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校园小说 > 姐姐 > 【23.】

【23.】

  【23.】

  如果问起柳昕,在高中的时候做的最疯狂的事情是什么,她大概会说是飞蛾扑火般的爱上沈铎,但我觉得应该还有一个。

  就是那一天的醉酒。

  其实应该说我是我们两个人的疯狂。

  柳昕这孩子别看平时好像很大大咧咧的样子,其实她在某种程度上很像陶好,都是十分敏感十分会自我保护的人。所以像在外人面前喝醉酒这样的事情,柳昕是绝对不会做出来的,即使是那次为了留住沈铎让沈铎送她,这小妮子也并不是完全喝醉。

  家里人一向认为我是个心里很有数的孩子,所以放心让柳昕成天跟我厮混在一起,但是我这个人典型的闷骚派,平时一本正经的,可内心有时候也对放纵有着渴望,就连陶好都说:“你做出任何不靠谱的事儿我都不觉得奇怪。”

  那一阵子柳昕心理压力很大,她不说我也知道,她的成绩并不十分好,想要陪着沈铎考到北京实在太难了,我也试图劝说过她,我总觉得她给自己的压力太大太多了。高考之后,什么都是未知数,只有少数几个像沈铎那样的人可以过早的确定自己的走向而完全不必担心考不上。

  我烦恼的事情不用我说大家也知道,如果你的生活里闯进来两个像是砸场的人,而你对这两个脑残还无能为力的话,你会不抓狂?你会不愤怒?况且我本身也不是什么心胸豁达的人,圣人都说过唯女人与小人难养也。是吧?

  所以那一阵子真的是焦头烂额,于是我跟柳昕做了一个比较大胆的决定。我们两个跑到酒吧去喝酒。

  穿着从柳昕那里借来的短裙,我俩摇曳生姿的出现在本市一家知名酒吧。

  进去了才知道自己有多farmer,在门口的时候我甚至还担心自己是不是穿的太少了,放眼望去,我跟柳昕这么赔本的打扮居然还算穿的多了!也不知道该感叹现在的孩子太放得开,还是该感叹自己老了跟不上时代。

  既然是来放松心情的,我俩不可免俗的喝了酒。不知道自己的酒量,亦不知道那酒喝了多少会醉,我跟柳昕不要命的一人喝了五瓶。

  柳昕大着舌头跟我说:“哎……姐姐……不是说……说……说这个酒……都……都兑了……水……水的吗?”

  我听着她说话只觉得好笑,看着她“咯咯”的笑了出来。完全忘记了回答。

  柳昕看着远处,突然眼睛一亮,跟我一样笑了起来,醉态毕露:“嘿哟喂!多新鲜!你看……看……”

  她“看”了半天也没说出来下一个词,我顺着看过去,顿时醒了酒。

  他已经走了过来,皱着眉头:“谁准你来这里的?”

  我傻乎乎的用手指着自己:“说我嘛?”

  沈铎眉头紧锁,好看极了。那词怎么说?

  对,man!

  特man!

  他脱下身上的衣服搭在我的腿上:“回去。”

  我眯着眼睛:“我都上大学了,成年了。该管的不是我……她才是未成年呢。”

  我指着一脸茫然的柳昕,心里仅有的一丝清醒提醒着自己不能失态。

  柳昕看了一会儿,突然间闭上眼睛,我心里哀嚎,她怎么能在这么关键的时候睡着呀!!!

  “柳佳。”沈铎蹲在我面前,双手放在我的膝盖上,很温柔的看着我“你怎么了?”

  我装傻充愣:“啊?”

  他深呼吸一口气,摸了摸我的头发:“柳佳。我不在你身边,帮不上你什么忙。可你一直是一个懂得自己想要什么的人,到底是什么事情?值得你这么糟践自己?”

  我有点不耐烦的推开他:“我没有糟践自己,我已经二十岁了。来酒吧这样的事情对于我这个年龄来说,在正常不过了。你不是也来了么?你比我小三岁吧,未成年呀。”

  “可我是男人。”

  “你这是性别歧视。我要告你!”

  他按住我挥舞的手:“这里是中国!”

  这句话说的讽刺意味十足,实在是太惹人笑了。我笑了起来:“你这话怎么说的跟愤青似的!”

  他再不理我,拿出了手机打了一个电话,周围太吵,我根本听不清他在说什么,只看见他好看的薄唇一张一合,我努力的克制着自己想要吻上去的冲动,就在我的意志力要崩溃的那一刹那,他挂断了电话。

  我意兴索然的撇撇嘴。

  他挂了电话之后一直蹲在我面前没有变姿势,肯定腿都酸了,但我喜欢他这么看着我。

  过了一会儿,一个经理模样的男人走到他身边,也蹲下来配合沈铎的姿势:“公子。”

  沈铎指着柳昕:“这是我朋友,有点醉了。你给安排个安静点的地方。”

  那人眼睛转了一圈,看了看我,用极低的声音说道:“公子……这姑娘睡哪?您一会儿也过去么?”

  我恍然大悟,感情这孙子是以为沈铎要睡我妹妹呢!

  我气愤的伸小腿踢沈铎,他正好就蹲在我面前,方便我使用暴力。

  那个经理看到我的动作顿时浑身僵硬,我心说我还没害怕呢,你害怕啥呀。

  沈铎拍了拍我的小腿:“别闹。”

  我气愤的继续踢他,耍酒疯似的。

  “柳佳!”

  “干嘛!”

  他叹了口气:“我只是告诉你,不要踢我的膝盖。那是骨头,你踢着脚疼。”

  这回那面不改色的经理终于彻底崩溃,膜拜的看着我,千言万语难以言喻,大概是觉得我实在是太神人了吧。

  我十分同情他,估计跟我一样都是长期迫于沈铎的淫威之下。

  沈铎看着那个人:“那女孩儿是我同学,没来过酒吧,今儿喝醉了。”

  言下之意就是他俩关系纯洁,那个经理点点头:“知道了,你放心吧公子。绝对保证您同学的安全。”

  他喊了几个人过来把柳昕给架走了。

  “哎!”我拽着沈铎“他们把柳昕带哪去呀?”

  “找个安静点的地方,她需要休息。”

  “哦。”

  他突然正色道:“你都喝了什么?”

  我也一本正经:“五瓶啤酒,喜力!”

  “只有这些?”他靠近我“有没有陌生人给你吃东西?”

  我努力的回忆一下,点点头。

  沈铎咬着牙,恨恨的问道:“谁?记住了吗?”

  “没,我没吃。”

  “我问你谁给你的。”

  我无奈了:“这哪里记得住啊……”

  他沉默了一会儿,似乎是在调整情绪。

  “你现在,有没有感觉不舒服?”

  我摇摇头,想了想又补充道:“就是有点晕。”

  他伸出手来,“啪”的一声打在我的腿上:“让你喝酒!”

  哎!!!!!

  我那些委屈的小情绪都冒了出来,一时间再也控制不住。眼泪噼里啪啦的往下掉。

  沈铎看我真的哭了,可慌了神。手忙脚乱的给我擦着:“我……柳佳……呀,别哭啊!”

  我哪里肯听?

  他用西服的袖子给我擦着,上好的质量,碰在我的脸上有点凉凉的。他大概也觉得不太合适,于是又用里面的T恤给我擦。

  “怎么了?”他哄小孩似的“哪里不开心了?”

  我不想说,继续用眼泪发泄。

  他屈身凑过来,双手支撑在我身体的两侧,我逃都没地方逃。沈铎冰凉的唇吻着我的眼泪,刹那间我连哭都忘记了。

  “柳佳。”他看着我,美的不可思议“别再这样了,我很心疼你。”

  刚刚止住的眼泪又流了出来。沈铎,他总是能让我感动的热泪盈眶。