上收住手。可怜兮兮的看着我,我受不住西瓜这种眼神。

  “唔……”我抱过他“西瓜最乖了!”

  说罢亲了亲他的脸颊。

  西瓜“咯咯”的笑起来,好玩极了。

  他的脸颊贴在我的胸口处,我抱着西瓜,看向窗外。

  只不知道等待我的会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