泡书吧 > 校园小说 > 姐姐 > 【49.】

【49.】

  【49.】

  沈铎为了照顾我的想法,跟我一前一后的进了饭店。

  虽然是柳昕挑头要一起吃饭,但到底还是沈铎坐庄请客。

  饭店秉承了公子一贯的态度,奢华低调,我很纳闷他怎么总是能找到这样的地方,柳昕还没来,我不敢离他太近,沈铎坐在那里也不说话,可我看着样子似乎是很生气。

  我看了他一眼:“怎么了又?”

  他没看我,摇摇头,好像是不爱跟我多说,我心里也多少明白一点他为什么生气,这件事情摆在我们两个之间这么久。有很多事情不是不提就可以翻过去不算的,这始终是个坎。

  我叹了口气:“我知道你心里不喜欢我这样。你……你给我点时间,日后我肯定和柳昕说,好么?”

  沈铎手里把玩着一个打火机,神色看不太清楚,须臾才说道:“我也不是气你……柳佳,我要是真的跟你动了气肯定会说出来,生闷气是女人干的事儿,我才不会。只是我没想好要怎么跟你说。你看,你能在我身边,你心里的是我,我就已经很满足了,其他的都是别人。柳昕是别人,杜彬也是别人。我想明白了,只是需要一段时间而已……你别往心里去,好好过自己的日子。要是你不开心了,再多的别人也抵不过。”

  听他这么说,我非但没有放下心来,反倒是更加的愧疚,可是不好意思说出来,只好笑着打岔:“快快点菜啊!可别饿着我了。”

  沈铎笑了笑:“就知道你馋!”

  柳昕来的时候,沈铎正指着菜牌上的一道菜跟我研究着,态度不免亲昵,他一抬头看见柳昕,倒是没慌,十分从容的站起来:“你来了。”

  柳昕大概也没有多想,看着沈铎的样子微微红了脸,却是说:“可好久没见着你了。”

  沈铎给她拉开凳子,柳昕受宠若惊一般的坐进去。却没发现沈铎避重就轻的忽略了她的问题。

  上菜的时候我无聊的摆弄手机,恰好陶好发来短信,跟我控诉她的猪头老总,形容之间言语犀利搞笑,我不由笑了起来。

  柳昕凑过来:“什么东西这么好笑?”

  我把手机递给她:“看你陶好姐,多有才。”

  她捧着看了一会儿,又递给沈铎:“哈哈,你看。真逗死我了。”

  一条短信打破了僵局,我心里暗自感叹,我们的暖场大王陶好小朋友,即便是不在现场依旧有这样的威力。

  饭菜十分可口,但我来的时候点心吃的太多了,也吃不下去太多,柳昕一个劲儿的问我实习时候的事情,大概是陶好的那条短信让她对实习这件事情心生好奇,无奈我根本就没怎么体验过,文不对题的答了几句。差点露出马脚。

  好在沈铎问起了柳昕学校的事情,柳昕兴致勃勃的跟沈铎聊天,我给了沈铎一个感谢的眼神,心里却觉得这样的隐瞒不是长久之计。心里已经初定,等半年之后我来这里读研,就跟柳昕都坦白。

  这么想着,好像许久以来困扰我的问题迎刃而解,顿时觉得开心许多,沈铎看着我,好像是发现我的心情大好,便不再跟柳昕谈论,只一心吃饭。

  他吃饭的时候向来话不多,于是柳昕也不再说话。

  晚上回去的时候沈铎抱着我笑道:“一会儿开心一会儿难受的,我看着你那张脸都能演一双簧了。”

  “哎,沈铎。”我看着他“等我来这里读研了就跟柳昕坦白,如何?”

  他好像是没听懂,皱眉问道:“什么?”

  “我们两个的事情啊,等我来了就跟柳昕坦白,好吧?”

  他这才反应过来,也不顾着还在客厅,搂着我的腰便亲了过来。我看姜妈还在,不好意思跟他这么亲热,推搡着说道:“别闹。”

  他哪里肯听,我只好撒娇似的挽着他的胳膊:“进屋去。”

  沈铎的眼睛闪烁的像是夜晚的星星,一路搂着我的腰进了屋里。还未等我喘口气,他就欺身上来,把我压在床上狠狠的吻着。

  手也渐渐的开始不老实起来,顺着我衣服的下摆伸了进来,一把捏住我的柔软。我被他捏的有点痛,叫了一声:“轻点!”

  他却不动了,只趴在我的身上一个劲的喘着粗气,过了好一会儿才把手拿出来,给我整理了一下衣服,捏着我的鼻子说道:“早晚有一天要被你折磨死!”

  我“嘻嘻”的笑起来,心里却甜蜜至极。腿不小心碰到了他敏感的地方,只听他好像是倒抽了一口气,连嗓音都变的低沉起来:“柳佳,别闹!”

  我看着他:“你不喜欢我么?”

  他叹了口气,把我抱紧了,过了一会儿才说道:“正是因为喜欢你喜欢的紧,才舍不得。”

  我本来是在跟他开玩笑,听他这么说不由得心里一暖。

  在北京待了不过三五日,沈铎晚上还能来陪陪我,白天也有课要上,因为离学校比较远,有时候碰上第一节有课他总是起的匆忙,连饭都吃不上,一来二去的就连姜妈都忍不住念叨,虽然不是特意说给我听,但是我也看出来他这几日的疲惫,心里十分心疼。

  于是趁着晚上吃饭的时候,我说道:“明天给我订机票吧,我回家了。”

  他十分错愕的抬头看着我:“在这里待着不好么?”

  “挺好的啊,可是我恋家。”

  沈铎看了看我,似乎是想从我的表情中找出一点原因来,我笑了笑,夹了一块肉给他:“我说公子,你就别看了,跟你我还能藏住什么心眼不成啊。我真是想回家了,真的!”

  他这才应道:“得了,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吧,明天我叫张贺去给你订机票,你一会儿吃完了饭就去收拾收拾。”

  第二天早上起来的时候沈铎已经上学去了,我起来没看到他心里一阵惆怅,正躺在床上看天花板,姜妈敲了敲门:“柳小姐醒了么?”

  我应了一声,她推开门道:“张先生刚才来电话说机票都已经定好了,是下午一点的,叫柳小姐好好准备准备,吃过午饭就走。”

  我坐起来道:“知道了。”

  午饭是姜妈做的,饭菜很可口,我吃了一大碗,姜妈看着我笑道:“以后还有的是机会来北京,这次走了也别太伤心了。”

  真不愧是大家雇姆,察言观色无人能及。我点点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正收拾着呢,沈铎回来了。

  他的额头上有些汗,看见我却是笑了笑:“还好赶上了。”

  我把行李箱递给司机,然后对他说道:“你不是下午还有课?”

  “哪里有人大学不逃课的?”

  这话说的……

  我没理他,拉开车门坐了进去,张贺坐在副驾驶席上,沈铎就只能坐在我身边。

  这一路上我都有点沉默寡言,毕竟要分开那么久,温存的话我不太会说,心里难受的只能靠在他肩膀上。

  他搂着我也不说话。竟像是很难受的样子。

  快登机的时候他拉着我的手问道:“回去看看要是忘带了什么就给我打电话,我叫人给你送去。”

  我低垂着眼睛也不看他,嘟着嘴像是受了气:“还能忘了什么,最想带的也带不走。”

  话音刚落,他就俯身亲了过来,人来人往的候机室,时常上演这样经典的一幕,周遭的人也只是侧目观看,并不言语。却让我觉得像是时光为这一刻悄然驻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