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校园小说 > 姐姐 > 【30.】

【30.】

  【30.】

  一天的心情都被晚饭的压抑给毁了,我暗自郁闷为嘛要来吃这么一顿饭。

  走的时候格格欲言又止,大概是被我的毒舌给吓到了吧,还真不是我善良,如果一个美人在你面前弄出那种很受伤的表情,我觉得是个人都会忍不住想呵护她。所谓爱美之心人皆有之。

  “今天你说的事情……”我斟酌一下“你真的没必要来跟我说,格格,且不说我跟沈铎之间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咱就单说这个事儿,你觉得你有资格来跟我说么?”

  哎……我只斟酌再斟酌……到底还是说了意气用事的话。

  真不蛋腚……

  她听我这么说,先是愣了一下,然后才说:“柳佳,你别这么敏感。”

  我耸耸肩:“小市民就这样,您多担待。”

  “我也不是沈铎什么人,就是……我们都是大院里出来的孩子,打小就一起玩。这个圈子里的朋友,数数不过就那么几个。我关心他,你也别多想。”她看着我“其实我一早就知道,在沈铎眼里我什么都不算。他这么多年来一直照顾着我,不过是看我一个人在外面打拼不容易,你别看他平时那副样子,其实心地好得很。”

  这话怎么听着这么不舒服。

  我撇撇嘴看向远方,格格看我这个样子也明白我心里不舒服,闭口不谈。

  “你知道胡薇吗?”

  “他跟我说过。”

  格格看着我,微微眯起眼睛:“那才是你的障碍。我今天说那些话,自己都觉得多余。你说的对,是他缠着你。我不过是痴人妄想罢了。”

  她这么一说,我倒是觉得蛮心酸的……一个如花似玉的女孩儿,她本不应该这么不快乐的。

  “我见过许多喜欢沈铎的人,他对你算是不错的了。”

  这可是大实话,看那天他在酒吧对小茶的态度。这丫就是让人惯的,天天目中无人的。

  格格的眼睛一下子变的通红,似乎就因为这一句话而无限唏嘘。

  “是啊!”她点点头,遮掩着自己的泪水“我很满足了。”

  我一直不是一个愿意在外人面前表露自己感情的人,很多时候我觉得自己的喜悲,无所谓要所有人都知道。可是这一刻,格格的泪水,却是那么真实的敲击着我的心,让我觉得这个少女的心事是那么的浩淼。沉重的无法负担。

  她渐渐的泣不成声,我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她,毕竟我的身份那么尴尬。她擦着眼泪,断断续续的说道:“柳佳……你那么幸福。”

  我无言以对,这一刻无论我说什么,对她来说都绝对不是安慰。

  “我回北京了。”她看着我,美丽的眼睛里充斥着泪水,可是丝毫不减弱她的美丽。

  “他打球的样子那么好看。”格格笑了笑“可是……”

  “如果有下辈子,我真的想求求他再也不要打篮球……起码别再让我看到了。”

  从此便可不想念。

  那时候的我很年轻,根本没办法了解格格这段话的意义,后来当我开始慢慢的长大之后,才知道这是多么绝望的一句话。

  她那么舍不得,可她再也不想沉沦。

  格格的背影消失在这个繁华的城市中心,来来往往的人行色匆匆,每个人的生活都有着不同的烦恼,我孤独的站在那里,感叹自己的渺小,也庆幸自己的平凡。

  回到寝室的时候寝室里只有金彤彤一个人,胡果儿最近貌似新交了一个男朋友,天天神神秘秘的,我也懒得打听,陶好大概是在图书馆里看小说。不待到闭馆她是不会回来的。

  金彤彤的面色潮红,像是生病了,可我知道她的个性,这种事情是不需要外人插手的。再说我们的关系又没有那么好,人前装装样子也就罢了,人后实在没必要再浪费感情共建和谐了。

  晚上七点多了,陶好还没回来,我有点担心这丫。打个电话问候,没想到她居然回家了。我不由得佩服。

  她有点八卦的问道:“就你跟金彤彤在寝室?”

  我说:“是呗。你还抛弃我了。”

  “哎!我看你上完课就走了以为你不回来了呢,不然我也不带扔下你不管的啊!”

  我撇撇嘴:“得了吧你丫,我还不知道你了,天大的事儿阻断不了你回家的脚步。”

  “嘿嘿。”陶好笑的十分猥琐“这都叫你知道了。”

  “我谢谢你了,这不是秘密。”

  “要不你也回家吧,或者来我家住。”

  回家?

  我有点不敢面对柳昕。

  看了一眼表:“都这个点了,去你家靠谱么?”

  “啧!那有嘛不靠谱的,老太太肯定欢迎你。”

  “行。等我收拾收拾,到你家楼下给你打电话。”

  挂了电话我就开始收拾,金彤彤站起来去接水,我本来没怎么在意,可她摇摇晃晃的好像要倒。我脱口就问:“没事儿吧你?”

  她看了我一眼,脸上的潮红预示着这丫发烧了。

  似乎是因为发烧,她没了平时对待我的那副架势,摇了摇头。

  我看她这个样子实在是于心不忍,建议到:“不然给你家人打个电话吧。”

  “没事。”她连说话都直喘“等我一会儿吃点药就好了。”

  这孩子!

  我也不愿意表现的太关心她,默默的收拾好东西,找出一盒退烧药给她:“给。”

  她接过去,看了一眼:“谢谢。”

  “反正我吃不到,我身体好着呢。”我背着包“走了啊。有事儿给我打电话吧。”

  金彤彤大概是太虚弱了,连回答我的力气都没有。

  我出了寝室的门给胡果儿打了个电话,没想到这厮还关机了,玩的也太high了吧!

  寝室里一个人都没有,我心里也有点不放心,每当我拿不定主意的时候都会给陶好打电话。

  陶好不耐烦的声音响起:“又什么事儿啊?”

  “哎。金彤彤好像生病了,寝室里没人,就她一个,能行么?”

  “有嘛不行的?她怎么就那么金贵了!”

  我看陶好貌似生气,只好再说的委婉点:“一个小女孩儿……”

  “哎哟喂!多新鲜啊!”讨好打断我的话“她丫撒泼打混的时候怎么没想着自己个儿是个小姑娘呢,这会儿想起来了!晚了!”

  我叹了口气,陶好就是这么记仇。

  “好吧。”

  “你少跟那儿多事儿,那丫翻脸不认人,你头一天认识她啊!大不了给杜彬打电话。关你什么事儿!”

  好主意!

  “我给杜彬打电话吧,这俩人要是重归于好了可省了我不少的事儿。”

  杜彬的电话第一遍没打通,我又打了一遍,他接起来:“我说了我有事。”

  “啊?”

  他也愣了一下,而后问道:“柳佳?”

  “啊。”

  “抱歉。”

  “哦,没事儿没事儿。”我说道“金彤彤病了,你来看看?寝室里没人了,我怕她烧严重了。”

  他沉默了一会儿到底还是答应我了。

  怎么这么费劲?

  我心里教育自己以后可不能再多事儿了。

  到了陶好家里,她一早就买了许多的好吃的,我俩挖着西瓜看《康熙来了》

  “哎!”她推了推我“你喜欢大S还是小S?”

  “大S吧,小S了解不多。”

  她放下勺子:“你这点就不随我。”

  “滚!”

  “我喜欢小S,我觉得女人就应该像她那样,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

  我边吃边点头。陶好受不了的瞪了我一眼:“你个吃货!”

  “哎。”我也有话要跟她说。

  陶好目不转睛的盯着电脑屏幕:“说啊。”

  “我那天去沈铎家了。”

  “哟!”她转过来,上下打量我“没事儿吧你俩?”

  “有p事儿啊!”我怒斥“你丫纯洁点!”

  “我说嘛。就你这身材,要说出事儿,还真难为这弟弟了。”

  我一脚踹过去:“滚!”

  陶好看了看我,然后貌似不经意的说道:“你就应该学学小S,知道自己要的是什么。别没事儿净寻思没用的。”

  还是陶好了解我……

  我无比诚恳的看着她:“你真不愧是我亲生的朋友。”

  “滚!”

  我俩嬉笑着闹了一个晚上,说着没用的话八卦极了。

  人生得这样一知己,足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