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校园小说 > 姐姐 > 【8.】

【8.】

  【8.】

  话说我当时还真没觉得有多气愤,毕竟不是从我的卧室出来……再说退一万步来说,沈铎就是真的要玩,也不至于带到这里来乱搞……再再退一万步来说,我心里压根就不相信沈铎会做出这种事情来。

  开什么玩笑啊,他要是这种人早八百年就已经左拥右抱了,还用等到今天?

  我侧过头看着姜妈:“沈铎没起?”

  姜妈看着我:“公子做晚上出去吃饭,很晚才回来,这会儿大概没醒呢。”

  我点点头,换了鞋进屋,看到周瑞雪局促不安的站在一边,顿觉好笑,又没发生什么事情,她何苦这样好似她犯了天大的错误呢。

  “学姐……”

  我笑了笑:“早啊,要吃饭么?”

  她也不回答,一个劲的拽着我的睡衣。

  “学姐……昨天晚上是……”她似乎极难措辞,眼神有意无意的看着楼上沈铎的卧室。

  我坐在餐桌旁:“别等他了,他向来爱睡觉。我们先吃吧。”

  姜妈给我盛了一碗粥,配上几个小菜,都是平日里吃的最普通的,我心里还装着事儿,有点食不下咽。

  周瑞雪一副受气小媳妇样站在一边,我本来想劝一劝的,可是又不知道说什么好,毕竟我根本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姜妈却是再待不住了,不紧不慢的说道:“周小姐你也坐下来一并吃吧,立在这里倒好像是我们给你难堪。”

  “哪里……不是的……”

  我冲着她招了招手:“姜妈没别的意思,不想你跟我们外道而已。过来坐下一起吃吧。”

  说话间楼上的房门开了,沈铎似乎是昨天晚上喝了酒,皱着眉头眼睛都没怎么睁开,只喊着:“姜妈,柳佳回来了么?”

  这一句话……我便觉得从看到周瑞雪那一刹那开始,我对他的信任都是值得的。

  姜妈抿嘴一笑:“问我干嘛呀,这人不就在这儿坐着呢嘛!”

  沈铎穿着睡袍,刚醒的样子完全就是个小孩子,我看着好玩,笑了笑:“等我一会儿。”

  说罢放下了手中的东西,跑到楼上去。沈铎一下子就保住了我,假装生气道:“夜不归宿?你倒是出息了!”

  我伸着舌头不说话,讨好似的看着沈铎。

  他“哼”了一声:“我可不吃你这一套,不会来也就罢了,什么乱七八糟的人都往家里招。若不是她在,我犯得着出去跟人吃饭喝酒闹到那么晚么!北子还一个劲的追问我,是不是跟你闹了什么矛盾,要不然怎么深更半夜的跑出去了。”

  一番话说的好像云淡风轻,可我知道楼下那位听到了心里定是不爽快的。我叹了口气,趴到沈铎的肩膀上轻声说道:“也别太叫人家下不来台呀。”

  “这会儿你倒是大方了。”

  我知道他的意思,也知道他现在正在气头上,我这个人虽然平时能闹点,可沈铎真正动气的时候我是很少逆着他上的。

  沈铎揽着我进了卧室,他似乎还有睡意,本来是跟我聊天的,聊着聊着就睡着了,我昨天也休息的不算太好,躺在他身边渐渐的便也睡了过去。

  醒了之后大概都是下午,我拿起床头上他的手机看时间。

  果然……

  我推了推他:“沈铎……要不要起来?不饿吗?”

  他迷迷糊糊的应了一声。似乎并不想起来。我想着他昨晚上喝了酒,早饭也没吃。平日里我要是这么赖床,他早就拿出脾胃那一套养生之道来唠叨我,怎么到了他这里完全都记不得了?

  “起来吃点饭好不好呀?”我哄小孩子似的“仔细饿坏了胃。”

  他闭着眼睛,嘴角微微牵起,似乎十分高兴的样子,说道:“再说一遍。”

  “嗯?”

  “仔细饿坏了胃,再说一遍。”

  我叹了口气,某人有时候就是这么小孩子气。

  我只好柔声又说一遍,以为说完了他便会起来。谁知道我话音刚落,沈铎长手一伸就把我拽到怀里。

  这一折腾就一个多小时,最后我什么招数都用上了,软硬兼施,他这才放过我。下楼吃饭的时候周瑞雪早就走了,可我还是问了一句:“周瑞雪什么时候走的?”

  姜妈撇撇嘴:“我也不晓得,你们两个睡了之后我就去买菜了。谁晓得她什么时候走的。”

  我不置可否。

  姜妈见我没说话,又说道:“真不是我说你的,好歹你也长个心眼吧,这人都把你算计到家里来了,你怎么还见天这么不上心?”

  “谁说我不上心了?”

  “你要是上心啊……也不能让人家昨晚在这里住了一晚。”

  我心里正奇怪这事儿呢:“她怎么会在这里住一晚呢?怎么说的?”

  姜妈放下手中的东西,坐到我身边来,完全无视了沈铎:“就说是你邀请来的。还叫我不信给你打电话,我是打了呀……你也没有接。我说了好几次送客的话,人家死活就是赖在这里,后来眼瞅着天都黑了,她一个女孩子,我不好再往外撵,你跟公子还都没回来,我想着住一晚就住一晚吧。”

  我点点头没说话,沈铎给我夹了一些菜:“别想了。”

  “也没有想……”

  他看着我,叹了口气。似乎十分无奈的样子。

  当天没有课,我跟沈铎谁也没有去学校,第二日上学的时候,不意外的接到了周瑞雪的电话。

  是想约我吃个午饭,我欣然接受。

  她的样子似乎一夜之间憔悴了很多,往昔那活泼的样子再也没有,我坐下之后,本想着点几个菜的,谁料她打断了我:“学姐,我今天来,只是想问你一句话,你回答了我便可,至于这顿饭。我是没心情跟你吃下去的。”

  我点点头:“说吧。”

  她看着我,眼眶微红,我见犹怜:“你为什么那么相信他?我总想着,即使那一晚在他那里讨不到便宜,便是让你误会了也好,可你为什么那么淡定从容?那么相信他?”

  我笑了笑:“周瑞雪,我虚长了你们几岁,可不是白长的,平日里你看我悍妒无礼,沈铎似乎那我十分没有办法。可这其实都只因为我们是恋爱中的人,我的个性并非如此,虽然没什么大智慧,可也不见得是一个没头没脑的人。你接近我,为的是哪般,明眼人都看得出来。沈铎跟你说过,因为他爱我,所以可以宠溺我的坏脾气,可以让我像个小孩子一样肆无忌惮的想什么说什么。因为我是他爱的人,我可以享受这些特权。而他,是我爱的人,所以他值得我相信。”

  她低着头,我看不清楚她的表情。本来还有一席话想要说的,但是思及有的话不必说的太满,她要的不过是一个答案,我何苦给她太多。

  “我知道了。起先我还以为……”她自嘲般的笑了笑“却原来是我傻。”

  我喝了一口水:“这世界上无所谓傻或不傻。周瑞雪,打你第一天接近我,为的是什么,我就知道。之所以还留你在我身边这么久,不过看你一个孩子……等你到了我这个年龄,兴许就懂了。人与人之间的缘分本就难得,我能够认识你,便是大家的缘分。”

  小的时候,我在书上看到这样一句话。叫做:大智若愚。

  我并不标榜自己是一个多么智慧的人,可我觉得很多时候,大智若愚,兴许就是与人为善。

  她这么步步为营,其实到最后,一招不慎满盘皆输。倒不如我这个冷眼看着的人轻松。

  其实能被阴谋打败的爱情根本不是爱情,如果我在看到她出现在厨房的那一刻有了丝毫的动摇,如果我在看到她穿着我睡衣时有了一丁点的怀疑。

  那才是对我,对沈铎,对我们爱情罪不可饶恕的亵渎。

  回家后兴高采烈的把这件事情学给沈铎听,他听过之后沉吟片刻,问道:“你就真的这么相信我?”

  我撇撇嘴:“那当然了,又不是拍电视剧,干嘛那么狗血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