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校园小说 > 姐姐 > 【33.】

【33.】

  【33.】

  咖啡厅的音乐舒缓而低沉,我对面坐着的那位举止端庄的女士正在打量着我。

  我放下杯子,无奈的叹了口气:“夫人,你知道的,King先生有许多的情妇,我想,你应该也查到我们两个之间没有任何事情。所以请不要随便乱猜忌,你可以怀疑我的人品,但是我必须要告诉你。我对于这样的花花公子是没有任何好感的。”

  至始至终,她都还没有对我说过她的名字,所以我只能以夫人相称,她似乎也很享受这个称呼。

  “你终究是不一样的。”

  我头痛……为什么大家都这么说。

  “我并无任何特殊,甚至跟他的那些情妇相比,我算是姿色平平的,况且我还带着个孩子。”

  她看着我,仿佛在琢磨我这一番话是否出于真心,我与她对视,毫不畏惧。

  良久,她才垂下眼眸,好像是红了眼眶,可是却倔强的不想叫人看见:“我就知道……爱上这种人……万劫不复。”

  我沉默,不知道该说什么。

  “沈先生跟我提到你,我便找人来查,他从来没有这样对谁上过心,这么多年都没有过……”她的声音渐渐哽咽“我害怕……我是真的怕。他以前在外面各种行径,我虽然听说过,却从来没有放在心上,左不过逢场作戏,爱玩而已。可是……”

  我强制镇定下来,问道:“夫人……你刚刚说道沈先生。”

  她抬起头:“沈铎,沈先生。怎么了么?你认识?”

  “是他……”我清了清嗓子“是他告诉你我和King先生的事情么?”

  “沈先生现在的女朋友是我的闺蜜,那天我们在苏黎世一起吃饭的时候他说过。”

  沈先生的女朋友……

  我觉得我脸上的表情一定难看极了。

  “你认识沈先生?”

  我笑了笑:“知道,并不熟。”

  她了然的点点头:“你从北京来的嘛,当然会知道这个风云人物了。他以前有个女朋友的,你知道么?”

  我尴尬的点点头。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分手了……”她十分困惑的样子“那阵子如胶似漆的,为了那个女人守身如玉,让我们这些已婚的不相信爱情的人好生羡慕。谁知道最后也不过就是那个样子。”

  是啊……不过就是那个样子。

  “我还记得,沈先生生日宴会的时候,我远远的看见过那个女人,看不太清楚长什么模样,只是给人感觉很舒服。听说还比沈先生大三岁呢。可是看起来完全不像,沈先生那个人……平日里是个很有气势的人,就算是我跟他接触,也不免会觉得这个年轻人气场很强大。”

  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还要坐在这里,明明她的每一句话,都像是一把刀一样扎进我的心里,可是我却自虐一般的听着,仿佛只要是一两句简单的话,只要能听到他的消息,就很安心。

  “可是我的闺蜜,跟他前女友是完全两种类型的女人。”她微微皱着眉头“看来是真的对前女友感觉到厌烦了吧。”

  我发现自己端着杯子的手都在忍不住颤抖,只好放下杯子,假装镇定。

  ————————————————————————

  而此时在我不知道的多伦多,两个男人也在进行着谈话。

  King看着对面的男人,笑了笑:“我实在不知道沈先生为何这样做。”

  对面的人挑了挑眉,一副玩笑的模样:“我也实在不知道,为什么我做事情一定要有原因。”

  King面色一冷,沉声道:“可你既然已经放弃了她,就不要再干预她的生活。”

  沈铎笑了笑,像是听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话:“公子要的人,你打听看看,有人拦得住么?”

  “公子?”King看着他,皱眉“难道你是……”

  “我本不想说起这个。”沈铎一副“我很抱歉”的模样。

  “这里是多伦多,而她人在卡城。”King冷笑“纵使公子权势滔天,你的手也伸不到我这里吧。”

  沈铎听了这话,终于脸色一变,面色阴冷:“King,我不管你对她是什么心思。你要是喜欢她,就撇清你那一身的桃花债。包括你家里的那位。你若是只想玩玩,我沈铎虽然不算什么厉害的人物。但是在卡城,在多伦多,想要不顾一切的扳倒你,其实并不那么难。”

  King微微眯起眼睛:“既如此,你何苦不去找她。你知道她一个人有多辛苦。”

  沈铎站起身,显然对这次谈话失去了兴趣:“那是我们两个之间的事情。King先生,这还轮不到你来管。”

  说罢,转身离去。

  身后却突然传来一个声音。

  “柳佳。我不会放弃她。”

  沈铎嗤笑,却没有转身:“我拭目以待。只是要提醒King先生一句,齐人之美并非人人享受得起。她跟着我的时间长,难免眼光高。看不上你,也属正常。”

  门外,一个人恭恭敬敬的等候着,见沈铎出来,马上迎上去。

  “公子。”

  沈铎点点头:“去卡城吧。听说那孩子最近病了。”

  “那我这就联系杜先生。”

  一想到西瓜那副样子,他的嘴角忍不住露出一个笑容。

  ——————————————————

  今天西瓜和杜彬回来的很晚,我去公园找都没有找到。

  他们回来的时候我问杜彬干嘛去了,他说带西瓜去餐厅吃饭。

  西瓜最近在长牙,对什么东西都很好奇,什么都要拿来咬一咬。我想是杜彬怕他在公园里咬东西,所以才带他去餐厅。

  因为回来的晚,西瓜已经趴在杜彬的身上睡着了。我小心翼翼的接过来,这孩子也只是哼哼了几声,并没有醒。

  我俯身亲了亲他的脸颊,西瓜的身上有淡淡的香味。

  多少个午夜梦回,这味道缠绕在我们两个人之间,挥之不去。

  沈铎,你到底什么时候才来见我?

  而这一切,我到底要什么时候才能知道真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