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校园小说 > 姐姐 > 【50.】

【50.】

  【50.】

  回学校之后一直想找个时间跟导师说一下我实习的事情,总觉得这样任性妄为,还是应该叫老师知道,主动承认错误也免得被动的挨骂。

  谁知道还没等我开口呢,导师就把我好一顿夸,说我实习的时候表现优异,实习公司还特地写了信赖赞扬学校的教育实用,教育出来的都是实践性人才。夸的我冷汗直流也不知道实习公司说的到底是不是我。

  就连同去的同学都以为我工作的很好,因为杜彬编出了理由骗他们说我去了别的部门,所以尽管天天不见面,纯真的孩子们却依旧认为我奋斗在实习第一线上。

  云里雾里的跟那些人虚与委蛇的过了几招,好在没漏底。昏昏沉沉的回了寝室,陶好的东西还在,但是对于陶好来说看她东西在不在是根本无法判断这个人在不在的。原先我们高中也住校,离校的那天就陶好没来收拾东西,我给她打电话,人家懒懒的说:“就都扔在那里好了,拿回来也用不了。”

  哎……只是苦了下一届住陶好床的孩子了。这厮最会享受,床铺比谁都软,那么多层被和垫子,也真够下一个主人收拾的了。

  给陶好打了个电话,这厮没有接,估计是在睡觉或者看书。也只这两件事能让她完全忘我。

  我无趣的收拾着自己的东西,有点失落感。手机响起来,我看都没看就接过来:“喂,你好。”

  “到了?”

  我听到这个声音,心情一下子变好:“是啊。”

  “累么?”

  我放下手中的东西,坐下来跟他聊天:“还行吧,哎……原来张贺定的是头等舱啊。我身边有个男人手腕上的表好厉害啊。我在杂志上看过。”

  沈铎笑了笑:“你就盯着人家的表看?丢人。”

  “也不是……不是没意思嘛。你又不在。”

  这话说的十分肉麻,要是往日在电视或小说里看见,我肯定是要起鸡皮疙瘩的,可是现在自己说起来,就像是在跟他谈论很普通的一件事情一样,因为明明恋人的心理就是如此,明明才放分开,就已经想念。

  “我也是……”他的声音一下子低沉下来“我早上回家,把你盖过的杯子和用过的毛巾都带到学校去了。你忘了一件衣服在这儿,我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就搂着你的衣服盖着你的杯子……便睡到现在。不然早给你打电话了。”

  我不知道该说什么,距离这种事情,最让人无能为力。

  “不过也好,还有不到半年,你就来了。”

  话虽然这么说,但是哪怕是一分一秒对我来说其实都是煎熬,我只是不想告诉他而已,因为他同样无可奈何,说出来不过是平添伤悲。

  撂下电话没多久,寝室有人开门,我正在门边,顺手就给打开了。

  门外金彤彤手里拿着钥匙,吃惊的看着我。

  我没看她,转身回了自己的地方继续收拾东西。

  她手里也拎着很多东西,回了自己的座位默默的收拾。过了一会儿突然开口道:“你去了北京?”

  我看了她一眼,瞧不出什么名堂,只好应了一声:“是。”

  “见到他了么?”

  乍一听我还没明白这个他是谁,下意识的以为是沈铎,后来仔细想想,觉得应该不是。

  “你说杜彬?”

  “嗯。”

  真是的……看见了又怎么样,我口气不善:“看见了,你问这个干嘛。”

  她整理着东西,看都不看我:“他还好吧。”

  我也没好气:“有能耐你自己问啊。”

  金彤彤确实笑了:“你这是饱汉不知饿汉饥,现在能见到他人的,也就只有你了。”

  “你有完没完!”我看着她“金彤彤,你是看见我跟杜彬偷鸡摸狗了还是我跟杜彬被你捉奸在床了。从大一到现在,你没有一天消停的时候,全寝室的人跟着你不痛快。我早就跟你说过,那杜彬也就你当个宝贝似的,我眼光没那么廉价!你们两个的事儿也少扯上我,没完没了的。你们不烦我都烦!”

  金彤彤转过来看着我,居然笑了笑:“柳佳,因为你。我什么都没了,你根本就不知道。我从五岁开始就认识杜彬,这么多年了。陪在他身边的一直是我。你凭什么?”

  这件事情我们两个从来没有这么开诚布公的谈过,今天我索性就跟她说清楚,一了百了。省的日后天天被这种人缠。无事生非。

  “我凭什么?”我站在那里,手都有点颤抖,实在是气的不行“我怎么跟你这种人就讲不通呢。我现在有男朋友了,而且我从头到尾就没有喜欢过杜彬更没有招惹过他。你是不是搞错了仇恨的对象!”

  她走过来:“如果没有你。他就是我的。”

  我终于认输,挥了挥手:“随便你吧!你这个疯女人!”

  说完实在气的不行,东西都还没有收拾完就摔门走了。

  那算是记忆里我在大学中最后一次见到金彤彤,后来搬离寝室的那一天是她家人来的,说她生病了。我跟陶好谁也没有问候一句,对于这样的人,关心都是多余。

  只隐约记得,下楼的时候看到一辆十分豪华的车子。金彤彤家里来的人把她的东西一股脑都放了进去。

  经过那辆车子的时候,我分明看到了杜彬的脸。而他身边的司机则说道:“少爷,小姐的东西都拿全了。”

  他点点头,好像极为不耐烦的说道:“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